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同案异想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同案异想

    聂左和戴剑一组,这是有讲究的,因为刘亚军是一个很会玩的人。高尔夫球,蹦极,攀登,自行车,钓鱼,兴趣爱好非常广。他经常去的一些地方、一些运动,都需要体力。

    智能手机其实是相当不安全,以苹果手机为例,里面就有记录你行踪的gps,他会记录你的行程,位置,而你却不知道,也没有权限将其删除,除非越狱。说到越狱,已经证实苹果iso9系统会被黑客远程越狱,这是相当可怕的。即使这样,在智能手机中,苹果也是相对更安全的智能手机。

    聂左和戴剑在车内,手机接收到了刘亚军目前的位置,目前刘亚军正在攀岩俱乐部内。戴剑不满,道:“威仝真会出招,高尔夫球,攀岩俱乐部,远洋海钓俱乐部,全部是高消费场所,不是会员进都进不去,办一个会员我们就破产了。”

    聂左还没回答,秦雅打来电话:“刘亚军在至尊高尔夫球俱乐部的私人储物柜是109号。我已经给你们做了身份,你们可以进去,身份信息发到你们手机里。”

    “进去这些地方未必需要钱,我们有秦雅。”

    聂左和戴剑开车进入俱乐部,从车后拿了一套高尔夫球用具走进会所,立刻有接待小姐上前:“两位先生是会员吗?”

    “我是会员。”聂左道:“不过忘带会员证了。”

    “没关系,先生贵姓,能不能说下手机号码?”接待小姐问。

    聂左按照秦雅给的身份说了,服务人员一查,然后拨打聂左手机,聂左手机显示出号码,拿给服务人员看,服务人员点头:“秦左先生,你有半年没来了。”

    秦左?秦雅有时候很调皮的,下次自己就是夏右、戴前、魏后……聂左回答:“我这段时间在新西兰。我昨天网上预约了。”

    “是的,那先生自便。”

    高尔夫球俱乐部分为专场和众场,众场是大杂烩,以18洞来说。满载是32组,每组四人,如果人数再多,就会堵车。这是理论,实际上。只要有一组人慢下来,就会造成堵车,所以在日常管理中,只允许十到十五组人一起使用一个18洞的一个场地。专场就是为更为土豪人所用的场地,如果包场一样,包场这片场地时间等等。

    聂左去的是众场,毕竟专场都是大土豪,人家认识。即使办了会员卡,打球还是要花钱。两人先去更衣室换衣服,然后可以去打球。高尔夫球有击球数收费和时间收费两种,还有果岭费,球童费,球车费,小费……普通高尔夫球一场打下来大概在一千到两千之间,至尊比较高档,四千到六千左右。

    聂左是不打算贴这钱,所以进入更衣室转了一圈,又出来了,借口很简单。有个紧急会议。他们查询了109柜子,没有反应。

    两人上车,戴剑拿出手机:“还有十三个俱乐部,你大爷的。全部是高消费场所。”

    聂左开车,顺口问:“戴剑,假设你是凶手,你在两年前购买了杀人蛇,会存放在哪里?”

    “当然是安全屋,但是我不认为凶手有能力建造安全屋。”戴剑想了一会:“家里肯定不行。这些少爷都不是自己搞卫生,说不准会被家政翻出来。除非是家中保险柜。刘亚军自己有一套房子,刘宇送他的,但是刘亚军更愿意住别墅,房子现在是他朋友住,刘亚军自己住在刘宇的别墅内。在家藏匿杀人蛇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视。”

    “然后呢?”

    戴剑道:“如果这十三家俱乐部会所的私人柜子内没有杀人蛇,那么刘亚军很可能就不是凶手。你可以分析刘子平被刺未遂这案件,刘雨被废了,然后刘子平入院,杀人蛇就来了。说明杀人蛇在凶手很好取放的一个地点。”

    “比如说汽车?”

    “有可能,但如果凶手谨慎,汽车可能性不高。因为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警察是要搜车的,看你是否携带违禁品。”戴剑道:“当时案情是这样,绝大多数孙子都在万联国际内上班,刘子平被刘雨气的住院,孙子们就直接从公司前往医院,警方笔录中,只有刘点点是从a大过来的,其他人都没有停留,各自开车到医院。”

    聂左道:“这么说来,刘点点的嫌疑更大了。”

    戴剑道:“我想到另外一个可能,凶手携带着杀人蛇。”

    “为什么?”聂左道:“你这想法很新奇,带条杀人蛇去上班?”

    戴剑道:“如果凶手目标是当时最有希望成为继承人的刘雨呢?”

