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两百五十一章 脱逃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一章 脱逃

    下午冈本正雄的秘密就被挖掘了,正雄带了一位年龄十六岁左右姑娘到别墅,将其带到了杂物间,放下毛毯,翻云覆雨后,打开保险柜,拿了现金给那姑娘,姑娘收钱走人。

    这秘密毫无价值,是吗?不,聂左道:“信子是掌控**很强的女人,正雄怕她。”

    晚上八点,信子回家,带了外卖,未婚夫妻两人就坐下来吃东西,看电视,交谈很少。完全没有未婚夫妻那新鲜热乎。正雄看电视,信子回卧室上网,十点,信子休息,正雄到了十二点,去书房休息。

    右岛忍不住道:“他们根本不像夫妻。”

    “是的。”那为什么要住在一起呢?正雄如同高中生一般,信子如同妈妈一般,生活缺乏交流,互相不闻不问。信子确实相当能干,表情坚毅而又果敢,她是一名设计师,在和同事讨论作品时候,用的都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发现,倒是正雄八卦被挖出来。原来信子是正雄父亲为正雄物色的对象,正雄吃喝嫖赌都会,正雄父亲为了自己公司的未来,于是选择了一位强势的儿媳妇,如果正雄不答应结婚,那连一分钱都得不到。结婚之后,信子就会正式成为面包店的管理者。

    右岛是个很专心警察,不爱说话,专心看视频,没人也盯着看。而聂左没人就睡觉,外面晃荡。右岛认为聂左是个登徒子,因为昨天晚上,聂左放大卧室,从各个角度去观察信子睡姿。今天,右岛和聂左吵架了,理由是聂左要在卧室的浴室安装摄像头,这是**裸的想看**裸。右岛当然不同意,九尾对此也颇有疑虑,聂左只是说,看看又不会掉块肉。

    九尾没有同意聂左的提议。晚上七点左右,右岛发现聂左晚饭后去上厕所,竟然私自将一个摄像头移动到了浴室,这让他非常恼火。他发现时候。聂左正在欣赏浴室的信子,他一转头看别的地方,过了今晚,明天一定要和东京护航说清楚。

    右岛忍不住看聂左,只见聂左分外猥琐正在放大视频。左右移动似乎在抚摸一般,终于忍不住一拳打过去。聂左左手举起,打在手掌上,聂左道:“我搏击能力很强的。”放下手机,若有所思。

    右岛闹情绪了,拨打电话和自己上司沟通,没想到上司却告诉右岛,一切听从聂左的安排,理由是聂左不会**到跑到东京来看女人洗澡,既然看。那肯定有看的原因。

    一夜过去了,聂左闭目在车内休息,虽然是厢车,但是比宾馆大床那是差多了。这时候警方传来消息,太郎上了一辆黑色轿车,不清楚是被人劫持,还是太郎掌握了重要证据,正在前往交易点。

    这时候的信子也接到了电话,应该是母亲打给她的,告诉她太郎的事。信子挂了电话后就急急忙忙的拿上大手袋。开车离开。右岛正准备跟踪,道:“信子应该是前往中田家,那边有人,为避免被发现。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在中田家外围蹲守等待就可以。”

    聂左制止了他开车,不说话,继续看监控,别墅内已经没有人,聂左放大视频看了一会。闭目沉思昨天看见的视频细节,道:“她要跑,通知警方,设卡拦截信子,重点是机场、码头。走吧,先追上,一会再问为什么。”

    右岛立刻发动车辆,朝信子消失方向开去,本来两车距离就比较远,这会已经失去了信子的踪迹,聂左看地图,接通九尾电话:“信子要跑。”

    九尾问:“为什么要跑?”

    “我们惊动了她,我有些自作聪明,我发现不对时候,已经迟了。”聂左道:“信子是黑天鹅重要人物,我认为她的等级不会比他父亲低,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发现监控和窃听器?第一天,她认为只是护航公司入侵,第二天,在浴室发现监控器,她就知道不好了,自己的秘密难以掩盖,所以今天早上她利用太郎调开警方注意力,趁机逃跑。”

    “聂左,我需要解释。”

    “四部卫星电话,两部和普通电话有通讯,两部只和卫星电话通讯。信子有一部卫星电话。”

    “这不太可能,我们查过她的物品。”

