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再见老爹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再见老爹

    聂左轻叹:“鸟尽弓藏。”这不是贬义词,而是事实,鸟射光了,弓箭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为什么自古以来都有警察,官差这个职业,因为有坏人。警察世界坏人是不会消失的,但曙光世界已经结束了使命,最少这一代人的使命已经结束了。看来,曙光本打算在光明女神之后讨论这问题,现在有了光明死神计划,所以押后了,逐个告知,让他们做些准备。

    本杰明道:“别丧气,我们还是朋友,曙光解散后,聂左你想过普通人生活,如愿以偿。6号你想纵横天下,也没有人和规则阻拦你。同时,我们不会再提供曙光这样的帮助。因为结束就是结束了。为什么黑白对抗时候,我们很关心聂左你的行动,就因为我们担心聂左会惹上麻烦,有后遗症。我已经对所有人做出评估,目前十号、我、聂左你三人,是匹诺曹知道身份的人,这是唯一的风险点,其他人都没有问题。”

    杰明道:“不着急,我们先完成光明死神计划,到时候会通知大家上平台,希望大家都能抽出时间上卫星平台,因为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了。”

    6号点点头,站起来:“我去安排一下需要的东西,再联系2o号。”

    6号离开了,聂左叹口气:“我快结婚时候,你们是不是为了省一份贺礼,所以要做决定的?”

    “呵呵,聂左,其实你理智告诉你,哪个方案不重要,曙光确实要消失了,最少要和你我无关了。你不说,我也能知道你的选择。”杰明道:“你从小被送去训练营,没有童年,你不会想自己孩子重复你的人生轨迹。确实,我们做了一些事。但是我们只能自己知道,大家都知道曙光灭了dk,但是谁知道你是曙光?就连我们的妻子孩子也不知道。还是那句话,我们两人是明面上晒出来的朋友。我们还是朋友。当然,我是亲王,以后见我会比较麻烦,另外你必须称呼我殿下。”

    “切!”聂左笑,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走人。

    到车内。深呼吸,杰明这问题太过于压抑了,二十年的黎明,转到曙光,但是伴随曙光消失,二十年的黎明生涯也消失了。聂左接电话:“哥,刚才没听见哦,莹莹生日果有时间,明天晚上和我麦子一起过去。”

    萧云笑问:“你们不是忙完了吗?”

    “还有点收尾工作。”

    “你自己看吧。有空就过来,没空别强求,正事重要。”

    “恩。”聂左挂了电话,从萧云的话语中可以读出,萧云对这场风暴没有自己很遗憾,另外萧云似乎有其他事。

    幸子也好,埃里克也好,说白了就是普通人,这单子问题不算很大,有问题就在于死和活的选择。如果聂左能猜测出匹诺曹所想。那匹诺曹就得吃亏。当天上午,幸子受伤住院的。车载电脑被动了手脚,导致刹车系统短暂性失灵而追尾,轻伤。送到医院,需要检查。因为是车祸属于急救,不用排队就拍了片,被无良的2o号替换,造成了有一定严重的伤情,具体还要进行t对部位进行拍照。全身检查后才能得出结论。

    按部就班,聂左虽然是地主,但是就因为地主才忙,所以这事暂时先交给给六号和杰明了。晚上七点,接了麦妍下班,一起去了萧云家。最近比较忙,又因为黑白对抗,聂左好几个月没来蹭饭了,萧云老婆埋怨了几句,麦妍去帮忙,聂左和萧云两个大男人在阳台泡茶。

    “小信怎么样?”萧云边泡茶边问,他是看了黑白对抗了,为苏信捏一把汗。

    聂左道:“通过影子公司消失了,让我向你们问声好。”

    萧云点点头,斜看客厅电视,还是dk新闻,问:“你们干的?”

    聂左笑,不答,拿起茶杯,道:“这次基本搞定了。”

    萧云也没有追问:“搞定后呢?”

