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年关(一)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年关(一)

    无解,无果,一直忙碌到下午三点多,仍旧没有任何头绪。大家把所有报告过滤一遍,认为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只能抱着疑虑先暂停调查。

    对很多人来说不重要,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就重要了,下手的自然是匹诺曹。这些报告有一份报告对匹诺曹是太重要了,那就是刘家夺嫡这份报告。

    “要让刘晓梅上位。”匹诺曹看完报告道。

    蓝茜表示怀疑:“刘晓梅这人不好掌握。”

    “我知道,刘晓梅上位是很多人不想看见的,先让刘晓梅上,然后再买进刘鹏,将刘晓梅拉下马,这样一来,刘子平只有刘鹏这个选择。我看了刘子平的体检报告,身体还是相当不错,一年时间这笔买卖就可以完成。”匹诺曹问:“蓝茜,有没有合适的人来办这件事?”

    “没有,a市我们没有专业的人,我会关注这边的。”

    “从欧洲调个人过来吧。拿下万联国际,a市就向我们打开了。”匹诺曹有些担忧:“我就担心护航公司这几个人,说不准突然会给我来一手。”吃了很多败仗,还没赢过,难免会失去一些信心。

    蓝茜道:“先生,你失去了信心。”

    “恩。”匹诺曹没有反驳道:“关注下他们的委托,我得打败他们一次,特别是聂左。”

    “好的。”这次蓝茜没有劝阻,因为她发现匹诺曹有些怕了聂左,只要对阵聂左就没赢过。迈过这个坎很重要,也是人重要的成长。顺风顺水的人生经受不起挫折,但如果人生充满了挫折那也不行。

    ……

    过年了,受罪了,劳累的奔波开始了。首先是和麦母的晚餐,聂左就不太愉快,麦母虽然不再墨迹,但是根本没当聂左存在。而且故意询问麦妍现在收入,还有聂左的收入情况。冷嘲热讽了几句。说什么,你这几块钱,以后你要负责孩子的教育,麦妍是你们家的经济支柱。不可能把心思放在孩子身上。

    初一中午去麦子轩家吃饭,麦妍不痛快,麦贺的母亲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什么麦妍现在公司是麦子轩的恩赐,亏损盈利要自己负责。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等等。

    吃完饭出来,聂左对麦妍道:“明年过年,让他们自己来找我们。”

    麦妍点头:“没错。”

    麦妍开始担心荷兰行,聂左家庭情况也不好。不过去了荷兰之后,麦妍惭愧了,聂左家庭情况不好,是因为聂左的问题,而不是因为聂左后妈的问题。不仅如此,聂左后妈对聂左相当不错。就聂左后妈说。她自己的孩子很幸福,完美三口之家等等,聂左童年生活过得不好,并且因此责怪聂父。并非什么客套话……所以聂左之前说,后妈不怎么待见他,纯粹是聂左主观看法,人家待见你,你不待见人家。不过,聂左不戴剑的原因是,聂左亲妈没去世之前。聂父和后妈就在一起了。

    来飞机场接聂左和麦妍是聂左的妹妹,阳光,可爱的小姑娘,今年二十岁。是学校篮球啦啦队成员,大方开朗。不时的看聂左,似乎对这位哥哥是充满了好奇。

    荷兰是相当不错一个国家,人比较友好,而且基本都会英文,如果你愿意。官方可以安排你免费学习荷兰语。聂左的妹妹叫聂诗,英文名叫尼娜。中文交流没问题,但是读写比较困难,聂父对此很不满意,给她下了要求,让她很不高兴,昨天还在吵架来着。不过对于今天聂左他们来,全程说中文,聂诗完全赞同,她对聂左一直很好奇,询问了好几次,但是聂父都不知道怎么说。

    很快,聂诗就对聂左有些了解了,聂诗遇见了同学,停车,和同学聊了一会,回到车上继续开车,聂左对聂诗道:“那个男孩不是好东西。”

    “为什么?”聂诗疑问。

    “他抽大麻。”

    “大麻是合法的。”

    “我知道,大麻合法是因为政府要将大麻和非法渠道隔离。”有专门的销售点,可以对成年人提供小剂量的大麻,可以在专门咖啡厅或者私人会所中吸食。聂左道:“这不是鼓励大家吸食,而是减少人们接触硬毒品,在欧盟中,荷兰硬毒品成瘾的人数比例是最低的。所以大麻不是好东西,大麻合法只是为了遏制硬毒品的官方一个手段。”

    聂诗惊讶:“哥哥,你竟然这么了解。”

    麦妍看见了聂诗崇拜的眼光,心中笑,这话要是你老爹和你说,你肯定要和你老爹顶几句。聂左回答:“我在欧洲生活十多年的。”

    “对哦,我都忘了。”聂诗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聂诗道:“荷兰治安还不错,但是最好不要去和黑人区,土人区和摩洛哥人区,特别是晚上,千万不要去。华人因为会携带大量现金,经常是坏人攻击对象。”

    麦妍道:“你哥没抢别人就很好了。”

    “啊?”聂诗看聂左:“哥哥,你会搏击吗?”

