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同样的命运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同样的命运

    满是恨意盯着杨帆海的女子不过十六七岁,肌肤白嫩,貌美如花,一双眼睛又大又圆,本该水灵灵的,此刻却是带着一股本不该属于她的恨意。

    看那一身锦绣华服,名贵珠玉,无需多问便可知此人该是齐国公主之类的人物。

    公主……杨帆海眼前浮现出璟露公主的模样,山谷之中,一把长剑朝脖子抹去,差点就香消玉殒。

    也许此时此刻,齐国公主心中的恨意和绝望与当初的璟露公主没有半点区别。自己遭受了不幸,如今又来给他人创造不幸。

    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这一刻,杨帆海心中不断闪过这个问题,如明雷滚滚,滔滔不绝,震的他连呼吸都颤抖起来。

    “啊!”

    突然间,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大吼一声,对着杨帆海冲了过来,手中握着一把短剑,闪烁着明亮的寒光,捅向杨帆海的胸口。

    可惜两人实力相差太多,莫说杨帆海第一时间已经反应过来,就算是站在那一动不动,这柄短剑也对他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随意伸出一手,便将短剑抓在了手中。一双因愤怒和怨恨而变得赤红的眼睛,一双因心中困惑茫然而有些闪烁的眼睛,就这样彼此对视,一动不动。

    “找死!”

    一个有熊国战士反应过来,手中利刃对着那名男孩劈了过来。寒光闪烁,杀气逼人,眼看就要将那名男子斩于马下,却见黑光一闪,杨帆海手中的黑色长枪将寒光挡了下来。

    “将军!”那名战士惊愕莫名,不解其故。

    战场是个很现实的地方,所谓胜负等于生死。此前杨帆海并不能让他们看到胜利,在死亡的阴影下没有太多人相信他。

    而如今,那种压倒性的战斗不仅对敌人造成了无形的压迫,也真正得到了有熊国士兵的军心。

    杨帆海微微摇了摇头:“鸢都的战斗已经结束,他们不是士兵,不要做多余的杀戮。”

    “可……”那名士兵还想说些什么,但有熊国森严的军纪还是让他明智的选择闭嘴。不管主将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能胜利就行。

    再低头看着身前手握短剑,虽然已经无法前进一毫一厘,但依然卯足力气想要尝试的男子,杨帆海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的害怕感觉。

    这是个约莫十岁,也许还不到十岁的孩子,但他已经能分辨出谁是敌人,谁是最重要的敌人。那一双赤红的眼睛,还有那因为恨意而狰狞变形的脸,都能让杨帆海清楚的感觉到,仇恨已经深深的植根在了他的心中。

    一个十岁的孩子尚且如此,其他人呢?杨帆海余光扫射,被属下利刃指着的数千人,大部分都是低着头,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他们不敢如何和。

    而其他人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恨意,或多或少。那些恨意,让他心中的害怕急速膨胀起来,莫名难受。

    战争就要死人,死了的倒是一了百了,可活着的,却是要么活在悲痛之中,要么活在仇恨之中。这一路过来,多少人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在内心深处用血和恨刻下了“杨帆海”三个字。

    而此时,战争还不过是个开始,当自己重新返回到鲁国和有熊国边境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战争。死伤之数,难以计算,到了那时,又该有多少人会如眼前的小孩一般,用仇恨在心中雕刻自己的模样。

    这样的战争,有什么意义?屠杀同为人族的生命,又算的了什么勇士?

    杨帆海茫然了,无法思索更深的东西,这一刻他突然开始厌恶战争,尤其厌恶人族之间的战争。就算自己再厉害,再强大,杀的也都只是自己的族人……

    “砰!”

    情绪激昂之下,手上的力道将短剑直接捏碎,再将男孩丢回人群,随即吩咐道:“吴烬,将齐国国君和其直系血脉找出来,一刻钟后,我们返程……记得……以礼相待。”

    “遵命!”吴烬领命,在人群中搜寻起来,很是仔细。

    虽然一眼看去,谁是王,谁是王子,谁是公主好像一目了然,但谁也不能保证有没有人互相换过衣服装扮。

    一刻钟后,吴烬已经将人找了出来。国君是个精瘦之人,看起来并非昏庸之辈,若给他时间,齐国也许会变得更强,但这已经毫无意义。

    那个对杨帆海充满了恨意的女子也在其中,果然是齐国公主,连同那个对他出手的男孩,正是齐国的王子。

    没有过多的与这些人交流,杨帆海一声令下,便让麾下士兵带着这些人离了鸢都,朝鲁国国都方向而去。

    国都被破,举国震惊,危难之际,不乏义勇之辈。一路上救驾援军无数,一支支人马不顾一切的挡在了前方。若是一起前来,怕是会造成巨大的威胁,可惜情急之下都是一支支过来,面对杨帆海压倒性实力,无法造成半点建树。

    等到出了齐国边境之后,这种拦截才渐渐消失。

    “教头,你是有心事吗?”

