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射箭之法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射箭之法

    醉汉行事古怪,不曾想竟是准备在这样的环境下教杨帆海箭法。他自己倒是无所谓的模样,可杨帆海却是心中一阵紧张,轻声问道:“前辈,这……合适吗?”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醉汉微微一笑:“我没有太多时间来教你,你也没有太多时间来学。在这样的环境下,你要么因为心中怯弱而学不到任何东西,要么会因为这样的压力而突飞猛进,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了!”

    没有什么好继续说的了,杨帆海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晚辈该如何做?”

    直接射箭肯定不成,莫说造成的伤害有限,自己根本就射不中。

    醉汉伸出一手搭在杨帆海身上,沉声说道:“张弓,不用搭箭。”

    杨帆海如言照做,将手中大弓拉开,紧捏弓弦。

    “沉下心来,记清楚真气运转的轨迹!”醉汉轻声说道,再探出一道真气钻入杨帆海体内,沿着经脉在体内前进,引导杨帆海的真气一路朝其右手冲去。

    等到达右手的时候,那一股真气已经化作了一股雄浑的力量,再见手中白光一闪,一支真气凝聚的羽箭已经出现在了弦上。

    真气凝箭之法……杨帆海心中大喜,他早已听人说过,只是无人教导,所以一直不曾学的,没想到醉汉会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教自己。

    本就天赋不凡,加上全神贯注,虽然只有一遍,但杨帆海已经记住了凝气之法。射出手中真气之箭后,如法炮制,第二枝真气之箭已经出现在了弓弦上。

    “不错,不错!”醉汉点头赞许,倒非谬赞,能只用一遍就能学会,已经没有更好的了。

    随后一掌拍向大海,水波一冲,几百米外的水域中飞起十几团水珠,悬于空中,都是晶莹透明,有一团中却是包裹了一条一寸来长的小鱼。

    “不管用什么方法,射中有鱼的那一颗水珠!”

    话音一落,那十几颗水珠已经在空中毫无规律的狂乱飞舞起来,乱人眼目。杨帆海凝神注视的时候,船上的则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九州结界之下,任何人的实力都被压制。在这样的情况下控制一团水珠不难,可要控制这么十几团水珠龙飞凤舞,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这不是简单修为的问题,需要的是能将神识同时分出十几股来操作,相当困难。

    杨帆海凝神许久,终于是射出了弦上之箭。几百米不算太远,但醉汉操纵水珠的速度很快,目光几乎都跟不上。水珠狂舞,难以分辨,一箭离弦,果然是射空。又连续尝试了几次,依然如此,要么是射空,要么是射到了其他水珠。

    一旁的醉汉轻声说道:“当眼睛难以锁定目标的时候,可以尝试用神识。”

    杨帆海忙沉心静气,将神识放出,千米距离够不着,不过这数百米的距离还是足够的。

    以神识锁定,加上目光跟上,终于是可以准确的锁定那一颗有小鱼的水珠。

    “不管是多乱的轨迹,但在极短的世间,还是有迹可循。只要你的箭速度够快,便能跟上。”

    听着醉汉的指点,心神合一,杨帆海松开了手中弦,一箭射出,“砰”的一声,那一颗包裹着小鱼的水珠被成功射中。

    “再来!”

    醉汉拍出一掌,水中又是飞起一颗包裹了小鱼的水珠,飞舞的速度也变得更快。虽然锁定了目标,可一箭射出,却是不中。

    “沉心静气,冷静,心神合一,不要被外界干扰。”醉汉低声提醒。

    杨帆海深吸一口气,再次尝试,还是失败,连续好几次后,终于成功。醉汉又是从海中拍出包裹了小鱼的水珠,加快速度,让杨帆海尝试。

    昔日在盘山学艺,风师父很少亲自指点,都是让杨帆海自己去练,感觉到了不妥之处后,再来提醒。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风师父将这句话几乎是贯彻到底。

    如此一来,导致那些年杨帆海的实力提升并不是很快,却是培养出了极强的学习能力。

    此刻在醉汉指点下,一次次尝试,虽然不时的失败,但凭借强大的学习能力,杨帆海进步很快。不多时,即便那些水珠已经快的难以看见,他也能多次成功。

    醉汉暗中微微点头,手一拂,那些水珠急速后退,不多时已经到了杨帆海神识范围的边缘之处,不时前进,在杨帆海神识之中进入消失。

    再见醉汉开口说道:“射术区分,以目射箭为下等之法,人人可学,以神射箭为中等之法,修行者可学,以意射箭为上等之法,真正的射手方能学会,最高境界,则是以心射箭。这与修为无关,纯粹是靠在弓箭之道上的领悟。”