    “不会,就是力气大。”聂左回答,荷兰是个格斗王国,有尚武之风,有个叫彼得的职业高手,重腿攻击力达到了836公斤。问聂左打的过吗?难说,职业格斗家擂台争霸,场外搏击就要差一些。对阵这样高手怎么办?先跑,然后抄根棍子在拐角处,听声音,抡圆了一棍。职业选手没有对脚步声音判断,还有武器袭击的经验。如果在场上,肯定输,自己一周才练一次,人家一天练无数次。

    聂家在郊区,汽车要穿过鹿特丹,然后抛锚了。现在是荷兰时间晚上八点,聂诗一看附近,很紧张,道:“这里就是黑人区,别下车,我打电话叫拖车。”

    “小毛病。”聂左下车了,打开引擎盖。麦妍和无奈的聂诗下车,很快招惹了距离十二米左右一家便利店门口拍打游戏机的几个黑人注意。荷兰是个高福利高税收国家,养懒人的好地方。温饱思淫欲,吃饱了就会想的更多,比如弄点零花钱。

    聂左下车先看见他们,脱西装之前,从西装口袋掏出了一只钢笔扣在手心,你敢拿枪,就弄死你。聂诗很紧张,问:“你们身上有没有零钱,如果被抢劫,要把钱给他们,否则他们生气会伤害你。”

    麦妍轻抱聂诗安慰:“没事没事。”

    “有事。”聂诗看三个黑人摇晃身体走过来,已经接近聂左,快哭了。

    麦妍对埋头在引擎盖忙碌的聂左:“到你装的时候了。”

    “哦。”聂左抬头,靠近黑人还没有说话,聂左一扳手就将他抽倒在地。看了另外两个人一眼,没有携带武器,继续修车。两个黑人一愣,互相看一眼,俯身的聂左动了。

    先发制人,偷袭,这是非职业选手必修的两招,这两招能让你节约很多力气。两个脑袋互相一撞,三个人就算搞定了。聂左盖上引擎盖,聂诗忙发动汽车,走人。出了黑人区,聂左悠悠问:“万一他们三人是打算帮我们修车……”

    聂诗看了聂左好几秒,哭道:“哥,你怎么不问清楚就乱打人?”

    “喂,是你先带有歧视眼光看他们。”不抢劫你靠那么近干嘛?不是你撞的,你扶他干嘛?不是想讹人,你摔倒干嘛?

    到了聂家,聂父和其妻出门迎接,还没有客套,聂诗就叽里呱啦用英文说了刚才的事。说完,等两个家长给评判,聂左后母看聂父,聂父想了一会,问:“有监控吗?”

    “没有。”

    聂父略过此事,看向麦妍,麦妍识趣很有礼貌:“伯父好,阿姨好。”

    后妈连连点头:“好,好,里面坐。”聂左后妈有点知识分子味道,她是一名当地的律师。

    聂父摸摸聂诗头发,道:“没事。”

    “有事啊。”

    “诗诗啊,对你来说有事,对他来说没事。”聂父拍拍聂诗的后脑勺:“走吧,不要怠慢了客人……不对,是家人。”

    家宴开始了,晚上九点左右,聂诗大学同学特意送来礼物,还学了汉语的春节快乐,恭喜发财。聂左笑,小伙子没事献殷勤……聂父不太待见这位朋友,倒是小妈很理解,她是支持聂诗这个年纪恋爱的,就请这位叫pj的小伙子入座。

    入座后介绍认识,pj对麦妍是一阵恭维,介绍到聂左,pj显然是做了功课,正准备开始述说聂诗对自己说的,对哥哥的猜想时候,卡壳了,颇为惊讶看聂左:“你是十二号?聂左?”

    “是的。”黑白对抗在欧洲收视率相当高。

    pj惊喜,激动道:“你是我的偶像。”

    聂诗问:“什么十二号。”

    “你没看过吗?黑白对抗。”pj反问。

    聂诗看聂父:“我父亲说那节目太血腥、太阴暗,建议我不要观看。”

    pj反对:“不,那节目太好看了,十二号,你哥哥,是黑白对抗最强者。网络上很多人都要求你哥哥参加第二季黑白对抗。”

    “我这么有名气?”聂左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才可能打错人了。除了帮忙修车外,还有一个理由,接近明星啊。

    “哇。”聂诗看聂左,而后看聂父:“爸爸,我需要一个解释。”

    聂父道:“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看呢?女孩子家多学点女孩子家的东西。”

    “……”聂诗嘟嘴表达不满。

    pj拿手机问:“聂先生,可以和我合影吗?”

    聂左道:“当然可以,不过我仇家很多,如果他们想找我找不到,然后从你脸()书上发现我和你的合影……”

    “那算了。”pj干笑。(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