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震慑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震慑

    公孙少典终于应下,让杨帆海重重的松了口气,心中暗道:果然如许帆所说,所谓君王都是个只讲利益,不受手段限制的人。

    正想着,突然听到公孙少典大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如我这等君王行事有些无情而太过于以利益权衡?”

    心中所想被对方看穿,让杨帆海一愣,好一会才结巴了一句:“不……不是。”

    不过这般模样,是个人都能看出他的心虚。公孙少典并没有点破,只是继续说道:“你以为我答应这个交易真是因为你说的那些条件吗?”

    听得此言,杨帆海自然又是不解其故。

    “其实你所说的条件,对我有诱惑,但诱惑力极为有限。”公孙少典说道:“你是个有用的将军不假,可惜你并不是忠诚于我。一个对我没有几分忠诚可言的将军,能力越大,反而麻烦越大。”

    “三百万石黄金的确很多钱,但我国库还拿得出来。将这钱给你后,随便逼迫一番,以你的性格必然会走极端。到时候以叛国罪处置,能不能杀你无所谓,但这三百万石黄金肯定还是会以合法的方式回到我的国库。”

    “至于兖州,被鬼方部族统治过后,本就已经是回归了蛮荒。等公孙轩辕处理完徐州后,自可去拿下兖州。至于为什么可以放心让他去……”

    说道这,公孙少典神秘的笑了下,话锋一转:“我之所以愿意答应你,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到了此刻你居然对我都没有杀意!”

    杨帆海一脸疑惑,不解这话中意思。

    公孙少典则是继续说道:“我没有多少修为可言,虽然胜过一般武将,但莫说比你,甚至还比不得麾下的家臣。我以各种手段吞并了一个个国家,其中的确有心悦诚服者,但恨我之人更多。”

    “尤其是如朱国的炎帝姜家,他们清楚的知道如今能与他们争人族正统的就我有熊国公孙一家。”

    “我的王宫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强者,至少可以让人甚至就是你自己感觉到,凭你一人之力就能轻易的杀进杀出。”

    杨帆海没有说话,他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

    公孙少典却是摇了摇头:“若真是如此,我公孙少典死了又何止千百十回。不说继承了神农帝衣钵的朱国,即便是如蓟国都有能力请到不亚于你这般实力的强者做杀手,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我公孙少典依然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此处?”

    伸出一指,指了指外边:“那是因为,真正的强者会隐藏在暗处,不会让人知道。”

    说话之间,有一股气息似有似无的散发出来,冲入德政殿,与杨帆海气息一番冲击。

    杨帆海浑身一颤,脸色大变,他虽然感觉不到对方的境界如何,但能确定的是自己绝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公孙少典挥了挥手,那股气息立刻消散,无影无踪,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而此时的杨帆海已经浑身是汗。

    猛然间,他想起了狼口山之战时的澹师父。就公孙蔚青都有澹师父那样的人保护,身为国君的公孙少典身边又岂会只有一般侍卫。

    “如果你将九州的战斗,都看做只是人族的战斗,那就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

    公孙少典说道:“所谓的修行者,乃至修行界,其实早已开始插手九州之战的战斗。无论我有熊国,还是朱国背后都站着修行者的势力。”

    “偌大一个九州,如今乃是这天下的中心,据说还是气运所在之地。若能掌控,无论对谁的帮助都是极大的。修行者岂会之是冷眼旁观,他们心中早已蠢蠢欲动,只是碍于五千年前圣皇伏羲与昊天大帝所约,无法随便对人族如何而已。”

    “在不能随便出手的前提下,他们就能寻找可供合作的人了。除了绝对不会听他们啰嗦的巫族,整个天下能入他们法眼的合作者就只有我和朱国炎帝了。”

    “说来也好笑,我身上聚集了太多人的利益所在,如今莫说他们会保护我不被其他人伤害,哪怕我想自杀也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情。”

    “就在郑城之中,或者说就在这王宫之中,我身边随时有超过十个大罗金仙境界的强者,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太乙金仙乃至亚圣存在。别说你杨帆海一个人,哪怕是来一百个甚至上万个杨帆海,我坐在此处也不会有半点危险。”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会害怕我二儿子功劳会很大的原因,有这些暗中保护的修行者在,我说谁是有熊国下一个王,谁就会得到他们的重点保护,另一个就不会有半点机会,哪怕他再贤能也无用,除非他有战胜整个修行界的能力。”