    “作为一名弓箭手,你的目标往往都是在你神识能探索的范围之外,这个时候就需要更好的射术来进攻。你已经学会了以目射箭和以神射箭之法,如今来学习以意射箭之法。”

    “用心去感悟,去体会,用自己的意念去锁定自己的目标,再与自己手中的弓合二为一,命中要攻击的目标。”

    “……”

    醉汉不断说着,并非是大声喊出来,而是以传音之法说给杨帆海听。这是他的秘术心得,自然不会随便传给外人。

    杨帆海沉心静气,不断的如醉汉所说的来做,目光所及,神识锁定,尝试以自己的意念去锁定目标。

    只是这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杨帆海甚至都不是很清楚意念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与神识又有什么差别。

    那一颗带着小鱼的水珠,被锁定,又逃走,再被锁定,再被逃走,反反复复,如此一来,迟迟无法动手。

    “前辈……时间不多了!”

    那名金仙修士提醒道,虽然他还看不出醉汉的真正修为,但其展示出来的实力和气定神闲之气势已经让他蛰伏,忍不住以前辈相称。

    此处训练学习绝非三言两语就能学会,杨帆海聚精会神之下,自己感觉好像没多久,可实际上已经是过去了几个时辰。

    那野龙修为惊人,几个时辰过去,被杨帆海射伤的地方也已经恢复,此刻不仅没有逃走,反而是压住了龙太子,有了赢的迹象。

    东海龙族毕竟是昊天大帝所封,就算自视不凡,但也绝不会轻易滥杀无辜。可若这野龙赢了,今天这里的人恐怕都要麻烦了。

    醉汉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放心,放心,时间还多的是。”

    不再理他,又是继续指点杨帆海。可这种上等射箭之法,虽然与修为无关,但也绝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学会。

    久久无用,醉汉终于是有了其他动作,分出一缕神念,进入了杨帆海神识之中。

    杨帆海身体一颤,猛然间感觉整个世界突然一暗,随即又有一点光亮飞了出来,正是那颗带着小鱼的水珠。

    “看着那颗水珠,把它想象成你最恨的人,不管什么手段,一定要杀了他……”

    醉汉的声音在心中想起,又是在指点他如何去做。

    最恨的人……是谁?杨帆海提了下心神,细细思索。应该是那些黑衣人,若不是他们掳走了父母,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可知道压根看不全那些黑衣人长什么样子,直接想象出黑衣人,又是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有熊国的斥候,也是黑衣人打扮,混淆不清。

    如此一来,难生恨意,念头一转,又是想起了公孙蔚青。若非此人,蓟国不会有灭国之祸,实在可恨。但说到底,公孙蔚青在自己和许帆手中吃的亏更大。

    而且这蓟国之事,乃是公孙少典的计划,有没有公孙蔚青,结果都是一样,对于这个大王子,要多恨也恨不了太多。

    想来想去,心中猛然闪过一人:冯武阳。

    这个卑鄙小人,卖主求荣,以其姑父一家的性命做其晋身之本,有是主动骗开定城大门,加快了蓟国灭亡之速度。再如今,更是不念旧恩,一再欺压蓟国公府,完全一卑鄙无耻之恶徒。

    如此小人,实在该杀,可因为种种缘故,自己却只能忍着。一忍再忍,心中怒火早已滔天。

    不知道是何缘故,这念头一生,一发不可收拾,杨帆海心中不断闪过冯武阳那卑鄙无耻下作的模样,不出片刻,远处那颗包裹着小鱼的水珠,竟是化作了冯武阳的模样。

    杀了他,杀了他……怒意冲天,杨帆海举起了手中大弓。

    大船上,突然间一股罡气迸射,撞向四方,再见一股煞气从杨帆海体内冲了出来,一个靠近的修士躲闪不及,被煞气波及。只听见一声惨叫,已经是化作一滩脓血消失。

    “这……这……”

    所有人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醉汉也是一愣,他用了秘法,通过奇招来引导杨帆海,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引导出这种东西。

    这力量好生诡异……心中暗道一声,醉汉忙拍出一掌,将煞气笼罩。

    其实力深不可测,纵然煞气可怕,却也是拿他毫无办法,被一掌之力束缚在杨帆海周身,无法散开。

    “啊!”

    此时杨帆海一声大吼,张弓搭箭,一道流光射了出去。[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