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看得透想得开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看得透想得开

    巍巍高山,蛮荒密林,盛夏时分的盘山生机勃勃,野兽的活动也是格外频繁。

    离开去往有熊国帝都的车队,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躲过鬼方部族的巡查兵,杨帆海又回到了这片属于他的故土。

    这一次没有了上次的近乡情怯,却多了一份惆怅和迷惘,心中无法抑制的难受。

    进入盘山,轻车熟路,穿过艮兑之阵,来到了装着木门的山洞前。门没关,意味着风师父没有离开。

    推门而入,芳草青青,阳光明媚,听得风师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回来了啊!”

    风师父似乎非常喜欢钓鱼,每次回来都能在溪边看到他的背影。

    “是的,风师父!”杨帆海点头,朝着风师父走了过去,这才走近,就见风师父随手一扬,钓竿带着钓线就抽了过来。

    又是试探身手,黑色长枪一出,杨帆海迎了上去。不用真气,加上心中满是情绪,意兴阑珊,毫无意外,被钓丝一顿猛抽,片刻间已经是鼻青脸肿。

    再见风师父随手一动,钓丝飞回,落入小溪之中,狂风暴雨消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枪法有些进步,但斗志全无,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风师父开口问道。

    杨帆海走到风师父背后盘膝坐下,点了点头:“蓟国没了,我兵败被俘,若非敌军主将网开一面,我甚至都没办法回来……”

    当即将自己上次离开盘山后,到这次回来之间发生的事情,捡取精要简单的说了一遍。

    “蓟国没了,你很难过是吗?”风师父问道。

    杨帆海点了点头:“是的,心中极为难受,就好像当年父母被劫走,家没了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风师父又问:“你在蓟国生活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基本都是在军营之中,为何会这样。究竟是因为蓟国没了,还是因为璟露公主的缘故?”

    “不是因为公主!”杨帆海摇了摇头,他清楚的知道绝非是因为璟露公主才这样,但具体要说什么原因,一下子似乎也说不清楚。

    风师父将钓竿放下,回过头来看着他慢慢说道:“人生有三大修行,看得透想得开,拿得起放得下,立得正行得直。若能修行满,则人生无憾。其中最难的是立得正行得直,最容易的是看得透想得开。”

    “你还年轻,时日尚多,我们就从看得透想得开开始修行。想清楚为什么难受,这样才能想到办法如何化解这难受。”

    三大修行……杨帆海颇为惊讶,不曾听过这种说法,但风师父说来似乎颇为有理,单机心中细想,默不说话。

    风师父也没有打扰他,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等着,等了许久后,杨帆海才终于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是因为我父亲。”

    他一直生活在盘山,而这里其实并非蓟国的土地。但出山之后,他很容易就对蓟国产生了归宿感,视自己为蓟国的一员。这并非是因为遇到了璟露公主,而是因为这么多年来父亲的熏陶。

    父亲是个蓟国的读书人,满腔热血,但无处施展,又因为对蓟国国主政见不满,所以才选择归隐。但这么多年来,他其实并没有放下,时常为蓟国长吁短叹。

    自己听的太多,所以才将自己看做了蓟国人,并在不知不觉中被父亲影响,想着要振兴蓟国,令蓟国百姓的生活过的更加美好。

    而如今,希望破灭,不仅没有变好,便是连蓟国都不复存在了,这让他心中充满了挫败感,无处倾诉。

    “风师父,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似乎除了死我再做不了任何事情了!”杨帆海小声的说着,难以平息心中的触动。

    “可为什么,为什么还会这样!我只能一点点,一天天的看着蓟国就这样破灭,消失,而毫无办法,为什么?”