    杨帆海听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很多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居然还会有这般错综复杂的关系。

    这些暗中潜在王宫的修行者应该都是如翠微山一般的出身,一个个修为高深,自己与他们动手,不会有半点机会。

    “从你提出欠单开始,我就一直开始试探你,一步步进逼,让你无奈。若你敢对我起杀意,那便是死不足惜。好在你一直忍气吞声,虽然一再恼怒蔚青,却是不曾对我产生杀念,不然此刻的你已经是身首两处。”

    公孙少典笑着说道:“你是个有用的将军,坏在并不忠诚于我,貌似也并不是多忠诚蓟国公,不过好在很有立场。若能得到你的认可,是否也会如尽忠蓟国一般我有熊国效力,我很想试试,所以才会答应你的要求。”

    “但是……”公孙少典突然脸色一肃:“我不管你有多桀骜,多不在乎功名利禄,多有用。王室的权威不容挑衅,今天,我给你这次不被追责的机会,但也只有这一次机会。”

    “若你觉得我的做法无法忍受,你可以选择以进言的方式来说服我,或者自己离开。以你的修为,完全属于修行者了,不用在插手人族的事情。”

    “但你若再用这种方式来威逼挑战王室的权威,我保证你会后悔,而且会非常后悔,可听明白了?”

    “微臣明白了!”杨帆海叹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公孙少典,突然感觉莫名心悸,能成君王者,尤其如公孙少典岂会简单,自己的盲目自大,在他面前的确是有些可笑。

    “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你出征刚回来,可休整一月。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征远将军府,你在自己府中休息也可,在蓟国公府休息也行,一个月,出征兖州。”

    “什么时候你取回了兖州,我便将刚才的承诺以圣旨的方式交到你手中。若没有其他事情,你可以退下了。”

    “微臣告退!”

    杨帆海躬身行礼,慢慢退了出去。

    出了王宫,让五百侍卫自行回营,自己则是骑着马去了蓟国公府。

    此刻已经是漫天繁星,一眼深邃。

    尚未到门口,远远的便看到有不少人在门口等着,一见杨帆海出现便迎了上来。

    “杨将军……”璟露公主冲过来一脸高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见过公主!”杨帆海下马行礼,再接着说道:“公主不用担心,大王子求亲之事暂时已经解决,他不会得逞的。”

    本就心情不错,再听到这个消息,璟露公主更是高兴,一脸喜色。

    “让开,让开!”

    突然听到一阵大喊,犹如咆哮,再见一道身影咻的一声冲了出来,一把将杨帆海抓住,正是许帆。

    此刻的他全然没有了往日的风轻云淡,脸上竟是有着莫名的憔悴之感,就连两个眼眶也好像陷下去了一般。

    杨帆海心中一惊,立刻大声问道:“许帆,你这是怎么了!”

    “阵法,阵法!”许帆大声问道:“那阵法究竟是谁给你改的,是谁?”

    “阵法!”杨帆海又是一惊,失声问道:“阵法可有问题?”

    此前入宫觐见公孙少典的只有杨帆海一人,分开的时候,他将风师父改了之后的天干地支大阵给了许帆,让他好生看看,毕竟这里懂阵法的就他一个。

    此刻分开不过大半天时间,没想到许帆就成了这个模样。虽然觉得风师父给的东西应该不会有问题,但还是难免心中紧张。

    “没有问题!”许帆摇头,一脸激动:“只是改的太好了,这个阵法的缺陷一直都在,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弥补,如今却几乎让他给补全了!”

    “不敢置信,他究竟是谁,是谁给你的?”

    许帆连连追问,情绪近乎失控。

    “我……我也不知道!”杨帆海差点说出口,好在及时忍了下来,他答应过风师父不会跟别人提他的事情。

    随即又是接着说道:“我那一日体内出现了异况,跑到一处山林之后昏倒,醒来后才发现是个老人家救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翻出了这张阵图,说是有些不对,改过之后就还给我了。”

    “老人……那老人家什么模样!”许帆又是追问道。

    “他嘛……”

    杨帆海不知道如何说才好,若照实说,担心被许帆给知道些什么。

    心中一动,猛然有了主意。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