    在一处山坡上休息时,吴烬在身后轻声问道。杨帆海一路上神情很是不对,虽然作战依然勇猛,可总能感觉到他内心似乎有些慌张。

    看着不远处被属下看管的齐国王室,杨帆海叹了口气问道:“吴烬,为什么我们要打这样的战斗?都是人族,打来打去什么意义?”

    这一路过来,他本来是可以用齐国王室做很多事情的,但都被他自己否决。

    如今的齐国王室,就如同那时候的蓟国王室一般,成了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如果猜的不错,等到了郑城之后,齐国国君将会和蓟国国主一般被做封齐国公,过着富人生活,可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再走出那个城市。

    但那个对自己充满了恨意的公主,就不会和璟露公主同样的待遇了。等到了蓟国之后,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许配给某个有功劳的将军或者名门贵族子弟,甚至都不可能是正室,只是一个偏房而已。

    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自己,自己曾倾尽了一切努力,让璟露公主避免这样的命运,如今又亲手送另一个女子到了如此命运之中。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一直命令属下带着齐国王室离自己远一点并非是高傲,只是不敢面对而已。

    吴烬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战斗到底能有什么样的意义,但如果我们不能作为战胜者的话,被可怜的就会是我们自己。”

    “教头,我们已经做过一次被可怜的人了,不管什么原因,不要再做第二次。”

    “虽然你的年龄比我们都要小,但我们是作为你的家臣被收编有熊国的。不管我们未来有什么动作,都带着你的烙印,同样的,不管你有什么意图,我们都会被捆绑在一起。”

    “你可以暂时迷惘,但绝不能变得懦弱。你已经不再是孤身一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关系到了太多的人。远在郑国的王室,还有我们当天留下来的十二个人,甚至还包括现在身边的八千兄弟。一个不慎,后果是很可怕的。”

    “我不知道教头你觉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不管如何,现在的我们还只能做该做的事,没有资格做想做的事。”

    杨帆海张了张嘴,哑然,好一会后才吸了口气,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放心吧!召集大家,出发!”

    因为感同身受,让他有些茫然,但此刻吴烬所说,让他猛然发现自己的境况其实并不是多好,还没有去可怜他人的资格。

    继续上路前行,横穿鲁国,直接朝鲁国国都方向而去。

    一切的战况如许帆事先计划的一般,几乎没有出现意外,但前线战场情况如何,还是不清不楚。

    只是一路前行之间,明显能感觉到鲁国已经大乱,无论何处都看不到半分抵抗。长驱直入,杨帆海领着八千兵马犹如过无人之境,本来预计一月的路程,竟是只用了二十天就已经赶到。

    泉城,鲁国之国都,整个国家最大的城市。

    看着那高大的城墙,杨帆海令大军停下,手握黑色长枪,调整全身状态,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按照与许帆的约定,此刻前线大军应该已经到了此处才是,可不见有大军鏖战的迹象。

    远远凝视,仔细查看,等看清楚城墙上的旗帜后,却是令杨帆海一愣。旗帜上绣着一头大熊,分明是有熊国的旗帜。

    心中一动,策马疾行,靠近之后才发现,城墙站着的士兵竟都是穿着有熊国的盔甲。

    该是有人通报了城外情况,穿着明光铠的许帆急冲冲的跑到了城门上,摘了头盔,看着杨帆海一脸得意:“你来晚了,这最大的功劳已经被老子拿下来了。”

    “怎么回事?”杨帆海愕然。

    虽然这对他而言是个好事,但有些想不明白。就算没有了齐国大军,鲁国大军也不可能这么不堪一击才是。

    “说来话长了!”许帆抠了抠鼻屎,笑嘻嘻的说道:“我没料到他们这么笨,居然不顾一切的攻击……”

    正要再说几句,却见一骑快马从天边疾驰而来。人未到,声音已到。

    “报,二王子军令。鬼方部族进攻陈塘关,令杨帆海暂缓青州战略,前往支援。”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大圣道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