    聂左反问:“你为什么坚持认定刘点点不会是凶手?”

    “刘点点是一名学生,目前几乎没有接触过社会,我不认为她会购买杀人蛇。”戴剑道:“如果我猜测成立,那凶手就是刘宇一脉的人,因为刘雨是刘坤的儿子。”有一对夫妻,有十个左右孩子,很穷困。记者问,为什么还要生?父亲回答,只要一个有出息,那就能带所有的兄弟有出息。这似乎已经成了传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算了,还是别猜了。”聂左没有什么特别嫌疑人,道:“我们老老实实的工作吧。我倒是对幕后人更有兴趣,女约翰后面的人会不会是匹诺曹?”

    “是不是匹诺曹有什么关系?”戴剑对这个话题没兴趣,他对案件有兴趣,对阴谋什么的没兴趣。戴剑道:“亚伦银行被抢劫,音乐会没了。”

    “啊?”聂左惊讶:“缴获的赃物内没有音乐会吗?”

    “赃物内有一些油画,根据罪犯交代,他们在滑翔伞上抛弃了一些赃物,以求脱身。罪犯中有一个专门清点金库东西的劫匪,他说一共有八到九幅油画,有清晨,黄昏什么,有没有音乐会,他没有印象,但也不能肯定没有。”

    聂左道:“你只打听到曹雨将音乐会存进金库,有没有可能,曹雨已经把音乐会拿走?我倒是知道一些消息,银行经理说了曹雨的柜子,里面是油画,但是不是音乐会,而是梵高的清晨。”

    “我知道。”戴剑这几天都在打听这消息了,他并没有怀疑聂左,因为聂左太正常了,帮助劫匪撬柜子,然后也没有机会转移赃物,就一直和警察腻歪在一起。如果聂左藏匿了音乐会,那肯定会离开警察。他有个最好借口,麦妍被吓坏了,要送麦妍回家。但是聂左请警察送麦妍回去,自己继续追踪案件。

    聂左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戴剑道:“我现在在注意曹雨的家产,看是不是有音乐会的清单。如果没有,那非常可能在劫匪首领鱿鱼手上。我会注意黑市的。”

    “有用吗?画到了黑市,难道你还能弄回来?”

    “我能死心,重新找一条发财之路。”戴剑轻轻叹口气:“时间真的很无情,人也很无情。我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为未婚妻报仇雪恨的热血,转变成了我一种必须要做的义务,我好像将杀死克尔报仇当成了一项工作。”

    聂左想了一会:“如果女约翰背后是匹诺曹,我们挖出来,要求匹诺曹负责孤儿院,你是不是就能名正言顺除掉克尔?”

    戴剑看聂左:“你什么都能联系到匹诺曹,你是爱他,还是恨他?”

    聂左不说话,不想回答这问题。

    戴剑突然醒悟,哈哈一笑:“对了,这案件不管有没有结束,三天之后,你就要在闹市区举牌,哈哈……记得一定要通知我,我要多拍几张照片。”

    聂左不爽道:“这个哑巴亏让我很不爽,我得找回场子来。匹诺曹和我斗,他赢了,说不玩了,走了。我赢时候你为什么不滚?所以,我得想办法整他一次。”另外一个目的,曙光正在收集匹诺曹的资料和信息,借刀杀人,利用匹诺曹和dk开战,获得自己社团最大利益。

    戴剑道:“要整匹诺曹很简单,已知商调局内部有匹诺曹的眼线,你把人挖出来,不就等同报仇了吗?”

    “商调局最多是小虾米。以匹诺曹集团化来看,他肯定有不少亲信。比如我们打过的碧翠西和戴维斯。”聂左再问:“假设幕后是匹诺曹,匹诺曹为什么让我们调查杀人蛇案?”

    两人交谈很脱线的,戴剑对案件有兴趣,对阴谋没兴趣。聂左对匹诺曹有兴趣,对凶手是谁没有兴趣。

    继续行程,第二个地点,滑翔伞俱乐部。第三个地点,跳伞俱乐部……好麻烦的,一个白天下来,聂左和戴剑只跑了六家俱乐部和会所。晚上还要接着跑,因为刘亚军精力充沛,还是两家夜店会所的vip,目前不知道是接待客人用,还是自己兴趣用。按照信用卡消费,其每周会去一次夜店会所。其中一家会所就是聂左跟上尖子的会所,也是刘少冲名下的产业:红粉世家。不过,夜店会所并没有提供更衣柜这样的设施,聂左觉得价值不大。但是戴剑认为,每周都要去一次会所,这行为本身就很可疑。(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