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亲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父亲

    蚩尤和牛妖两人聊了很多,大半都是牛妖在缅怀过去。这个东皇太一的大王因为自己的多疑和气量的不够,一刀斩伤了东皇太一。

    那个忠心耿耿的妖族就此离去,等到再出现于牛妖面前的时候,已经与后来的天帝帝俊成为结拜兄弟,以无人能挡之势扫荡了牛妖曾经所在的那一处地方。并以那里为基础,开创了日后掌控天界的天庭。

    所有人都以为强势归来的东皇太一会报复昔日牛妖的那一刀,然而他并没有,依然对牛妖极为尊敬。甚至还与牛妖保证,若他不愿归降天帝,可保住他地盘不失,成为国中之国,只是不得再扩大地盘。

    而最让牛妖感慨的是称呼,无论是强势归来之时,还是日后成为东皇太一的时候,那个本叫昭明的妖族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的以大王相称,完全没有东皇太一该有的强势。

    那份尊敬并非是虚情假意,而是真情实意,无论牛妖对他做了什么,他始终都将当年的救命之恩记在心中。

    以至于当年的妖族都在暗中说其实天庭有两个天帝,一个是真正的天地帝俊,另一个就是无冕之帝牛妖,因为只有他们能让东皇太一以属下之礼相待。

    若继续留在天庭,牛妖不说权势滔天,但绝不会有人敢对他不敬。只是他心高气傲,不愿意接受那些本不该他所得的东西,所以最终选择了离开天界,到了南海。

    这选择说不得对和错,失去了很多,但也因此避开了最后的巫妖之战,躲过了杀生之祸,一直生活到了现在。

    “嘿,老头子!”蚩尤突然一笑:“东皇太一真有这么尊敬你吗?我怎么感觉好像是你自吹自擂啊?”

    “其实我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一直那么尊重我!”牛妖摇头说道:“但若非他这么尊重,你娘早被他毙杀了。东皇太一一辈子仇恨巫族,他娘就是死在巫族手中,所以从来不曾放过任何一个巫族。”

    “虽然不知道他之后是否还有放过巫族的记录,但就我所知,你娘是他放过的第一个巫族!有时候想想,当年他若没放过你娘说不定还是件好事,这样老子就生不出你这么个祸害来。”

    “祸害也是你的种!”蚩尤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看着牛妖说道:“爹,我要走了,你还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与九黎部落的赌约是乾坤弓,如今弓已经拿来了,下一步就是去九黎部落让他们兑现承诺。蚩尤虽然热血,但并非头脑简单之辈。

    所谓的赌约,也许是敷衍,因为那些人觉得他无法完成这件事情,所以不吝啬立下这么一个赌约。可一旦发现蚩尤真正完成之后,若不想兑现,那就只有动手了。

    即便是如今有了殁旭帮忙,此方九黎部落之行恐怕也是腥风血雨。

    牛妖看着远处大海久久无言,等了许久,见没有反应,蚩尤正要离开。

    “既然想做,那就好好的做!”牛妖突然开口慢慢的说着:“这么多年,我对你要做的事情冷嘲热讽,并非是不相信你的能力,而是觉得这所谓的王做起来其实并没有意思。”

    “天帝帝俊看似高高在上,却是连与自己妻儿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多少,以至于十个太子荒于管教,最后犯下弥天大错。”

    “虽然说十个太子的确该死,但毕竟血浓于水,若换做是我哪还管那么多。可帝俊只能忍着丧子之痛,一个个的约束部下,严禁他们为太子报仇。这就是天帝,为了所谓的大局,普通人都可以做的事情,他却不可以做。”

    “东皇太一强绝天下,但他也过的并不愉快。他一生为仇恨驱使,想要快意恩仇,却又担心拖累妖族。看似狂妄无边的他,其实在很多时候都要忍耐一些难以忍耐的事情。”

    “相比之下,我倒更羡慕修罗,想怎样就怎样,反正有人给他收拾烂摊子。可惜他最后也是凄凉。”

    “我没有参加最后一战,但修罗隐、天帝死,十大元帅死的只剩一个,那一刻的东皇太一必然是孤独的。至高无上的位置总是寂寞,你想当王,真想过这些了吗?”

