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圈内故事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圈内故事

    麦子轩默默点点头:“你们说的有道理,这点我不如你们。我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自己的妻子,包括你母亲。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我对她不了解。现在想起来,当时她要的只是一个承诺和保证,而我却认为君子坦荡荡,结果造成了夫妻之间不信任,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我对现在妻子也不了解,很多年后才知道她嫉妒、自私,甚至可以说恶毒。”那是麦贺七岁时候事,麦研奶奶当时生病,麦子轩想把她们一起接来,这时候麦贺母亲就和麦子轩摊牌,如果把麦研接来,她就和麦研同归于尽。麦贺母亲相当了解麦子轩,一旦麦研奶奶和麦研一起入住,麦子轩一切都会听麦研奶奶的。直到麦研奶奶过世,麦贺母亲才真正放心。

    麦子轩虽然有过很多女人,但是感情是失败的。不过他不会如同麦母一般,将自己偏激的思想灌输给麦研,他懂得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聂左说的话说服了他,而且未来生活是未知的,你不能保证聂左会死去或者是变心。但即使不是聂左,其他人可能也会死去或者变心。就现在来看,聂左是很合适的女婿人选。

    麦子轩道:“好吧,我收回两个条件,你们要结婚的话,我可以提供一套别墅。”

    “不需要,我们可以自己赚钱。”麦研回答:“我知道我现在公司是你做后台,但是我也说了,我会自负盈亏,而且我保证,我做的要比远洋集团其他码头做的要好。”

    聂左解释道:“麦研意思是,你找对了合作伙伴,她不仅不需要你的金钱。而且长远对远洋集团来说,肯定是一项非常合算的买卖。”

    麦研朝聂左一笑,对,是这意思,爱死这个臭男人了。

    麦子轩难得笑了,道:“我很高兴你们能这样想。不过不管麦研你认不认我这爸爸,聂左你肯定得认。”

    “是。”这句话没错。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聊聊a建的事。”

    麦研纠正:“这是……行吧,随便吧。”她本来要说,这本就是麦子轩答应,现在说的好像聂左欠麦子轩人情一样。后来一想,既然麦子轩这么说,将聂左当自己人看。自己何必还要破坏呢?何必要计较那么多呢?

    圈内一些聊天,传闻,再加上麦子轩个人推测。

    伊战结束后,当地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a建和一建同时也看见了商机。他们以a建为头,联合a市本地三家建筑公司,成立了a建集团华海建设有限公司。虽然伊战结束,但是因为当地风俗、宗教还有复杂的政治环境。让很多参与基础建设的公司都举步维艰。最难的三块,一是部族。二是军阀,三是恐怖分子。重点是部族,因为军阀和恐怖分子都不会去得罪当地有势力的部族,得罪一个部族有时候等同是向万人武装宣战。

    全球很多建筑公司参与招标。华海公司得到了三个项目建设权,和别的建筑公司不同,华海公司初期比较艰难,后来非常顺利,提前半年交付工程,伊政府验收,非常满意,因此华海公司再接了几张大单。

    麦子轩道:“伊政府成立,很大程度制约了部族的权利,这些部族更希望自己势力区域内能完全自治,所以对政府派遣的建筑公司怀有敌意。他们暗中鼓励军阀或者恐怖分子对基建和油井进行袭击,以增加自己和政府的谈判筹码。因为在这区域内,只有他们能保证稳定。所以除了大城市外,其他建筑公司工程进度艰难。”

    聂左道:“只有华海公司非常顺利。”

    “是的。”麦子轩道:“不用什么推测和猜想,就可以知道华海公司和部族肯定有达成某种协议。伊政府也对此派人调查过华海公司,华海公司的人暗中对政府说明,他们对部族的首领和长老进行了行贿,他们将他们后代送到国外留学等手段,赢得首脑对他们的支持。行贿虽然不光彩,但是伊政府并不反对,他们鼓励建筑商用和平手段解决自己的困难。”

    但是,在一次闲聊中,一位a建董事对麦子轩说,华海公司老总很能干,业绩做的比预算还好的多。反过来意思是,不仅没有行贿的支出,而且比正常预算成本要低的多。那就是除了工程赚钱,还有赚钱渠道。麦子轩也没有在意,还以为华海公司搞豆腐渣工程。而另外一位董事和麦子轩说,伊政府派人验收了工程,对质量非常满意,因此华海公司上还bbc新闻。

    原来华海公司的老总,现在已经是a建现任ceo,并且享受董事会高额的干股分红。他这三十年的生涯可以说一部励志剧,从底层做到包工头,而后成为中级管理层,一步步把握机会,终于成为a建的总裁,亿万富翁。

    麦子轩悠悠道:“至于其中有什么猫腻,我不方便问,也不好问,这就是我知道的关于a建最大的秘密。”

    聂左问:“华海公司如今?”