    “体积不大,就撑在文胸的下部位置。”聂左道:“我前天晚上很奇怪,为什么信子穿着文胸睡觉,我当时只是认为藏有秘密,却没有想到她已经知道有摄像头和窃听器。”从健康角度说,穿戴文胸是不健康的,即使穿戴,时间也不应该太久。聂左怎么知道呢?呵呵……为了上垒,对这些事必须要有些了解。一个敬业的小偷要了解进行流行包包的款式,一个敬业的坏蛋必须对垒包有足够的了解。

    聂左继续道:“所以第二天我看她洗澡,没有发现卫星电话,但是却看见了胸部因为长时间硬物挤压而造成的痕迹。她发现浴室有监控后,也感觉到非常不妥,所以昨晚就定下了逃跑计划。我现在还没弄清楚中田中毒,解毒剂和她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认为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信子是黑天鹅重要首脑。第二个可能,硬物就是信子藏匿的证据。不管哪个可能,如果我们不尽快找到信子,恐怕以后都见不到了。我偏向第一个可能,因为她将和母亲合影的有纪念价值的像框拿走了。”第一个可能是跑了,第二个可能是挂了。

    九尾道:“已经定位了信子的手机。”

    右岛听了聂左和九尾的对话,立刻和上司联系,上司开始安排巡警在本町寻找信子的车辆。在警方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右岛开车到了一家日本料理店门口。聂左下车,左右看看,走到料理店垃圾桶边,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

    技术人员和聂左联系,道:“信子汽车有远程技术服务,我正在定位汽车位置。”

    聂左不置可否,将地图放在汽车引擎盖上,问:“我们现在在哪个位置?”

    右岛指地图:“这里。”

    “这是地铁吗?”

    “对。”

    聂左对技术人员道:“调距离我三个街区的地铁监控,计算速度,应该是二十分钟前到十分钟前,这段时间信子会进入地铁站。她肯定会进行一定程度伪装,注意戴口罩,墨镜,长发遮挡脸部的人。”

    “是。”技术人员开始忙碌,聂左要了两份吃的,右岛非常主动买单,对误会聂左非常抱歉,聂左没把这事放心上。两人就原地等待,三分钟后,技术人员回话道:“聂左,有电脑骇客正在和我抢夺这个地铁站的监控权,我已经阻止他格式化录像,但是要打败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同时,巡警联系,在地铁站附近已经找到了信子的车辆,车上空无一人。

    聂左轻叹口气,信子跑了,随便一个地铁站下去,然后乘车离开。集团性的犯罪团伙很容易搞定这些小事,自己太大意了,但是严格来说不能怪自己,谁能想到信子有背景?话说回来,还是自己有错,既然怀疑文胸有秘密,就应该想到这个可能。

    这女人很凶狠,竟然用老爹做试金石。一旦老爹被捕,或者有危险,她就知道黑天鹅有巨大麻烦。看来她老爹只是个传话筒。但是可以肯定,她是重要首脑,但不是唯一首脑,因为下毒和解毒本身存在巨大矛盾,应该是内部出了问题。或者说,黑天鹅的核心成员都不知道信子其实是黑天鹅的重要成员?

    为什么和正雄结婚?是要一个好的隐藏身份,还是有别的原因呢?

    警方消息:“太郎被人枪杀。”

    意料之中,当信子知道太郎果然拿了证据要出卖自己父亲时候,肯定动了杀机。马勒戈壁,原来在日本本土,黑天鹅不单纯是一个商业犯罪组织,更像是一个犯罪团伙。

    ……

    聂左和九尾在东京湾附近一家酒店内,九尾坚持付账单,为聂左租了一间面海的客房,两人坐在小阳台上,打着太阳伞,欣赏海景。信子杳无音讯,通过一天的搜查,日本国际刑警得到消息,长相酷似信子的一名女子在越南河内的机场出现,越南警方已经全境搜捕信子。

    两人看着海景,各自想事。为什么企业家多数是男性,这说明女性不行吗?聂左不这么认为,年轻时候,结婚之前,女性在工作上取得的成就一般都是高于男性的。很多人认为是男性成家立业后有责任感所导致,聂左认为是女性因结婚怀孕,或者家庭建设,依赖性格原因,离开了自己的工作或者是在工作上做出了不小的牺牲,导致中年女性成就不如中年男性。

    九尾、赵牧君和麦妍,三位年轻女性是聂左见过最出色的女性,区别也很大,赵牧君杀戮果断,麦妍工作时候比较强势,九尾相反,工作和平时一样很温柔。据说她从不批评员工,员工没有完成工作,她也没有不高兴。当然了,一次两次不生气,第三次她还是不生气,直接请你离开她的公司。她不会做思想工作,不会责骂人……(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