    “一点收尾工作后,就结束了。”聂左道:“我们结束了,但是黎明还没有结束,事实证明,暴力杀戮只能有益一时,杀人还得阴险着干。哥,你也别想那么多,现在生活很平静,本就是我们追求的。”

    萧云摇头道:“肯定会想的。如果正常情况还好,如果黎明被灭,或者dk被灭,我是个逃兵,我心里就有些过不去了。不错,干掉他们了,不过,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一来是他们太肆无忌惮,越玩越大。会长已经失去了细节统御能力,他们内部自己形成了圈子。在这样情况下,规则也日益放松。其次是黎明一直有局限性,挖出一个人,杀掉,以此来恐吓其他人。曙光是挖出一个人,养着,以此挖出更多的人。当然,黎明有暗黎明在其中,养不起来。我觉得,做到的唯一原因就是,我们之中没有暗黎明成员。其实我很想联系下老爹,看到了现在这局面,黎明将何去何从?”暗黎明已经没有存在价值,即使还是一个团队,他们也会丧失宗旨,逐渐沦为一个犯罪集团。

    “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出去走走。”

    “哦?”聂左颇为惊讶,萧云的潜台词是老爹现在就在附近,并且萧云见过老爹。

    “再说吧。”

    在苏信通知老爹撤离的电话之后,老爹就联系了萧云。萧云申请退休的时候,和老爹说,黎明现在很复杂,如果有需要他帮忙,他会义不容辞。老爹的全球大转移,躲避dk追杀,其中一个站就是a市。全球大转移依靠的力量全部是退休的黎明,老爹认为最为可靠的十几个人。老爹在现内部有暗黎明存在时候,就埋设了伏笔,和他信任的十几位申请退休的黎明战士联系

    老爹想的很清楚,黎明一旦决裂,那自己必然是暗黎明要击杀目标,只要杀死了自己,会出现两个情况。一个情况是某别有目的的元老挑起大梁,吸纳纯洁的黎明战士为暗黎明服务。一个情况是黎明战士不知道谁能信任,应该怎么选择。最终导致黎明的解散。老爹不畏死,但是不能死,所以埋下了伏笔。

    黎明分裂后,老爹并不想打扰退休黎明战士的生活。只利用黎明本身力量进行转移,所以被安其罗找到了自己。之后老爹没有选择,只能联系了退休黎明。而安其罗太大意,他认为自己能找到老爹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没想到老爹还有这么一手。

    晚饭后,聂左和萧云散步到萧云的水果店,开门进入,到了二层阁楼,聂左看见了老爹,在老爹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是老爹的私人保镖。阁楼布置的简单又清楚,生活用品等一应俱全。聂左心中有数,萧云从新阳镇搬家到市区,在装修水果店时候。已经提前准备好了这个简单安全屋。这安全屋安全不安全,只看萧云安全不安全,萧云没问题,安全屋就是安全的。

    老爹满头银,今年六十来岁,身体瘦弱,看见聂左,满脸是慈祥的微笑。聂左笑了笑,他知道,很多黎明战士吃这套。把老爹当成自己的第二父亲。但是聂左是例外,聂左在童年时候遭受的苦变成了仇恨隐藏心中,转嫁到了老爹身上。

    一个四方桌,保镖站立身后。聂左坐下,道:“老爹,好久不见。”

    “恩,很久了。你这表情似乎并不欢迎我。”老爹道:“我本认为应该有些激动和喜悦。”

    聂左呵呵一笑:“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为了自己生命安全打扰了退休的黎明战士,黎明都是平等的,退休的黎明和黎明不再有关系。或许你觉得黎明赋予了我们很多技能。所以我们是亏欠黎明的。但我不这么认为,这条路不是我们选的。诚然在没有选择之后,我们接受了信仰,这点无法磨灭,因为我们只能依靠信仰支撑下去。”

    老爹颇为诧异:“聂左,你很有攻击性,为什么?你应该知道我没有将你们当成黎明财产,也没有将你们当成可利用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我是逼于无奈才这么选择。”

    聂左想了好一会:“或许是我认为萧云比黎明还重要。老爹,我就问一个问题,黎明何去何从?”

