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捞本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捞本

    王某也好,林某也好,就是普通意义上的商业信息收集者。从法律来说,他们难以定罪。简单来说,就是两家建筑公司在对方内部安插自己的人手,这种情况在现代商业竞争中是屡见不鲜,中层和中低管理层比较容易进入,同时也能接触到很多信息,高层相对来说就比较稀少。

    聂左指下电脑,道:“一建和a建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

    有些故事和事实只会流传在圈子中,戴剑不了解商场,但是对政治颇为了解。作为反恐人员,他经常要和一些政客打交道。以民主党和共和党来说,民主党a和b关系恶劣,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a和b有各自支持自己的公民,在公民们看来,a和b在政策上是正反对立的,只有圈子内的人知道,a和b是老朋友,两人故意撕逼,为的是将此州的选票留给民主党。还有深一点的政治妥协,政治互利等等,已经到了戴剑看不懂的层次了,戴剑一直以为共和党和民主党是死对头,但有时候是,有时候却不是,什么时候是呢?戴剑也不懂。戴剑上司告诉戴剑,这就叫政治,你如果看懂了,那就不是政治。

    戴剑疑问:“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对手是金镶玉,他不会吃饱撑着,花钱花精力只为两家公司撕破脸。”

    戴剑提示:“金镶玉的手段是诈骗……”

    聂左摇头:“不仅是诈骗,还会敲诈。诈骗是战术,敲诈是战略。我怀疑金镶玉又在找什么可以要挟a建或者一建的资料。我认为金镶玉要达到什么目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的资料是什么。”

    戴剑想了一会,基本认同聂左思路,道:“你是不是可以找麦子轩了解一下。怎么说你是他准女婿。”

    “呵呵,这人……现在难以下结论。”聂左道:“我目前不能信任他,也不想依靠他。一建和a建还有什么友好企业吗?”

    戴剑查询电脑,不满道:“为什么是你发号施令,我做苦力?”

    聂左悠悠拿出一枚硬币:“来,少年。猜下是哪一年的。”

    “……”不想理这坏人,戴剑查找一会道:“刘少冲,刘少冲是传媒和娱乐业大王,拥有a市第一电视台90%的股权,和a建的几位董事是高尔夫球俱乐部的会员。”

    聂左摇头:“刘少冲我根本不认识。”

    戴剑继续找,找了两个小时,找到一些和a建或者一建董事、总裁有私交的人。但是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非富即贵,都不是聂左他们所能轻易接触到的。唯一一个就是赵牧君,可惜赵牧君是搞金融的,和实业没有什么来往。而且本人不喜交际。林少倒是够档次,可惜是东城的,就算凑热闹,没有三年五载也打不进一个圈子。

    什么叫圈子?某老总资金链断裂。需要现金,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从银行贷款,圈子内的人,你两亿,我三亿的给你凑上了(非全部扯淡。国内富豪俱乐部有这种事)。能到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不会是孤单的一个人,否则他到不了顶端。聂左对圈子颇为了解,因为dk就是一个圈子,只不过这圈子的人多是邪恶的,也是dk处于地下的原因。

    戴剑最后道:“麦子轩和刘少冲的私交不错,他们是在这个圈子的。”

    聂左道:“没了麦子轩,我们就办不了事吗?”

    “刘子平?”戴剑道:“刘子平和麦子轩私交很铁,刘子平可以说是a市商人之首,他不需要什么圈子,他就是圈子。”

    “听起来你在骂人。”聂左道:“你去忙吧,我再想想。”

    戴剑正要表达不满,看见了聂左手上硬币,悻悻走了,他怀疑聂左利用魏岚出千,可是魏岚否认了,戴剑作为一个讲究证据的人,还真不能断定聂左是怎么知道自己手上硬币的年号。问聂左,聂左肯定不会告诉他,憋死戴剑是喜闻乐见的事。

    戴剑离开,偌大公司就聂左一个人,脚一翘,闭目养神,没人带入圈,人到用时方恨少。不知不觉,聂左睡着了,迷糊中听见了开门声音,聂左睁眼一看,麦研来了。聂左迎接上去,两人没开口,拥吻一起,然后聂左就脱麦研衣服。麦研忙推开聂左,脸红彤彤:“要死啊,在你公司里?”

    聂左一笑,捏下麦研脸蛋,拉了椅子让麦研坐下,去拿水问:“今天这么早?”

    “这不是你一直没回答问题吗?”

    “什么问题?”

