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最后通牒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最后通牒

    .shumilou.com.shumilou.co

    大家都有事,戴剑见时间来不及,聂左也有自己的事,于是就独自去了。下午四点五十五分到达xx国际金融论坛地下停车场,停好车后,上了一辆白色的汽车,果然有一个女人在车内等他,给了他一份资料,其中一份是安保图,列出了酒店、论坛等位置威廉姆斯身边人所处的位置。

    四点四十九分,一名枪手在论坛大厅外,距离发言人威廉姆斯三十五米的距离,开枪打死了威廉姆斯。枪手就在汽车内,摇下玻璃,射杀的威廉姆斯,而后从容开车前往地下停车场。

    五点五分,把资料拍照好的戴剑离开了白色汽车,回到了自己车上。开车离开停车场,刚出停车场,立刻被警车封堵,全副武装的武装巡警持枪拦截,如临大敌。

    现场监控拍摄,枪手枪击威廉姆斯时候,使用汽车是戴剑的汽车,并且露出戴剑的小半边脸。巡警在后备箱找到了一把步枪,抱头跪地的戴剑知道自己被黑了。

    威廉姆斯被一枪打中脑袋,一声不吭,当场毙命,没有任何抢救的价值。

    雷豹接手案件,发现了戴剑所说的白色汽车,这是一辆下午被盗的汽车,车上没有任何指纹,明显有被人清理过的痕迹。这是戴剑的第一根救命稻草。第二根救命稻草是戴剑身体和手上没有硝烟反应。但是第三根救命稻草给戴剑带来麻烦,他手机拍摄的资料,竟然是威廉姆斯的安保图,包括威廉姆斯做居住酒店内的,威廉姆斯会去的三个地方,其中一处就是金融论坛。

    当雷豹搜查威廉姆斯的私人物品,发现了dk标志的戒指,并且和普通戒指不同。还有奇迹一词的拉丁文,搜索发现,是九大天使之一犹大辛多的标志,犹大辛多被上帝赋予奇迹的能力。

    这水突然变得非常深,雷豹本人是相信戴剑的,戴剑和dk没有过节,但是这案件相当麻烦,证据充分,想翻案很难。雷豹就想问戴剑一个问题,你得罪谁了?

    这也是聂左想问的问题。但是聂左发现了一点,玉帝被诬陷案和戴剑案件有相似之处,聂左将此事告知了雷豹,雷豹调来档案,很同意聂左的看法。两家案子使用的手段基本雷同,只是两件案子性质完全不一样,一个案子是殴打,一个案子是谋杀。

    聂左说起昨天戴剑发现有窃听器,还被跟踪。雷豹猜测是对方使用硅皮面具,要多点多面的拍摄戴剑的照片,精心策划栽赃的案件。这点,又和玉帝案件是雷同的。

    聂左没有去看戴剑。而是和夏娃讨论,几乎可以肯定是匹诺曹作案,不仅杀死威廉姆斯,并且还栽赃到了戴剑头上。为什么呢?这猜测就比较多。比较符合事实是,戴剑卧底身份被曝光了,而匹诺曹接触过戴剑。发现戴剑的经历,恰巧发现戴剑是自己仇人,所以顺便将戴剑一起除掉。

    聂左对自己识人不明深深自责,和匹诺曹几次打交道后,聂左认为匹诺曹颇有君子风度。也属于能不动用武力,就不动用武力的人。现在看来,匹诺曹不仅是个混蛋,而且是个小人。

    ……

    忙碌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大家开始放开手边业务,尽可能的查找戴剑案的线索,为戴剑洗清不白之冤。按照戴剑描述,已经勾勒出他见面女子的面貌,聂左和魏岚上街寻访此女子,而秦雅则利用互联网寻找女子信息。同时还查询被盗车辆监控等等,企图找到一些突破口。他们做的事,也是警方在做的事,警方比其他们更紧张,只有刑侦一队为数不多几个人知道威廉姆斯的真实身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五点,对戴剑有利的证据出现,钱四海遭到了刺杀,同样是一辆车辆,摇下玻璃,对目标开枪。但是因为距离比较远,加之风大,子弹虽然打中,但是并没有命中要害,钱四海被送到医院紧急抢救,晚上七点医生宣布脱离危险。

    钱四海苏醒后,第一句话是:“安排私人飞机,我要离开a市,离开地球。”

    雷豹在一边,问:“你是dk成员。”

    “雷警官,救我,他们杀了威廉姆斯,还要杀我,我被他们盯上,过得了今天,过不了明天。”这是对生命的依恋造成的恐惧感,你逃过了今天,还有明天。黎明战士既然看上你,就会源源不断的对你进行刺杀。钱四海富可敌国,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dk身份做了很多生意。当需要他承担危险时候,他才开始后悔。

    他后悔,dk也后悔,黎明是他们制造出来清洗内部异己的工具,是一把快刀。而现在这把快刀失控了,甚至击杀了九大天使的犹大辛多。这个结果让dk高层震惊、震怒。不在于想杀犹大辛多的人很多,而是威廉姆斯是犹大辛多这个秘密是被谁泄露出去的,黎明是怎么知道的?如果黎明知道威廉姆斯是犹大辛多,那是否也知道剩余的八位天使身份呢?