    说道激动处,终于是忍耐不住,哽咽哭泣起来。

    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哭,是因为蓟国,是因为自己是战士,是因为璟露公主,亦或者这个父亲精神归宿的地方就在自己的眼前一点点成为了过去。

    为了蓟国,自己奋战到了最后一刻,直到无法动弹。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那样的乏力,面对公孙轩辕,毫无办法,面对有熊国的雷霆一击,只能看着保护的那一切破碎。

    再坚强的人,忍耐就了,也会在自己最信赖的人面前卸下坚强的伪装,哭的像个孩子。

    醒来的那一刻,杨帆海就一直难受到想哭,但一直忍耐,不愿意在公孙轩辕,尤其是璟露公主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但在风师父面前,他终于是忍耐不住了。

    风师父伸出一手,摸了摸他的头,再轻声说道:“我曾说过人总要长大三次,第一次是发现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时候,而这第二次便是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有些事情也无法成功的时候。只是我没想到,你的第二次成长会来的这么快。”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敌人太过强大,而且你对他们了解太少,而他们却知道你太多事情。”

    杨帆海泪水却没有止住,摇头说道:“可是,我真的想赢,我不想蓟国就这样没了!若不是我,昌国国君也许并不会与有熊国联手。”

    无法带领麾下人马取得胜利,令他心中愧疚。他应该是蓟国战士之中战斗到最后的一人,虽然那的确并非是他的错,可他总感觉是因为自己输了,所以蓟国才没了一般。

    尤其是想起昌国国君那一日说的那些话,正是因为自己的存在,他才决定和公孙轩辕联手谋划蓟国。一件件事情联系到一起,令他心中充满了折磨。

    “那都只是也许而已!”风师父摇了摇头:“而且公孙轩辕也与你说的很清楚了,就算没有有熊国的攻击,不久后你们也会面临朱国的侵略。来不及变强的蓟国,到时候依然是免不得败北破灭。”

    “归根结底,若要真正寻找罪魁祸首,都只能怪责于蓟国的弱。然而一个国家的变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需要几代人努力的,长达几千上万年,少则也得好几十年。”

    “你成为蓟国的一员,还不过两年多的时间,以你的能力,还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国家。”

    “也是因为我弱吗?”杨帆海低头:“若我能强一些,若我能打败公孙轩辕,若我能抵挡住有熊国或者朱国的进攻,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是的,你还弱!”风师父点头:“但这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人可以生而强大到无所顾忌。”

    “鸿钧为人奴仆日,东皇亦有下跪时!即便是天地至尊,也曾有需要仰人鼻息的时候。你还年轻,正在你人生弱小的时候,有些事情发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不过发生了这些事情并非是件坏事,若是太过一帆风顺,也许会让人得意忘形而忽略潜在的危险。有些危险是会成长的,一旦成长到一定程度,造成的后果可能更加难以接受。早一些爆发,反而会避免更大的伤害。”

    “正如公孙轩辕所说,人族的大融合是不可避免的。国家的破灭在所难免,今天是蓟国,明天也许就是有熊国或者朱国。”

    “既然还有外族压境,虎视眈眈,那我们就应该放下已经过去的过去,想的不再仅仅是蓟国的事情,而是人族的事情。”

    “再将话说到之前,你为蓟国悲伤是因为你父亲的缘故。但你父亲忧心的究竟是蓟国还是蓟国的百姓,你是否也曾想清楚过?”

    “我……”杨帆海张口,却是发现自己根本说不清楚。

    国家似乎是由王室创建的,那国家的代表应该就是王室。可若蓟国换个王室,父亲应该不会觉得难过,反而可能会庆幸。

    归根结底,父亲关心的应该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可称为族人的百姓,就算国家更替了,只要父亲心中的族人生活安泰,那他就应该不会难受。

    沉默了片刻,还是说道:“应该是百姓吧!”

    “如此便是了!”风师父点头:“国家没了,王室没了,但百姓还在。迁离故地固然是件令人悲伤的事情,但只要还活着总归就不至于太差。”

    “与其在这里为已经过去的失败痛哭流涕,倒不如想着如何弥补这引以为遗憾的失败。”

    “蓟国没了,但蓟国的百姓还在。转移了生活的地方,自然还会想念曾经生活的故土。公孙轩辕既然答应了有朝一日会夺回这片土地,如果你也认同,那就可以为了这件事情而继续努力。”

    “一次失败并不可怕,无论是谁都曾有过不得意的时候。可怕的是被这一次失败击倒,从此一蹶不振。”

    “有时候,我们必须放下骄傲,承认自己的不足,这不是认输,而是成长。”

    “若不想有更大的遗憾,便完成自己心中所想。夺回失去的那些,让百姓回到昔日的故土,到了那一刻,你也许会发现,有些事情的意义比想象的还要大!”[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