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雨夜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雨夜

    不是麦研难以拒绝,是没有理由拒绝。新···.你因为不喜欢他,你不做,结果和聂左拼命在打工第一线,这是自虐。如果麦子轩直接给钱,你可以说侮辱了你的人格,而现在人家是给你机会,一起做生意。聂左就算了,从来没想自己开公司,麦妍则不是,在万联国际上班的第一年,她的目标就是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麦妍道:“麦子轩还说,没有生意能包赚的,能不能赚钱靠我自己,他不会对我提供帮助。我就说,你不提供帮助,难道我就不行吗?”

    聂左点头道:“在人家三言两语之下,你顺着台阶,被激将般的答应了。”

    “讨厌了,干嘛说出来。”麦妍脸红了,抓了聂左手臂咬一口就趴在手臂上含住,好久才缓过来,道:“聂左,其实我一直打算自己开公司,但是我们两人赚钱都不容易,一旦亏损,我们十年之内别想买房子了,到时候我们压力会很大。麦子轩说,如果愿意,他有个朋友有四十年的码头工作管理经验,想投资20万入股我那不存在的公司,同时协助我管理。不过时间有些紧张,如果我想做,三天之内就要给人家答复,并且开始着手成立公司。”

    聂左道:“我们账户有五十万,我想办法再弄三十万……”

    “不用,那个……麦子轩说,可以按照商业贷款的利率借给我三十万,半年后开始分期付清本息,两年内必须还清。”麦妍道:“我知道他是在帮我,聂左,我并不想占他什么便宜,我希望有个台阶,站上一定高度……我希望我们生活能宽裕一些,不要被房贷压的喘不过气来。”

    聂左点头:“我支持你。”

    “可是……”麦妍知道一个道理,做老板时间虽然看似比较自由,但是每时每刻都在操心公司的事。特别是这样管理人的一个公司,事情就更多了,要和各方面打交道。不过再想想,聂左当时在新阳镇当水果店伙计时候。两人也是好好的。麦妍不再说什么:“那我可就把我们账户的钱全部提走了?”

    聂左点头,这不是钱的问题,麦妍也许遗传了麦子轩的基因,在聂左面前是个小女人,但工作中还是比较强势的。诸如聂左去万联国际应聘,和黄玉他们一起吃饭,饭桌上麦研压服了黄玉,气势上让黄玉改变初衷。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聂左目前完全无力负担高昂的房价,虽然收入一天天的增加,但是始终无法满足房价的上涨。在护航上班后,每月收入还不错,有两万到四万左右,但是只是看似不错。距离房子梦想还非常遥远。聂左有资本不走寻常路,他可以发横财,非正义的事总是比较容易来钱,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条路。

    麦妍一旦下了决定,就立刻要辞职,开始筹备自己的公司,麦妍和聂左说,刘坤已经知道,打电话告诉她,工作可以先辞。但宿舍先住着,不着急退。

    各自有开车,晚餐结束后,麦妍和聂左吻别。先回宿舍,她要马上开始准备工作。聂左去了牧君公司,公司还在开会,高层会议。秘书请聂左到赵牧君专用饭厅,那个阳台暂时等候。

    大约十分钟后,雨开始下了起来。雨点打在太阳伞上,人靠在椅子中,手上拿一杯热咖啡,非常的舒服。这时候聂左没去想赵牧君要告诉自己什么,没去想麦妍要开新公司对两人生活发生的冲击,而是想到了黎明。

    退休已经有些日子了,丝毫不知黎明那边的动静,聂左的退休是以退为进,表明自己态度,如果黎明没有再和自己联系,那代表元老会铁心要使黎明成为保守派,如果有人和自己联系,那说明革新派有了生存的空间。元老会这阶层属于政治层面的商讨,黎明战士是不过问的。同时,战士的行动也不受元老会的挟制。

    想念到此,拨通了自己老头子电话,老头子接电话:“结婚?”

    “事情怎么样了?”

