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托付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托付

    赵牧君不敢大意,立刻让总公司人报警,她赶回a市,一下飞机,就被商调局控制性逮捕。这是标准做法,**要避免负责人消失,目前只是以涉嫌诈骗的名义控制赵牧君。赵牧君知道有麻烦了,于是和商调局人协商,三天时间内筹集十五亿资金到账。这对赵牧君来说还是比较简单的。

    聂左和戴剑到商调局时候,赵牧君已经被释放,她现在成为报案人。

    这件事和护航长约没有关系,因为护航公司没有监督公司内部财务行为的权利和义务,但是长约合同中,对这种事有介绍,可以提供有偿性的帮助。

    聂左看见赵牧君,很冷静,很冷,很静,赵牧君道:“不管花多少钱,把李飞给我找到。”

    李飞一直是公司私募业务的负责人,可以说是赵牧君唯一一个发过恻隐之心的人,当年李飞的妻子得了癌症,而根据公司考核规定,李飞工作不力将被公司解雇。赵牧君为其破例,网开一面,还介绍了一些人作为李飞游说的对象,让李飞在下个月足额的完成了业绩,因为这笔钱,保障了赵牧君的一次投资的成功,所以赵牧君对李飞一直是深信不疑。

    当时看见分公司财务总监是李飞小姨子,赵牧君很主观的相信了李飞,结果酿成了悲剧。是人都会犯错,关键有没有人纠正。赵牧君在牧君公司说一不二,当她犯了错误时候,是没有人敢纠正的,这就是极权的坏处。没有监事会,没有董事会……

    聂左拿出合同,道:“我已经和夏娃联系过,这次我们不需要额外报酬,只要牧君公司负责所有的开销就可以。不过,有些事要通过不光彩的手段,所以不能写到……”

    聂左还没有说完。赵牧君已经签完字了,道:“找到他。”

    “好。”赵牧君心情不美丽,聂左和戴剑也不说那么多,两人离开商调局。聂左埋怨:“本来死你一个就好,现在要拖拽我一起死。”这一看就知道李飞早有准备,一直在等待时机,他和小姨子肯定都在国外了。

    “有人陪葬总是比较好。”戴剑道:“看来我们要出差了,希望李飞是个笨蛋。从正规路线走,这样我们就好追了。”

    “预谋这么久,不可能走正道,a市最近很严,我猜测没错的话,他是到了某个国家后再偷渡,隐姓更名。”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有的折腾了。”戴剑道:“本想去夏威夷,没想到现在和你要去哪个地球的旮旯。”

    聂左在想,怎么才能不去。就让戴剑去呢?不过戴剑肯定在想,怎么能不去,让自己去呢?唉……好吧,要死死在一起,我受罪,你也跑不了。怪魏岚喽,没事请什么假,话说,就算魏岚在,这种外勤肯定是聂左和戴剑的。谁让他们经常在国外混。聂左唯一放不下心的就麦妍,目前麦贺母亲暴走状态,想的是儿子,还没有考虑到家产。

    聂左拨打电话。和夏娃说了这件事,果然夏娃态度是聂左和戴剑准备出差,聂左约夏娃晚上到酒吧喝一杯。

    警方通过警方的渠道,护航通过护航的渠道寻找李飞,需要点时间,不着急。雁过留声,真跑了,现在急也没有办法。入夜,聂左和夏娃去了一家酒吧,静吧,两人在假山前的位置入座,点两杯酒精饮料。夏娃很直接问:“什么事?”就请自己一个人喝酒,一定有事。

    “我需要你帮个忙,有点强人所难。”

    “先说。”夏娃道:“你如果没有其他办法,不会找我。”

    “是一件很繁琐的事情。”聂左拿出一台平板电脑:“里面有四个号码,三个绿色的号码,一个红色的号码。在绑定手机后,三个绿色的号码亮起,你可以使用手机直接听见三个电话的通话内容。”

    夏娃问:“然后呢?”

    “然后如果有其中一个电话联系到黑市,或者寻找杀手,或者是这方面的内容。连线这个红色电话,他是我在泰国的一个朋友。”聂左也没有隐瞒,将麦母的事情说了。

    夏娃沉吟:“有一点不理解,如果是这个理由,你可以不出差,留下来。”

    聂左道:“我挺希望出差……麦妍态度很坚决,不希望我使用一些手段。加之麦子轩知道此事,所以如果我在a市,那女人死了,那么我就很难办了。”

    夏娃理解了:“你其实很希望这个女人在你出差时候拨打有关电话。”

    “是的,普通人寻找黑市帮忙,黑市需要评估,需要不少时间,还要调查麦母身份真实度,以防止警方钓鱼。红色电话会搞定这一切。”

    “搞定的意思,我没理解错的话,应该不是和黑市联系,拒绝委托。而是在黑市评估时间内,麦母会发生意外。”夏娃见聂左点头,道:“针对家眷遭受威胁,护航也有一套应对手段。”

    “我知道,就是暂时转移受威胁者,但是这和护航工作性质一样,相当被动。”聂左道:“我更喜欢直接的方式。目前可能性不大,除非发生麦贺火上加油,要求不继承家产才回来等等情况。”

    夏娃点头:“好。”

    “恩……”

    “恩?”