    蚩尤微微一笑:“任何情况我都想过了,不管什么在等着我,我都敢面对。”

    牛妖点了点头,又是开口说道:“当年砍昭明的那一刀,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几乎成了心魔。这是我的教训,你也要引以为戒。你爹我虽然没当过所谓的帝皇,但也曾做过一个小小的妖王。”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切记不要犯为父这样的错误,自毁江山,坏了自己的肱骨之臣。”

    蚩尤点头:“孩儿定然牢记在心,以此为鉴。”

    牛妖喝了口酒,继续说道:“虽然你爹我修为不高,但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这天下的局势并非如表面的看着这么简单。”

    “龙凤大劫的时候,都以为这天下风云是真龙、凤凰和麒麟三族在搅动,但直到最后道魔之战天下人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魔祖在背后推动。”

    “巫妖之战时,人人都觉得是天庭妖族、巫族和仙族在互相挑起纷争,尤其是到了最后天下的主角就变成了巫妖两族。”

    “但昔日巫妖之战爆发前,东皇太一来找过我。尽管只是随便坐坐聊聊,但我能感觉到他心中的不安和担忧。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强的近乎没有对手,三清圣人联手为战被他击败,洪荒第一人巫族大祭司也死于他手,十二祖巫提及他的名字都要变色。”

    “能让他感觉到不安和担忧的存在,必然惊人而可怕。如果我猜的不错,巫妖之战可能也是有人在暗中推动,浮于在世的强者都是被人利用了。强如东皇太一都陨落了,可想一般。”

    “每个时代都会出现一批领袖天下的强者,而每个时代的结束,都是以这些强者的陨落而告终。你与东皇太一的某些性格有些相似,你们都是那种不怕对手强大的敌人。为父担心的,是那些背后的人。”

    “就好像这个时代一般,这天下战火不断,你争我夺的,但又有几人想过,纵然你是统一了九州,也还会要被人压在头上。”

    蚩尤眉头一皱:“老头子,你说的是昊天大帝吗?当年刑天大巫能做的事情,孩儿也能做到。”

    牛妖摇头:“昊天大帝虽然号称天地之主,可真正强大的是六个圣人啊。他们号称天之使者,替天行道,忤逆他们就是忤逆老天。若想寻你事头,只需给你安一个逆天行事的名头,亦可以用大义的名头来对付你。”

    “甚至他们都不用亲自出手,自然会有人来帮他们做事。你若想继续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记得此事,提前防备。”

    蚩尤一听,立刻不解的问道:“老头子,以你的见识怎么会想到这事情的?”

    牛妖微微一笑:“我自然是没这见识的,不过机缘巧合,曾有一个西昆仑的道人路径此处。有故人引见,相谈甚欢。谈到此处说了一些,我感觉极有道理,所以记在心中。”

    蚩尤点头:“孩儿定会记在心中。”

    牛妖将酒瓶中的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还高大的儿子,凝视许久,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伤感:“你会变得很强,甚至会强的跟东皇太一一样,但你没办法一辈子保护我和你娘!”

    “爹!”蚩尤喊了一声。

    牛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的身份意味着我是不可能去巫族的,你与人相争难免会有仇家。你越强,他们就也没办法奈何你,到时候我和你娘就成了你的弱点所在。”

    “你舅舅这次的事情其实我早已预料到了,只是担心你回来后会找不到我们,所以想赌一赌等到你回来,结果赌输了。”

    “九黎尚且不过是个一般的部落就已经如此,日后当你与十二姓巫族对上的时候,情况更加危险。”

    “所以你这次走后,我和你娘会离开这里,落脚之处尚不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只有连你也找不到,你的仇家才更不会找到。也许,你这一走,我们就是永别了啊,孩子!”

    “我……”

    这一次,蚩尤没有再回答的那么干脆,浑身一僵,面色虽然平静,但捏紧的拳头以及因为吞咽口水而上下滚动的喉咙,都说明了他心中的纠结,难以决断。

    从此不见父母,这是一件无比残忍的事情。可要么天下,要么亲人,此刻的他似乎必须做一个决断。

    牛妖摆了摆手:“这个时候再做决断已经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帝功成江山血。王者的事,选择了开始就是不死不休。”

    “你能有雄心壮志,我很高兴,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出息。不过能不能成功,其实我和你娘都不在乎,只要你能平安就好!”

    “走吧,去给你娘道个别吧,日后自己好好保重!”

    拍了拍蚩尤的肩膀,牛妖转过背慢慢的走开了。

    噗通一声,蚩尤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爹,你和娘……日后也请多保重。”

    话音一落,头已经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