    就在钱四海脱险后的一个小时,一个自称匹诺曹的人联系了威廉姆斯的私人秘书:“转告dk:我是匹诺曹,既然你们看不起我的最后通牒,我只能做点事情证明自己。三天时间,如果还有人想刺杀华布朗,或者在十年之内华布朗死于暗杀和刺杀,我会让你们dk灰灰湮灭。这是最后通牒,明天这时候我会打电话来,到时候请告知我你们的最终决定。”

    匹诺曹断开连线,他在一艘行驶在太平洋的游艇上,蓝茜在他身边陪伴。匹诺曹接过水,道谢,喝了一口道:“戴剑被捕了?”

    蓝茜叹口气:“先生,以后请不要做这种事。”

    “呵呵,警察才不会相信戴剑是黎明,这就是我不诬陷聂左的原因,因为聂左真的有点像黎明。”匹诺曹道:“dk是个庞然大物,和他开战,不是辉煌,就是灭亡。”

    蓝茜道:“dk不知道我们底牌,肯定会接受我们的条件。但是一定会暗中调查我们,除掉我们。”

    “所以,当dk不愿意接受最后通牒,还在为黎明提供华布朗信息,以方便黎明刺杀华布朗,就代表我们开战了。我父亲,我的祖父对dk没有任何好感,他们已经是金字塔的顶层,但是仍旧不满足。比如这次狙击南美某国货币,不是纯粹为了赚钱,而是他们在证明,他们拥有影响地球经济的能力。蓝茜,怕吗?”

    蓝茜摇头:“不怕,只是认为为了华布朗和dk开战,说明了先生你还不够成熟,内心深处也是渴望和最强大的组织开战。如同你找借口要打败聂左一样。”

    “呵呵。”匹诺曹笑了笑,并不反驳问:“你作为我的贴身智囊,是不是对这场战斗也有几分期待?”

    蓝茜想了好一会,点头:“是的。”

    “这是对阵强者时候,那种内心的恐惧、激动、期盼等等因素而造成的。我记得小时候上学,有个外号叫死神的高年级学生给我递纸条:放学后,男厕所见。我当时怕的要死,而我的父亲告诉我,既然你招惹了死神,不能逃避,就要去面对,如果你没做好招惹死神的后果,那你招惹死神就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比这更愚蠢的是,逃避自己的过错。”

    蓝茜好奇问:“那结果呢?”

    “结果我去了,死神很惊讶我敢应战,然后他逃了,说:我妈还在等我。”匹诺曹笑道:“现在想想,他真是一个很可爱的男孩。但是教会了我一个道理,你在恐惧敌人时候,敌人对你也是恐惧的。我们内心都有些害怕,dk毕竟是一个大组织,有几百年历史。但是dk也害怕我们,因为我们匹诺曹家族是从二战开始以来,最神秘的情报之王。”

    蓝茜点头:“是这样的先生。我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恩,聂左来了吗?”

    “刚上车。”蓝茜道:“先生,既然已经和dk开战,请不要再做这样的恶作剧。聂左已经导致我们几次失败,我不认为纯粹是偶然。平时先生可以和他玩玩,但是非常时期,希望先生能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了。”匹诺曹道:“犹大辛多一死,dk内部必然要开始寻找内奸,只有高级会员能直接接触到犹大辛多,让我们内线暂停收集情报活动。”

    “明白。”

    “可惜,我们不够重视dk,否则不会只有这个级别的木偶,我们也不会只知道犹大辛多一个人的身份。”

    蓝茜道:“九大天使,各司其职,犹大辛多是负责招募dk成员的人,他接触的人也是最多的。他的暴露未必会让dk怀疑是出了内鬼。只是因为他接触的人太多。所以我们的内线是安全的。先生,打击dk第一选择是黎明,目前黎明分裂成两派,请先生不要信任他们任何一伙人。”

    “当然。”在真正做事的时候,蓝茜和匹诺曹很合拍。(未完待续……)

    <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