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九十九章 回边境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回边境

    受父亲的长年唠叨影响,杨帆海曾以为国君是近乎无所不能的,可以支配偌大的一个国家,一个决定,就能支配千万人的性命。

    此时此刻,他才猛然发现,原来国君也只是个普通人,不过他坐在了一个比较非凡的位置上而已。他也会有办不到的事情,他也会有明知道不好却无可奈何的时候。

    “我想给她办一个隆重的婚礼,却是被她拒绝。说是不希望劳民伤财,而且有熊国大王子已经送回,拖延时间也许会有预料之外的变故。她说了很多解释的话,但我知道真正的原因却是,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婚礼,没有任何值得庆幸的地方。”

    “和亲,是悲哀,是我的悲哀,也是我们蓟国所有将士的悲哀。一个国家的战事,居然到了要一个女子来收拾的地步,我们是不是都该自责?”

    蓟国国主的眼中泪水盈眶,一脸怅然,更有着痛苦。

    “是的,我们都该自责!”

    杨帆海点头,不经意间,他有些后悔,也许正如康家村老村长所说,自己带着璟露公主留在那里会是更好的一个选择。

    拍了拍杨帆海的肩膀,蓟国国主沉声说道:“帮我个忙,去前线帮我训练一直更为强大的军队出来。”

    “大王,你还要打仗吗?”杨帆海问道,莫名的,他已经开始厌恶战争。

    蓟国国主摇了摇头:“不,不是为了打仗,只是为了她。和亲的公主地位的高地取决于她来自国家的强弱,只要我们变强了,在那边才没有人敢欺负她。”

    不等杨帆海答复,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去送送她吧,我想,她是很想你能送送她的。出发不过一个时辰,骑马还追的上。”

    杨帆海沉默,再突然起身,也不与蓟国国主说道什么,冲出去抢过一匹骏马,翻身骑上。

    “喂,你……你干什么,大胆了!”

    一旁的宫人大声吆喝,这是御马,没有国主允许,其他人都不得擅用。可此时的杨帆海哪管他那么多,双腿一夹,黑色长枪卷积狂风涌动,荡开拦在前方的士兵就朝城门而去。

    “站住,什么人,敢在城中策马疾驰!”

    靠近城门之时,有京城守卫拦截。根据蓟国法规,除非军报,否则不得在城中骑马疾驰。

    但此刻的杨帆海哪还管那么多,黑色长枪挥舞,将拦截士兵一一扫开,未等城门关上,已经是如闪电一般冲了出去。

    沿着公主送亲队伍走过的痕迹,一路追逐而去。两侧的树林倒退如飞,这一刻杨帆海的心中升起了莫名执念,他是那样的想再见璟露公主一面。

    狂风在耳边呼啸,仿若鸣雷击鼓,轰鸣不止,震得心神狂跳,无法平息。

    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在心中升起,他感觉自己离璟露公主似乎越来越近,很快就能再见到了一般。

    风驰电掣,天地倒退,不知道过了过久,突然胯下骏马一声长嘶人力而起,令杨帆海心神一震,回过神来。

    仔细一看,自己不知道何时,竟是跑到了一处悬崖旁边。御马感觉危险,自己停下。

    离别崖,前几日押送昌国大王子离开时曾经过崖下,此时心神恍惚,失神之下,竟是被御马带到了此处。

    正要掉头再走,却感觉到崖下有人,仔细看去,一群身着红巾、红花的人护卫着十几辆马车往南而去,喜气冲天。

    中间一辆,富贵堂皇,八匹骏马拉动,非同一般。杨帆海一看,突然心跳加速,他能感觉的到,璟露公主就在马车之中。

    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要脱力了一般,无法再动,只能策马站在悬崖顶上,低头看着,远远地看着。

    一时间,马车内璟露公主似乎心有感应,掀开窗帘,探出头来,一双美目看向悬崖顶上,正是看到了悬崖顶上的杨帆海。

    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停下了一般,两人远远地看着,眼神之中没有任何要说的东西,却又好像说了许多一般。

    恍惚间,世界变得一片雪白,再看到赤红的鲜血从天而降,染红了整个世界。

    等到杨帆海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辆载着倩兮佳人的马车已经不见了踪迹。胸膛中莫名剧痛,一股股黑色煞气无法控制的喷涌而出,遮掩了离别崖四周,仿佛一片片乌云,遮天蔽日。

    一股说不出的痛,令杨帆海将要窒息,不经意间,他感觉自己生命中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似乎还没来得及生成就已经消逝,