    麦子轩道:“伊单子结束后,公司就解散了。”

    “为什么?”麦研比聂左更有商业头脑:“既然上过bbc的新闻,应该算打响了品牌,为什么不主营对外业务存在呢?a建和一建在海外有很多工程,为什么要解散华海公司呢?”

    麦子轩摇头:“我不知道,也许解开华海公司和部族之间关系,就能解开华海公司解散的谜团。另外有一点,a建这位总裁,和一建的关系相当不错。就今天来看,双方突然互相将对方的商业间谍抓出,这很不寻常。”

    两个国家关系好,也会互相派遣间谍,当间谍被发现时候,一般是采取交换的方式,赎回自己的间谍,间谍存在不会影响两国的关系。但如果抓住间谍大肆宣传,压迫对方,这就会造成两国外交处于低迷。

    麦子轩道:“除非有第三者捣乱,将不能见光的事捅出来。”

    聂左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赵昂告诉聂左,商业犯罪调查局已经密切关注a建和一建,不仅是两家建筑公司的的保卫处接到了匿名邮件,他们也接到了匿名邮件。就算两家建筑公司不控制王某和林某,他们也会将两人拘捕调查。

    没错,是金镶玉故意掀起这波风浪。重点就是华海公司解散之谜了。聂左又想起了金镶玉对万联国际的作案手法,目的是万联国际的九处港口。那这次作案,目的是不是为了a建或者一建的海外工程呢?如果是这样,感觉金镶玉似乎是为一个团伙服务的,难道金镶玉是为dk服务的?

    推测,都是推测,首先要确定华海公司解散之谜,要知道这个谜团,用合法手段可能无法得知,除非是逮住金镶玉的成员,探听出原因。考虑考虑,自己和麦研相亲相爱,为了护航公司,实在不值得冒坐牢危险潜入a建公司盗取资料。聂左并不以违法或者不违反作为自己做和不做的标准,但是也会算清楚后果,值得不值得去做。如果一个小偷做坏事之前,连后果都没有心理预期,那只能说他是个笨贼,而不是小偷。看电视里,做坏事被人抓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只能说他被抓是有一定的必然性。

    这次三人会谈,受益匪浅的当属聂左,并非是麦子轩告诉了华海公司的事,重要的是让聂左亲身感受,用眼睛看的东西未必是真的这句名言。昨晚即使自己和张芸上床,麦子轩也不会认为自己不合格,反而因为不上床,让他有些担忧。听起来很无厘头,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在麦子轩认识中,男人有自制力,同时也不能保证面对诱惑时候能百分百抗拒,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和感情无关,生理的冲动会战胜感情的理智。是对是错?不知道,因为没有专家证实,只是麦子轩自己的看法而已,再说专家说的话你也要敢信啊。

    另外一个收获是,告诉聂左不要小看成功人士,也许他们成功并不光彩。但是如果依靠不光彩就能成功,那穷人就非常少了。有能力的人不一定会成功,但会成功的人都是有能力的人。

    ……

    聂左家中,红酒蜡烛都上了,聂左看着麦研,麦研道:“你有话要说。”她太了解聂左了。

    “我考虑很久说还是不说,本不应该说,但我问了一个人,他说,如果你认为她值得信任,并且她在出卖你之后,你心甘情愿承担所有的后果,你可以告诉她。”这是威廉和聂左说的,也是聂左提出自己困惑之后,曙光成员们一同问的问题。

    曙光已经不是黎明,虽然仍旧不能公开面世,但是他们也不想再做连自己妻子和孩子都要欺骗的人。面对身边人,他们要编织一个又一个谎言,甚至因为无法说明真相,导致妻离子散。但是,这种模式从来没有人试过,因为在黎明联盟看来,生存意义大于任何意义。

    麦研立刻紧张起来:“我在听。”(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