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借物遁形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借物遁形

    刘霜霜和小赵通话三个小时后,聂左给她电话了,聂左知道了雷豹冒充他打电话,也不点破。聂左是来告诉刘霜霜,他很懦弱,他很怕死,这一行太危险,还说自己失去了三个同伴,他们死的一点都不壮烈,同伴的家人忍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甚至有一位缺乏生计的同伙妻子,为了养活孩子,成了一名站街女,可是最后她的孩子被仇家折磨而死。损的聂左都想给自己一个大耳光。刘霜霜很失落,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她非常失望的挂了电话,大哭一场。

    可怜的妹子,被雷豹耍来,又被自己耍去。聂左将刘霜霜事情放在一边,戴上耳麦,他在a建总裁别墅附近。这位总裁对老婆很好,每天下班回家,都会带一束鲜花,而窃听器也喜欢这一点,和鲜花一起送到家中,第二天没电的窃听器就会在垃圾桶里被回收。方便是方便,但是也让金镶玉有了暴露的风险。人顺风顺水久了,很容易在一点小细节上栽跟头。这不是哪位名人说的,但不妨碍这句话充满着人生哲理。

    第一步行动很到位,聂左轻松锁定了回收窃听器的人,并且得到了其临时住的酒店和个人资料。但是第二步呢?聂左犹豫了,自己不会去绑架抓捕他,因为这是犯法的,最好办法就是通知商业犯罪调查局。不过聂左又信不过商业犯罪调查局,万一他们一着急。抓了几个小喽喽怎么办?同时,聂左还希望能和金镶玉对话,虽然和曹凯接触时间不长,但是聂左对曹凯颇有些好感,这半年来,曹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聂左汽车从酒店门口开过,接到了戴剑电话。戴剑道:“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华海公司为一个部族首脑儿子走私了价值五千万美元的文物。首脑儿子投桃报李,保证他们施工人员和项目的安全,同时提供给诸多便利,并且虚设工程,比如建一所学校。首脑儿子直接验收了一所不存在的学校。首脑儿子颇有影响力,和华海公司基建地点几个部族都打过招呼。华海公司额外盈利不是抽成,而是假工程。华海公司解散前十天,首脑儿子和两个部族联合,开始强化自己武装,向军阀方向发展,也许华海公司感觉不对或者看出苗头,就解散了公司。两年之后。这三个部族有一批人成立了一个圣战组织,成为一个恐怖组织。”

    聂左回答:“这是华海公司的致命伤,我推断华海公司可能已经销毁了这方面证据。金镶玉故意挑起a建和一建的纷争,是希望收集到口头证据。口头证据虽然不能定案,但是能成为反恐部门调查的理由。”多数国家的反恐部门为第一部门。拥有第一调查特权。

    “为什么这么说?”

    “我发现a建的办公室,家中。汽车,会议室等都有窃听器。我通过这点。已经锁定了一名疑似金镶玉的成员。”

    “也许这一切都是假象呢?”戴剑道:“我认为有证据,而且证据在a建董事长的手上,理由很简单。华海公司是a建一建等五家公司联合开办的,谁都跑不掉,这份证据可以说是筹码。你想想,a建数据被篡改,面临巨大的损失,而一切证据都指向一建这位竞争者。能不能大胆猜想这些数据篡改,就是金镶玉雇佣商业间谍所为,为的是掀起两家公司的矛盾。”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聂左道:“一建这一手把a建逼急了,a建总裁有可能会用华海公司威胁一建。a建总裁持有的是干股,对他个人来说,如果不能让市政府满意,他有可能丢掉总裁位置。”干股意思是,只有分红,并没有实际持有股份。很多企业都这么做,聘请的ceo可以享受分红,但是不持有股票。如果总裁被解雇,他可以说一无所有。所以有可能拿出证据来拼一拼。

    这么推断很符合金镶玉的作风,布置一个大局,迷乱所有人,悄悄出现在大家不注意的角落,得手走人。

    聂左问:“喂,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虽然有道理,但是感觉戴剑碾压了自己智商。

    戴剑一笑:“聂左,我的智商一向比你高,你难道一直不知道?我马上回去,挂了。”事实是,戴剑和那位被捕的首脑儿子见面了,他的下属现在是反恐办公室负责人,开了个绿灯。当时a建总裁和首脑儿子说,自己就是个高级打工仔,帮助首脑儿子,其实也是帮助自己。果然,他顺利的掌握了证据。

