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征战洪荒正文 第九十八章 出嫁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出嫁

    国主圣旨:许配蓟国大公主璟露公主与昌国大王子,择吉日前往昌国完婚,两国结姻亲之好,战火永熄。

    蓟国国主的圣旨很快传遍了整个京都,乃至蓟国,百姓民众一片沸腾。

    杨帆海手持黑色长枪,站在石亭外,看着石亭中安睡的璟露公主,失神之间,一动不动,这已经是他守在这里的第三个晚上了。

    远处有侍女偷偷地看着这里,暗中议论,没有人靠近。留男子在府中过夜,有违伦常,对名声影响极大。但这些侍女却是没有人说道什么,反而都庆幸能有杨帆海这么一个人在。

    回京之后璟露公主的情况,她们都看在眼中,连续几天不眠不休,什么也不做,但就是无法安睡。憔悴的模样,令这些关心她的人心中无比焦急。

    好在有这个斩妖将军在,那手持黑色长枪的身影,给璟露公主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安全感,得以好好睡了三个夜晚。

    她们却是不知,看起来沉稳的斩妖将军,此刻心中却是一片空白,乃至混乱。

    那一封传遍京都乃至全国的圣旨,他自然也已经知道。也是直到知道的那一刻,他才终于明白出了昌国京城之后的璟露公主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奇怪了。

    她并没有完全说动昌国国主,结盟的条件,还加上了这个:和亲。

    嫁给那个年龄大了她一倍有余的昌国大王子,然后才促成了这个盟约。这样的方式,在国与国之间司空见惯,但真正发生到了自己身上,才知道是个怎样的悲剧。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璟露公主打从心底不想做的事情,但为了所谓大义,别无选择,为了将会在战争中丧生的百万乃至千万人,她选择了答应。

    离开昌国京城后,回家的路,也成了一条别离的路。当国书达到蓟国京城那一刻,也就是她定下终身大事的那一刻。

    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一刻她哼着欢快的曲子,却能感觉到一阵凄苦。为什么明明在敌国的国境上,却是选择了慢慢回来,因为等在前面的,对她而言,是犹如深渊的未来。

    每往前面走一步,就是与黑暗靠近一步。每多停留一天,就是多享受一天的自由。而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却是愚蠢的选择了让她更快来迎接那一切。

    三天的不眠不休,怕的哪是蛇,而是这一纸婚约。更难受的是,这纸婚约的缔结者就是她本人,无法违背。

    也许她在三天前都还在犹豫,究竟是该如何选择,可自己自以为是的答案,却是促使她做出了这个“无私”的选择,为了所谓的伟大。

    这一刻,杨帆海的心中莫名后悔,他不知道在后悔什么,毕竟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影响璟露公主的决定,但就是觉得心痛,痉挛之痛。

    神识扫过,可听到前院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是王宫里面的宫人来了。今天就是圣旨之中所说的吉日,只等曙光拂晓,璟露公主就要穿上婚衣坐上婚车,往昌国而去。

    有女官劝阻,想多等些时间,但那些宫人却似乎并没有准备配合。

    杨帆海没有说话,只是抬手,用力,将手中黑色长枪掷出,若流星一般穿过房顶,直接落在了客厅之中,正好挡在那些宫人之前。

    黑色长枪嗡嗡作响,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令诸多宫人心惊胆战,一阵惊呼,不敢再造次。斩妖将军,那可是连妖物都能杀,有熊国大王子都不放在眼中的人,还是不要顶撞的好。

    想要阻止这些人,却是反而惊醒了璟露公主。摸了摸眼睛,悻悻然的醒了过来。

    “天亮了吗?”

    “殿下还可以多睡一会!”

    “不睡了,总是得起来的,不是吗?”

    璟露公主站了起来,嫣然一笑,对杨帆海说道:“别急着走,等我收拾一下。”

    光着脚,将鞋子甩到一旁,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叫宫人进去,关上门,一个人给自己装扮。

    杨帆海静静的等在石亭中,莫名惆怅。他不喜欢这桩婚事,非常的不喜欢,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不说这是璟露公主自己的选择,单单是那些所谓的大义,就压得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微风吹过,竟是仿若狂风呼啸,吹得杨帆海思绪七零八落,散落到了天涯海角。

    好像石像一般站在石亭之下,仿佛过了千百万年,终于听到吱呀一声,木门打开,璟露公主走了出来。

    一身赤红衣裳,肌肤如雪,犹如一朵被鲜血浇灌的百合,娇艳欲滴之中,渗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漠视的凄然。

