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无间道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无间道

    英雄所见略同,警方和白队在十五分钟后得出了对方要飞的可能,但是警方还是比较局限,并没有认识到他们可能要飞出海岸线。

    下午三点半,在海拔八百九十米,道路终点位置,六架无动力滑翔伞飞了出去。顺风而飞,警方的对付措施是派遣直升机追击。但是直升机是普通直升机,并非武装直升机,不具备攻击的能力。聂左在第一时间提醒了威仝,接着水警、海警全部出发,朝这片区域而来。

    陆地的警车在追,天空的直升机在追,海面的警察在围捕,上天入地皆无门。在这种情况下,鱿鱼展现了一名黎明战士的战斗素养,立刻侧飞,进行迫降。他不是一个人动,而是对同伙下达了欺骗性指令,说明有四个点有接应人员,大家分头行动。

    六人在空中这么一分,警方有点措手不及,雷豹立刻调度区域内的警力,形成多个抓捕小组分开行动。

    一直到下午五点,五名劫匪都被生擒,他们也很乖巧,落地,警车到达,他们就投降了。唯独是劫匪首领鱿鱼,在二十米高度解开安全扣,落入湖水中,水警并没有立刻到达这片区域,鱿鱼逃遁,杳无音讯。

    好消息是,很多赃物都被缴获。这好坏的消息对于聂左和六号来说是坏消息,赃物丢不丢不关他们事,鱿鱼才是重点目标。聂左在警局了解情况,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才离开警局,连线六号:“警方结论,鱿鱼很可能受伤,他能逃遁的原因是有人接应。”

    六号质疑:“云顿公司在a市的人打打下手,做后勤还可以,突发事件接应,在那么多警察围捕下接应,太过了点吧?”

    聂左回答:“我怀疑是苏信。”

    苏信?苏信定位很复杂,他是黎明战士。被蒙蔽加入暗黎明,后来又知道被利用。但是从明面上来看,苏信消失不见了,没有联系老爹。不知道有没有和暗黎明的人联系。如果要聂左分析,有个人接应、帮助了鱿鱼,那这人很可能是苏信。

    六号道:“根据老爹和一号的判断,苏信应该是退隐了,现在大家对他都没有太大兴趣。就算知道他真实身份,恐怕也不会故意针对他。而且十宝山一战,dk雇佣军的对手很可能是苏信,这代表苏信和dk是敌人关系,鱿鱼是暗黎明,苏信应该知道暗黎明实质就是dk,那为什么要帮助鱿鱼呢?”

    聂左道:“不是帮助……苏信的性格我了解一些,他是个热血男儿,吃了大亏不会隐忍。加之其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一定在想办法讨回公道。所以不是帮助,也许鱿鱼认为是帮助,但是苏信的的意图很可能是劫持鱿鱼,他需要从鱿鱼中套出点消息。”

    “有可能,暗黎明和黎明不同,黎明战士很少来往,基本不知道其他黎明战士的情况。暗黎明是有小团体,小组模式的,说不准鱿鱼和苏信是认识的。”六号道:“苏信肯定无法主动联系上鱿鱼,他并不知道鱿鱼来到a市。但是鱿鱼在被通知海警出动后。自己计划已经失败,无奈之下尝试联系了苏信。但是为什么会联系苏信?我认为还是帮助可能性比较大。”

    “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不好下定论。”也许鱿鱼救过苏信,也许两人是真朋友。聂左对苏信了解也非常有限。特别是暗黎明这一块。不过让聂左相信苏信的是,自己身份至始至终没有暴露。聂左道:“我要尝试和苏信见一面。”

    六号不同意:“太危险。”

    “我认为我的身份现在还保密,说明苏信人品方面可以信任。”

    “如果鱿鱼和苏信是朋友呢?”

    “我只是去见一位很久没见的朋友,不是找鱿鱼麻烦。”

    “恩,你既然有把握,就自己决定吧。”六号道:“我在a市的工作也基本结束。我们有机会再见。”

    “恩,再见。”聂左挂了电话。

    ……

    找苏信,去哪找?