    ……

    事态基本明朗了,虽然这条线可能也是坑,但是这坑是最好的坑,找不到其他坑了。戴剑回来,聂左开始将自己计划说了一遍,魏岚和戴剑同意,虽然戴剑很不高兴这计划不错。

    计划第一步,对a建总裁开始窃听,两伙人对一个人进行窃听,不到半天,对方立刻发现有外人参与到自己单子中来。他们经过埋伏,发现是一名女性,三十岁左右的女性。对此人进行调查发现,此人是黑天鹅的人。

    很快,有人和女性接头,给了一个号码,这位女性就将号码转交给了聂左。远东矿业被黑天鹅袭击之后,戴剑找场子,找到了魏岚的直属上司,那位副手。副手也是外围人员,戴剑偷了赵昂的证件找上了她,可以不逮捕她,但是需要她帮忙钓鱼。这女人不知道戴剑掌握了什么情报,点头答应。通过她,聂左他们就变成黑天鹅。

    和聂左通电话的人,声音无法辨认,同样聂左声音对方也无法辨认。对方单刀直入:“我要求你们撤离这委托,你们手法太粗劣,很轻易会被识破。”

    聂左悠悠问:“我不认为我的手法粗略。”

    “是吗?既然这样为什么是我的人发现你的人存在,而不是你的人发现我的人存在?日本樱花学院我是久仰大名,但是两个和尚没水喝,不如你说明你的目的,也许我们可以帮你。”

    聂左道:“为什么你们不能说明目的,我来帮助你们呢?”

    金镶玉抓狂,本来一切都在计划中,就等着a建总裁用华海公司的证据来威胁一建,逼迫一建收手。万联国际委托单时候,金镶玉曾经和黑天鹅合作过,准确来说是坑了黑天鹅。这次黑天鹅虽然未必知道自己身份,但是商业间谍既然撞在一起,麻烦就出来了,因为谁也不会让步。

    金镶玉自认为黑天鹅不是冲着自己要的东西来的,但是如果继续各干各的,一个可能会惊动a建总裁或者被警方发现,一个可能是黑天鹅知道了华海公司的秘密。第一个可能还好,第二个可能,会让双方杀红眼。这份证据随便可以兑换到一个亿的资产。

    商业间谍之间撞车,又是最难谈判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南美贩毒集团这样发生撞车,能商量就商量,不能商量就火拼,谁赢了谁说话,在他们看来,蓄养的武装就是为这种事而生的,如同派遣两只足球队比赛一般。但是商业间谍很少人使用武力,如果级别相差比较大,可以不顾虑对方影响。但是金镶玉是知道黑天鹅,虽然比自己这团队要差得多,但是也算是二流的团队,加之在a市行动,他们占有很大优势。

    商业间谍撞车是如何解决呢?没有潜规则,也没有规矩,没有可借鉴的成功例子。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双方会进行短暂的合作,各取所需,就算是机密也可以复制成两份。还有一种情况各做各的,谁赢是谁的。不过由于商业间谍缺少道德约束,所以第二种情况中,经常发生输的一方将赢的一方拉下水的情况。

    江湖险恶,害人之心大家有,所以防人之心不能没。

    金镶玉道:“如果是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

    聂左疑问:“你这么认为?”

    金镶玉头脑开动,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么听起来,似乎对方目的和自己并不一致,窃听a建总裁只是他们一个手段,并非是不可或缺的手段。而自己不一样,虽然大部分窃听是无用功,但是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目的。

    金镶玉道:“我基本可以确定,你我之间目的是不一致的,你可以告诉我你要什么,我会帮助你,甚至可能我就有你们所需要的。”

    聂左沉思一会,将手机放在一边,拉开点距离,按动另外一部手机按钮,似乎在发信息,而后和金镶玉说话,拖延时间问:“你怎么能基本确定?”

    “因为我能从你的言语中读出你的倾向。”倾向是一种心理暗示,比如说话时候,你们和你,当你不注意掩饰知道对方是团伙时候,在和对方联系时候,会用你们这词,而不是用你这个字。

    “这么厉害?不知道怎么称呼?”

    “……”金镶玉道:“无可奉告。”

    “哈哈,这不太好,你知道我们是黑天鹅,我们却不知道你们是谁。”

    金镶玉沉默许久:“蝮蛇。”

    “蝮蛇?曹凯?曾经担任万联国际内勤部的经理的蝮蛇?”聂左惊疑:“曹凯不是早就金盆洗手了吗?”

    </p>[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