    头戴金霞冠,盖着一张红盖头,前面一侧被掀起,露出那如花的容颜。

    一步步走来,踩在铺满了紫薇花的石板路上,好像花的精灵,美的难以直视。

    走到杨帆海面前,盈盈欠身一礼:“将军,我要走了。多谢你这些天的照顾,以后你要多保重身体。”

    杨帆海微微低头,他有很多话想说,却是根本就说不出来。他很想留下眼前的女子,却是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自己不过一个武夫而已,如何比得上对方的公主之尊。

    璟露公主抬头,两人双眼凝视,没有再说什么,好一会后,才微微点头示意后朝前厅走去。

    一步步,走的很慢,仿佛遍地荆棘,痛入心扉。

    杨帆海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能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那仿若火焰的背影。

    猛然间,璟露公主突然一下调过头,冲过来抱住了杨帆海,泪水决堤,和在脂粉之中沿着脸颊滚落。

    “杨大哥,我好怕,怎么办,我好怕!”

    哭声之中的彷徨,令杨帆海心疼不已,一手拍在了她背上,轻声说道:“如果怕,那就不去了。如果他们要打,我们就打。”

    此刻的他,恨不能一路杀到昌国京城,将里面的人杀个精光。心中怒意翻腾,只是死死的忍着,他害怕一身煞气冲出来吓到璟露公主。

    璟露公主只是不断摇头,紧紧抱着杨帆海,泪水横流,许久之后才带着哭腔说道:“杨大哥,有一天,如果可以的话,记得接我回来。”

    这是个请求,求的不是蓟国杨将军,而是康家村的杨大哥。

    在杨帆海还没回答的时候,璟露公主已经松开双手,再次转头离去。这一次,再没有回头,那一团犹如火焰一般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杨帆海心如刀绞,憋着一口气久久不散,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神识再也感觉不到璟露公主后,才终于大吼一声。

    “啊!”

    滚滚煞气喷涌而出,化作黑色狂风在公主府内盘旋,带着可怕的腐蚀之力,霎时间,竟是令院子内所有花草尽数凋零。

    一众公主府下人皆是被吓得面无血色,头也不回的朝府外跑去。持续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等到煞气散去之时,青青绿草,嫣红的紫薇花,甚至就连石亭都化作了灰尘,微风吹过,立刻如烟尘一般滚落。

    “呼,呼,呼!”

    这一刻的杨帆海犹如与人激战了数天数夜一般,血气喷涌,难以平复。

    发生了他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却是不得不面对,这就是人生需要经历的事情吗?杨帆海不知道,这一刻,他突然想要离开这里了。

    手持黑色长枪,慢慢朝府外走去,走出大门,却见门口站了一个人。

    一身锦袍,满脸感伤,竟是蓟国国主。周围没有其他人,显然是被他刻意挥退了。

    “大王!”杨帆海回过神来,上前行礼。

    “不用多礼了!”蓟国国主在台阶上随意的坐下,再拍了拍身边的石板:“你也坐吧。”

    杨帆海没有多说,在一旁默默的坐下。

    “静涵是个听话的女儿,这天下也许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听话的女儿了!”蓟国国主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不知道是造了什么福泽,才有幸生了这样一个女儿……”

    没有等他说完,杨帆海突然打断:“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答应这场婚事。”

    自己已经看出璟露公主不愿意,身为父亲的蓟国国主不可能看不出。

    “我不答应!”蓟国国主摇了摇头:“当我看清楚国书上写的东西时,我恨不能撕了那东西,可静涵拦住了我。”

    又是感叹一声:“我这女儿很聪明啊,她做了个套,让我钻,也让她自己钻。回来的那天,在金桥上,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结盟成功。又故意催促午朝,让我宣布了这件事。可她给我看的国书却是空白的,真正的国书是等事情传遍天下了,她才给我。”

    “君无戏言,这样的大事我没办法再改口。就算我改口,静涵也执意要做!这个蠢丫头,想用自己来换蓟国与昌国的几十年和平。”

    “这场战争是我掀起的,如今却是要用我女儿来平息,我何等无能啊!”

    “在可以做个好父亲的时候,我选择要去做个好大王。当我想要做个好父亲的时候,却发现我还是必须去选择当个好大王。而到头来,我既不是个好父亲,也不是个好大王。”

    “于我而言,何等悲哀!”

    说话间,蓟国国主已经是泪流满面,这一刻的他不是国主,而是父亲。[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我能吃秘笈修真生存指南无梦仙途至尊仙朝万古仙穹鼎定仙域纨绔邪皇魔门败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