    站在崖顶,久久难以释怀,杨帆海仰天长啸,任那黑色煞气仿若恶魔一般张牙舞爪,包裹了整个崖顶,宣泄着他心中的郁气。

    等到黑烟消散,包裹的崖底寸草不生,一片荒芜,满是失去了生命活力的黑色。便是胯下的御马也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已经消失在了黑色煞气之中。

    一步步走下山崖,仿若失魂一般,踉踉跄跄。不知何时,竟是下起了大雨,淋湿了整个世界。

    失魂落魄,杨帆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只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他回到了他的斩妖将军府,这是蓟国国主赐给他的府邸,是他现在的家,可在他看来却只能说是他的房子,而非家。

    这里没有父母,没有弟弟妹妹,璟露公主的离去,也让他感觉这个京城与他没有任何干系,他在这里成了一个外人。

    站在门口,杨帆海没有进去,他想离开了,离开京城,也离开这个国家。去做他该做的其他事情,忘掉这里发生的事情。

    “见过将军,大王有请!”

    只是当他生出这般念头的时候,却是被蓟国国主派来的侍卫请了过去。

    到了王宫,并没有什么大事,蓟国国主只是喊着他在御花园中喝酒。除了见面时说了几句话,两人再无交流,就这么自顾自的喝着。

    一桌的菜肴,直到蓟国国主醉倒,也没有动上分毫。也许,此时两人需要的不是酒,只是醉而已。

    一个多月的时间,杨帆海隔三差五的就被请进皇宫。王宫中的人每次看到他过来,都会重重的松口气。

    蓟国国主本就不是什么好性格的人,璟露公主的事情让他有一种莫名的耻辱感,心中郁气凝结,时常突然暴怒。

    他人劝都劝不住,唯有杨帆海过来后,情况就会转好。每当杨帆海离去后,蓟国国主就会平心静气那么一两天。

    两人从开始没有多少交流,慢慢开始说着一些无关要紧的问题,尤其是关于璟露公主的,不过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蓟国国主在说,杨帆海在听。

    如此过了一个半月,杨帆海也终于从失魂落魄中恢复过来。

    “你要去定城了吗?”蓟国国主问道。

    杨帆海点了点头:“是的,大王。正如你那天说的,我们需要训练一直强大的军队出来,这样才让人不敢欺负公主,在这里喝酒是喝不出强大军队的。大王你也是,喝酒是喝不出一个强大国家的。”

    “你去吧!”蓟国国主点头:“我不会再昏庸了,等到有一天,我们一起去将静涵接回来。”

    “会的!”杨帆海躬身行一大礼,就退了出去。

    出了王宫,跨上战马,往城外而去。与来时的万人拥挤不同,没有人再围在街道两处对他指指点点。

    出了京城,一路往南而去,走在一个半月前璟露公主出去的那条路上,依稀间,仿佛还能看到那一支热闹的送亲队伍,还能闻到伊人走过后留下的那一阵芬香。

    一路上,任战马自己奔驰,脑袋中无法控制的胡思乱想。

    不知道璟露公主是否已经到了昌国京城,也不知道是否已经拜堂成亲,更不知道昌国大王子对她会不会好……

    各种各样的事情,一圈一圈的重复,仿佛苍穹宇宙上的斗转星移,沉下去,又浮上来。想要不去想,这些事情却是总是在那样,静静的看着你。

    恍恍惚惚近一个月,已经靠近了南边战线。边疆地域特有的战火荼毒之后的荒凉,令杨帆海飞散的心神回到了现实之中。

    变强,自己需要变强,自己强了,才能带出一支更强的军队。扫荡兖州,接回璟露公主,乃至找遍八荒**,救回自己的父母。

    太多太多的事情在心中一起爆发,令杨帆海恨不能一下子就成为一个可面对一切的强者。

    如此心思,猛然间,却发现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本是准备回盘山找风师父问问事情的,可心神恍惚之间居然不记得了。

    此处离盘山有些距离,现在回去,似乎有些麻烦,杨帆海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放弃,等待下次机会。

    继续前行,边境越来越近,远眺之下,似乎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城池。

    遥望天边,杨帆海突然心头一跳,看到了一些令他感觉极为不妙的东西。

    遥远的天边,有黑烟出现,冲上天空,仿佛乌云一般。不止一道,而是一道道,远远看去连成了一片。

    猛然间,杨帆海心神狂跳。那不是普通的烟火,而是……狼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造化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