    “社会因为人的私欲而进步,同样也会因为人的私欲而倒退。孩子,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或许应该怎么说,你们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做的一切,过了我领导黎明几十年的成果。我应该感谢你们。”

    “老爹,我不需要感谢。苏信,还有很多很多和苏信一样的人,我本是他们其中一员,同时我也是最幸运的一员。可是他们呢?苏信现在如同一个洗掉了几十年记忆的人一样,要重新开始新生活,他也算幸运的,最少他结束了自己的使命。昨天我和我老头子通过电话,他说,你似乎准备组建一个新黎明。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既然我们见面了,我就想问一句”

    老爹举手打断聂左,组织下语言道:“曙光成立后,黎明是为曙光服务的,曙光就是新黎明。小威廉向你们提出了两个方案,我必须承认黎明体制的不足,要改变,但是我坚信黎明存在的必要。你们印证了这点,你们击败了dk。可是小威廉给我的答案我很不满意,他告诉我,曙光成员几乎可以确定都会选择解散曙光,包括他本人在内。我可以反问一句,假设黎明几十年前就解散,现在谁来对付dk?没错,几十年内dk无力再起,但是将来呢?聂左,dk不是专指黄昏兄弟会,而是指一群掌握了社会资源的人集结的一个坏团体,黎明打击不纯粹是dk,而是权贵们勾结一起的团体。比如说匹诺曹,我知道他有野心,看中了dk资源,他从来没想摧毁dk,只是想着把dk拿来为己所用。现在我们不是敌人,但是二十年后呢?你对匹诺曹应该很了解,如果没有一个忠诚团队,谁能对付他?所以黎明是有存在必要,你不能用这个理由指责我。”

    老爹继续道:“比如三十年前,dk灭亡了,最少在官方和我们认为是灭亡了,但是我们没有停止展,否则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拿什么去对抗dk?法律和监督吗?不,你们捅出来的新闻和内容,不是正常程序能做到的。我理解你,你为黎明战士产生过程而悲哀,你是他们其中一员,你不想悲剧再继续。但是这是一份使命、继承和信仰。我会缩小黎明的规模,我会改变黎明培训的方式,但是我不会让黎明消失。”

    聂左没有反驳,在社会有这缩影,比如体操队,孩子从小就要经历非常残酷的训练,目的就是为了金牌和赵家人的面子、利益。聂左看过五六岁小孩高强度训练的图片,非常残酷。运气好的,拿了金牌,因为受伤等原因被淘汰的,更是不计其数。不排除有些小孩喜欢体操,但是相信更多是父母的选择。前者不说,后者呢?如果争到了名利,也许就不会计较了,但是冠军永远属于少数人。

    还有一个就是经典的狼爸,三个女儿都上了名校,她们面对采访都表示,即使上了名校也还是恨自己的爸爸。但是狼爸面对这样的评论很坦然,答,我做到了,成功了。她们是否怨恨无所谓,他认为自己已经完美的完成了自己身为父亲的职责。

    聂左没办法评论,虽然童年少年时期生涯不堪,但是这段经历也带给了他很多。麦妍,优秀而又出色的女孩,丰厚的金钱,强壮的身体,成熟的头脑。没有黎明,自己就没有这些。是福是祸

    聂左向老爹鞠躬:“再见。”

    老爹神色很复杂点点头,他不会将自己认为的大义强加给别人。己所欲也勿施于人,你喜欢吃肥肉可以,但不要把这观点强加给别人。聂左不头,感觉聂左自私,如果强说服聂左,那黎明就自私最重要是聂左这种人是说服不了的,对聪明人来说,辩论是最没有意义的。所以聂左只是提出自己看法,并没有进行任何说服。(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