    聂左思考好一会:“我不是很喜欢管闲事,但是作为朋友,我认为有些事你需要知道。”

    “请说。”

    “戴剑现在很迷茫,缺失自己的定位。你了解他,又不了解他。恩……”

    夏娃喝酒,也不否认:“你看出来了?”

    聂左笑:“恩,我知道你喜欢他,你们都是我朋友,我不知道怎么说。戴剑不是表面这样的,他是个有故事有经历的人。我们之间有些秘密,我不能告诉,我只能说,他在护航公司是想做一件事,已经想到办法,很接近成功。没想到发生点意外,结果导致计划无疾而终,失去了这个机会,他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你的意思是?”

    “我没意思,我只是认为你需要知道。你知道戴剑要复仇,对吧?”

    “是的,那天喝醉他说了。”

    聂左道:“我认为你能给戴剑提供的帮助,要远超过我能给戴剑提供的帮助。我又不知道怎么说了,我做事……要顾虑很多东西。”

    “简单说,戴剑以为你能帮助他,其实他错了。”

    聂左点头:“是的,但是也不尽然。就比如我是一个小头目,戴剑认为我能把他亲戚走后门拉到团队来,表面上这么想没错。但是很多事情他不知道……”聂左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夏娃尝试理解:“你有一定客观原因,没办法帮他。”

    “不,我能帮他,这没有问题。问题是……”老爹和五号商议,决定将云顿公司做为突破口,对dk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全球打击。云顿公司每半年会进行一次真人秀黑白对抗,或者是真人竞赛。参与下注的赌客,还是投资黑白对抗的人很多,很大一部分是dk成员。他们正在通过资金动向对这些人进行定位。同时他们相信dk管理层也关注黑白对抗。目前克尔不能死。戴剑是其中一个很大的不稳定因素,如果戴剑离开护航公司,说不准就能一夜暴富,毕竟戴剑是杰克,他熟悉很多犯罪团伙的运作,他要走黑,弄钱是比较容易的。

    最少拖到第三届黑白对抗结束,这样让新黎明和曙光能收集足够多的信息。但是聂左心中有些愧疚,戴剑把他当朋友,他却虚与委蛇,还把音乐会私藏了。

    夏娃道:“你简单点说,不用解释。”

    聂左道:“今年结束之前,戴剑不能复仇,过了今年,我甚至可以把仇人送给他处置。”

    也就是说,你对戴剑仇人了解远超过戴剑,而且目前正在利用戴剑仇人做某些事。夏娃道:“这件事我不能答应,因为我不是他,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但是我本人很希望他留在护航公司。他是一个很好的警探,对破案很有耐心和恒心。我只能说,我会尽可能让他留在护航。”

    聂左笑道:“我认为从私人出发,你也不希望他离开。”

    “哈哈。”夏娃笑了:“爱情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已经很奢侈了。你不算坏朋友,我知道你有难处,你心中很歉疚。”

    “谢谢。”

    夏娃道:“另外,从本人来说,我也很希望你能留在护航。”

    聂左道:“我认为我会留下,但是我难以将护航作为自己的事业。”

    “不能要求太多。”夏娃问:“开车吗?”

    “没有,出租车。”

    “来两瓶威士忌。”夏娃招呼后道:“我知道你酒量很好,一瓶没问题吧?”

    “没问题,不过,你……”聂左认为夏娃有酗酒的恶习。

    “恩,我已经很有进步了,我已经一年多没喝醉了。我认为戒酒是一种折磨,能控制喝多少才是真正戒酒。”夏娃道:“这也是护航工作的好处,我可以喝点酒,能处理事情。从你能喝酒,却不喝酒可以看出,你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如果不是你否认,我会认定你是黎明战士。因为只有黎明战士有严格个人戒律,其中一条就是喝酒。但是你又愿意喝我喝一瓶,并且把见面地点定在酒吧,我现在又不认为你是黎明战士了。”

    聂左笑了:“夏娃,别猜了,如同我知道你在摩萨德时候,绝对不是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一样。我们是朋友,即使夫妻也有**和秘密,来,我们喝酒。”(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