    清晨六点,聂左牵吻下还在熟睡的麦妍,轻手轻脚洗漱,换上衣服出门,开车前往市中心公园。市中心公园曾经引起很大争议,这个公园以一个小山包为中心,在寸土寸金的a市,占地面积高达一百公顷。

    面积很大,也分了很多块娱乐角,市民自发聚集组建的,有黄梅戏爱好者的一块地方,有太极拳爱好者一块地方。在山脚,公园靠近中心位置,有一片竹林,这里有四十几张象棋石桌,成为本市a市象棋爱好者的聚集地(由于书不能出现‘钟国’这样的敏感字眼,有些需要自行脑补,就不要问什么叫a市象棋。)。

    退休的大爷们,有的提着鸟笼溜达,有的朝山顶倒走而回,然后就是棋友交流,互相之间都认识。不仅有老年人,还有不少象棋爱好者的年轻人。象棋聚集地残局最热门,但是不能赌博,利用公共娱乐休闲设施进行赌博,最低刑期是一年,即使你只赌一块钱。

    有人摆残局,有人就在边上思考破局,争论是不可避免的,争论解决方式是大家坐下来,下了这个残局。

    聂左找个没人棋桌坐下,明显不是棋友,只是个路过,找地方坐着休息的。将矿泉水放在桌子上,拿出手机浏览网页,很快有老年人经过顺口说,年轻人,既然出来了,就不要抱着手机了。

    聂左笑笑,收了手机,拿了水去看大家拆解残局,聂左象棋水准一般,知道怎么走就是了,也看的来。这么一呆就是两个小时,一直到了上午九点聂左才离开。走下山,苏信电话来了:“你找我?”

    “好久不见,一起喝碗豆腐花?”聂左问。

    “煎豆腐,加辣。”

    “好。”聂左挂了电话,在公园边有很个小摊聚集点,有铁板豆腐,鱿鱼,麻辣烫,棉花糖等等。聂左要了两份加辣的豆腐,拿了豆腐回到了停车场,上了驾驶位。苏信就在后座,聂左把豆腐递过去一份,看了眼苏信,有些胖了,道:“健身教练运动量一下降,肥肉是蹭蹭的长吧?”

    苏信吃豆腐,满意道:“不错,我喜欢这公园的豆腐。什么事?”

    “鱿鱼在哪里?”

    苏信一愣:“鱿鱼?你关注鱿鱼干嘛?你已经退休了。”

    聂左问道:“你知道不知道现在黎明分成两部分。”

    “知道,据说一部分是老爹率领的新黎明,另外一部分据说是dk的杀手组暗黎明。”

    聂左问:“据说?”

    “据说我很累了,这些阴谋诡计我真的不想去知道谁是正义的,谁是邪恶的。”

    “但是你能找到鱿鱼。”

    苏信并不否认,问:“你找鱿鱼什么事?”

    “有人托我问个话,你和鱿鱼是什么关系。”

    “谁?”

    聂左回答:“老爹。”

    “呵呵。”苏信笑了,道:“聂左,你根本不知道我和老爹有什么关系,你就在这里乱扯淡,太不合适了吧?”

    这话有意思,难道你和老爹之间有联系?聂左问:“苏信,很多人要杀你,我可以找到你,我没说。同时你也没有透露我的身份,我认为有些事我们可以谈谈。”

    “聂左,你不出卖我,说明你有做人底线。同样,我没出卖你,是因为我也有做人底线。即使我就是你的敌人,我也不会出卖你的身份。这点,我们还是互相值得信任。但是很多事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你退休,我做事,阳关道,独木桥,各选其一,互不冲突。”苏信道:“我可以告诉你鱿鱼的事,但你首先要告诉我,是谁在查鱿鱼?”

    “苏信,我没把你当敌人。”

    “聂左,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地球不是围绕你转,别人的事不用管。你就算知道了别人的事,你也不要替别人做主。”

    聂左问:“什么意思?”

    “你知道不知道你犯过一个大错?”

    “恩?”

    “看过无间道吧?”苏信道:“聂左,别以为就你在做事,所有人都在做事。你知道尖子真实身份吗?我母亲是他的教官,尖子不是叛徒,尖子是我母亲在怀疑某元老有问题后,故意放出的叛徒。为了保密,这件事只有我母亲知道,尖子被捕后,和我母亲联系,再和你联系,他对我母亲说,你的猜测是对的。尖子证实了部分黎明战士是受某些元老洗脑控制的。他其实可以做更多事,甚至挖掉dk雇佣军的基地,但是你把他给抓了。”

    “哦?”聂左惊讶,而后解释道:“我当时有职责抓住他。”

    “所以你是自以为是。没错,前面老爹不知情,给你发来了尖子照片。但是后面有询问你进展吗?从你收到照片,到尖子被捕,这么长时间,你在动手前没有联系老爹,难道你就不担心其中有变故吗?”苏信道:“你知道不知道,尖子上个月被执行死刑?你肯定不知道,因为你送他进监狱时候,就知道他必死无疑。我妈去探过监,他对我妈说,不要怪你,因为当他成为‘背叛者’时候就想到这个下场。在dk有组织控制黎明情况下,聂左你又知道老爹是怎么扭转乾坤,将黎明分裂的?所以说你这人,就是自以为是,收集信息,做出自己判断……不是只有你在做事,你也不是什么狗屁决策者。你明白吗?”(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