    “不能说。”

    “……”聂左不说话。

    好久后,老头子道:“康纳遇刺后,包括你在内一共四十二名战士向老爹提出辞职,老爹正在想元老会施压,要求在一个月内必须给出解决方案,否则他将解散元老会,重组元老会。就目前情况来看,黎明可能会分裂。”

    “分裂?”聂左反问。

    “支持革新派的一共有四名元老,支持保守派一共有七人,还有四人属于中间派,目前革新派和保守派有点水火不容的味道,中间派一直在调解,但是双方都不愿意低头,所以最后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中间派为避免内斗,主张分割黎明。两天前,一名革新派元老遇刺,老爹早一步收到消息,调派了四名黎明战士保护元老,最后元老安然无恙,刺客被击毙。他是一名加拿大黎明战士。”

    “靠!”果然有人蓄养黎明战士成为自己的刺客。

    “大概事情就是这样,因为这次黑色恐怖,已经造成了革新派和保守派水火不容,这几个消息目前还是保密的,一旦革新派黎明战士知道,恐怕会直接逼宫保守派,到时候就乱成一团。”

    聂左问:“你呢?”

    “我?我是某国人,当然是中庸之道,我是中间派。”老头子问:“别说这些,和你没有关系。麦妍怎么样?你们有进展吗?”

    “没有。”

    “你真没用。”

    “需要时间和空间,而且麦子现在开始筹备自己的公司。”

    “自己的公司?”老头子询问了一些细节,想了一会:“生活的改变肯定会影响感情,是影响好,还是影响不好,我不知道。小子,这世界花花绿绿很多,你和麦妍一样,从大学开始被禁锢住了,如果你们拍拖的时间减少,甚至一两个星期难得见面……多数男人在这个情况下,容易移情别恋。”

    “我有信心,那女人会有变化吗?”

    “有的会,有的不会。”老头子道:“路是你们自己了……不过以过来人身份和你说一句,人这一辈子,爱情这玩意之有一次,以后你可能会动情,但是达不到同样的高度。失去的永远是最好的。所以我从小教导你,要珍惜身边人,不管女人怎么对你,你好歹爱过一次,男人就应该豁达点。”

    聂左问:“你意思是麦子会变?”

    “我意思是你别乱搞,自信?自信个屁自信。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诱惑,麦妍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还没上床,但是对你吸引力有一定程度降低。”

    “不会。”聂左回答:“你别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

    “你能这样想就好。”老头子道:“好了,我要挂了……对了,你们a市三位黎明战士中,苏信是保守派,他母亲是革新派,他母亲是我老朋友,两人在电话里闹的相当不愉快。你不要和苏信来往。”

    “知道了。”聂左挂了电话。苏信?聂左和苏信接触非常少,在苏信毕业回到a市时候,三人才正式认识,大家交往了有一个月时间,伴随着苏信**泛滥,双方接触的时间和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某天苏信给麦妍送名片,此后两人三年没有联系。因为法兰克的事,两人再次成为同伴,经过一场不是战斗的战斗,两人友谊有所加深。

    可惜,苏信和余姿好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信把余姿甩了。如果说苏信原来都是吃快餐,聂左勉强能理解,反正和是有需求的怨妇上床,你有需要他有需要,完全是生理需要。而余姿是家常菜,也许苏信尝试过要和余姿长期发展,也许两人在岛上建立了很好的感情基础,但是苏信还是喜欢快餐,不喜欢在一棵树上吊死。苏信打破了自己不吃家常菜的底线,聂左对他为人自然看低了。但两人少年的生活轨迹几乎完全一样,还有一份黎明战友的情谊,可以这么说,聂左和苏信不是朋友,但是如果苏信有危险向他求救,他还是会帮助他的。

    至于保守派和革新派,这是个人理念的选择,聂左并不认为革新派一定是好的,但是他的三观支持革新派。原本他对保守派也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康纳遇刺之后,他和保守派就不能走到一起。并且认为保守派的极端手法有点出格。

    “想什么呢?”赵牧君拿了两杯红酒走过来,递给站起来的聂左一杯,示意道:“坐,学长,别这么客气。”

    聂左看红酒,道:“我在想82年的拉菲到底有多少瓶?”

    “哈哈。”赵牧君笑了:“学长你迂腐了,不在于82年拉菲有多少好喝,没有多少人能喝出82年的拉菲特别之处。关键在于82的拉菲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象征着你已经有点82年拉菲的档次。穷人比车,富人比表,富人就算自己承认自己是暴发户,也希望别人能纠正这一点,82的拉菲最少能保证暴发户的身份。因为暴发户不再是被人嘲笑和看不起的对象,而是受人嫉妒和眼红的对象。”(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