    “麦子轩的问题,他说想请你吃个饭,说是澄清一些误会。”

    聂左捏额头,道:“宝贝啊,你还没问我昨天为什么和张芸会在一个宾馆房间里。”

    “对啊。”麦研惊醒:“为什么?”事情知道,原因不知道。

    聂左大概说了,自己工作上有些事要请教麦子轩,麦子轩让自己和秘书联系,秘书订了房间。这一切让聂左当成了一场阴谋。麦研生气了,拿出电话道:“这饭一定要吃。”

    聂左纳闷:“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还生气。”

    麦研把电话放在耳边道:“你牺牲了**,竟然没有拿到资料,这叫违约,既然你已经被人吃了豆腐,总要捞点本回来。”

    聂左从背后抱住麦研:“你说这话时候真霸气,好喜欢。”

    麦研头后靠在聂左肩膀,打电话:“我男朋友让你女秘书吃了豆腐,要的东西也没拿到,这帐怎么算?你在外面玩女人,不是也得留个三瓜两子的吗?晚上八点……好。”麦研挂电话,笑嘻嘻看聂左。

    聂左道:“女人,我很想去你公司实习一天,体验下你是怎么上班的。”

    “现在就可以。”麦研坐在聂左办公室椅子上,看了看面前的聂左,道:“小聂,这个月你们部门业绩很差。”

    聂左挺胸:“麦总,主要是东南亚危机和美国次贷危机……”

    麦研举下手指,示意聂左闭嘴,道:“我之前问了你们副经理,你们副经理没有提什么危机,而是说自己做的不够好。我觉得你的工作压力太大,这样,今天开始,你先休假一个月。”

    聂左问:“为什么?”

    “笨蛋,我的意思很明白,这个月就看副经理领导本部门做的怎么样。”麦研道:“作为领导,下属一团和气不行,下属互相拆台也不行,最好办法是他们争着求宠,得到老板肯定的办法只有一个,拿出业绩出来。当然,我不会用副经理和经理争,我会开设两个以上的竞争部门,从业绩奖金中抽出一小部分设立一份总奖金,是给哪个部门,就看哪个部门的业绩。”

    “那员工会不会暗中落井下石,互相攻击呢?”

    “会,这就要看公司制度是否健全了,良好的公司制度可以保持良性的竞争,向外扩张业务。否则会造成内部恶性竞争,互相争夺已有的业务。”

    “原来如此。”聂左走到门边,将办公室门反锁,然后按下遥控器,放下帘子:“麦总,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脱?”

    麦研轻咬嘴唇,撒娇道:“小聂,人家还要考虑一下嘛。”

    ……

    晚八点,麦子轩看面前两个年轻人,道:“麦研,在你责怪我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聂左,你是怎么扛过那药力的?”

    聂左回答:“我跟随我爸爸去了欧洲,后我爸爸再成家去了荷兰,将我留在他英国朋友那,他就成了我的教官。我们有一项训练就是对抗迷幻药,而且昨天晚上的药一进口我就发现了,心理上有准备。”

    麦子轩点点头:“这丫头有时候很精明,有时候有点傻,我第一见你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倒是希望昨天你会留在宾馆,我这个做父亲对女婿要求不高,普通人,对我女儿好就行。我麦子轩已经很有钱了,我还需要那么优秀的女婿干嘛?优秀的人为什么优秀?其中有一条不可或缺的,那就是勤奋。有得必然有失,儿童勤奋读书,成绩好,但是童年不快乐,企业家勤奋,生意好,但是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你有一百亿和十亿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花不完。所以我为什么要一个优秀的女婿?”

    麦研道:“你意思是说,昨天他留在宾馆,那才是好女婿?”

    麦子轩不回答麦研的话,道:“聂左,我就两个要求。”

    “恩?”

    “你们现在恋爱我不管,如果要结婚,你必须将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麦研,让她自己选择。”麦子轩道:“第二个要求,你们两年后才能结婚。”

    麦研看聂左:“什么秘密?”

    麦子轩道:“你的生理年龄已经很大超过你的真实年龄,这类人总是有一个痛苦的人生经历。这种经历有时候会让人变得极端,我建议你们先同居,互相加深了解。新闻就不说了,很多人结婚多年后才发现自己配偶有暴力倾向,激情迟早会消散,生活趋于理性,你们才能互相看清对方。”

    聂左摇头:“伯父,这点可能是你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已经非常了解,麦研不了解只是我的经历,而并非我这人,我的经历并不重要,重要是我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人。麦研足够了解我这个人。”

    麦研夫唱妻和道:“我已经对操作系统非常熟悉,我不需要知道操作系统是怎么来的。”(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