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罪罚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罪罚

    很快聂左就知道毒源在哪了,西餐厅在二楼,一楼楼梯口有一个小推,上面布置的很精美,背景是林肯庄园葡萄酒,小推车上还有很多小小的一次性纸杯和几瓶标有林肯庄园标签的半瓶葡萄酒。人已经不知道去哪了,但是在推车的背景上挂了一个牌:“有毒。”还是汉英法拉丁四种字。

    现场还没有被封锁,顾客们走的走,散的散,聂左林少和魏岚已经在西餐厅对街的小吃店里吃上了拌面和扁食。聂左道:“刚才在小推车位置是一位男性,戴了口罩,身穿西式厨师服装。”匆匆而过,身高似乎比苏信高了公分左右,体形和苏信差不多。

    “为什么他知道潘虎要去西餐厅用餐?”余姿问。

    这种问题聂左本懒的回答,不过余姿是麦妍闺蜜,聂左道:“这是档次很高的杀手,要窃听个电话不要简单。”

    林少点头:“十有**是南非的仇家追来了,不过为什么不去找潘界成,找上潘虎?”

    “罪罚。”聂左解释道:“罪罚是一个术语,就是把仇家的直系亲属全部杀光,最后才解决仇家。这仇不是一般的大。如果没有猜错,潘虎死后,他哥哥潘龙和潘界成两个暂时不会受到袭击,杀手要让对方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之中,直到某¥↑一天,他们认为自己安全了,或者是没有恐惧感,杀手就会再次。潘虎和潘龙有老婆孩吗?”

    “潘虎没有结婚,潘龙有个老婆,两个孩,都念初中了。”余姿回答。

    聂左道:“如果是罪罚,只有潘界成最直系的亲人才有资格享受死亡慢慢降临的恐惧。”

    林少打个冷颤:“要不要说这么恐怖?说不准和电视剧一样,拿枪威逼了对方,啰叽巴一大堆就是不动手,最后被对方干掉了。”

    “罪罚无解。”聂左介绍道:“罪罚是个术语。不是一个结果和过程。比如某杀手团伙接到了罪罚委托,雇主会给出袭击目标,a杀手先杀死潘虎,这时候如果杀手死亡或者被捕。b杀手就会继续袭击下一个目标。罪罚委托委托金额很高,多是通过黑市委托,就算是杀手团伙死光光,黑市也会继续寻找杀手团伙。每杀死一个人都可以获得报酬。所以罪罚也被称呼为杀手业的长约。罪罚最少持续一个月,最长持续五年。”奇怪,黎明战士为什么会参与罪罚?难道是因为两千美元生活费停止发放后,穷的只能去当杀手了?

    黎明分成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元老会,类似董事会,大方向决策还有人事调整,都需要元老会同意。第二个群体是管理层,老爹类似,还有一些行政人员,如训练营的教官,等等。第个群体是黎明战士,类似业务员。黎明战士只有战术决定权。没有战略决定权。元老会有战略决定权,但没有战术决定权。管理层起到是辅助作用,将元老会战略意图传达给黎明战士,为黎明战士提供支援。他们不过问战略和战术。

    黎明的精锐是黎明战士,一旦黎明战士为了生活所迫,干起了杀手的买卖,那就乱套了。如果人人仿效,一多名顶尖杀手突然涌向国际犯罪界,那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警察来了。因为是投毒并且是五人死亡的,再次出现在了聂左面前。这次杀手作案手段很清晰,几乎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只要做技术检验就可以证实案发经过。雷豹能做的只能是收集现场证据,看能不能发现蜘丝马迹。伴随着a市国际化,不仅看中了这片沃土,连犯罪界也开始青睐a市。这五年来,针对富人的犯罪每年都在上升,市政府正在讨论是否开放私人保镖业务。现在富人的保镖也有,但是很少是经过国际大公司训练的保镖,做打手合格,但是当保镖不行。

    打开窗户,新鲜空气进来了,苍蝇蚊也进来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针对富人的案件明显具备职业性特征,这种案件都归刑侦一队负责,雷豹也是疲惫不堪。就这案件,一看就知道是买凶杀人,怎么查?就算自己知道谁是雇主,也告不了人家。买凶杀人,必须先抓凶,而后才能指控雇主。最恶心是全球黑市,他们作为中介,断开了杀手和雇主的联系,现在是就算生擒杀手,杀手愿意配合,都难以指控雇主。

    雷豹是头大如牛,一屁股坐在了聂左身边,撕了张桌上的纸巾擦眼镜唉声叹气。齐云案,杀手落网,雇主得利,自己还在中。黎明和dk交火,自己灭了一票dk雇佣军,还没空应付。现在又出来这案件……虽然刑侦一队有几组人马,但是a市几千万的人口,每天都有重大罪案发生,比如二组,现在就在调查码头十二名死者的案件,怀疑是贩毒集团火拼。雷豹看聂左,还有张果老在赌城死了,自己根本抽不出人手和时间去调查。

    聂左介绍:“雷豹,刑侦一队队长,林勋,余姿,我朋友。”

    “你们好。”雷豹有气无力的随便挥下手:“聂左,有什么看法?”

    “咋了?雷队?”聂左问:“看你累的不行。”

    “两个小时前刑警队移交了一个案,a市和东城出现了一个赌博团伙,还没看清楚卷宗呢,就屁颠屁颠朝这里跑,我一天和四件不同的案件打交道,我都人格分裂了。”

    林少道:“赌博集团?还劳驾刑侦一队?”一般来说赌博和卖和谐对社会治安的危害性是很低的。

    雷豹叹气:“这些王八蛋,摇个骰,斗个地主,赌个外围多好?他们不干,他们要玩刺激的。俄罗斯转盘,每星期开赌一次,六名参赛者。”

    俄罗斯转盘可以通过网络下注,六名参赛者必须是年轻人,并且无残疾,无自杀倾向,各种条件比较优秀的年轻人,这类年轻人健康识什么都不缺,就缺钱。胜出者,可以得到五人民币的奖金,失败者的家属可以获得一万的抚恤金。赌客们下注金额不低于一万人民币或者是同价的美元等,不封顶,投注者在比赛开始前半小时,会收到一个网址id和密码,登录到这个网址,就可以看到俄罗斯转盘的现场直播。由于服务器在非亚洲地区,比赛只在亚洲地区进行,加上国际刑警权限低,一直无法有效遏制这种赌博行为。

    原本没有a市什么事,两个月前,火葬场的一名职员报案,警方发现一名死者是非正常死亡,于是进行调查,当每周都会发现一名脑袋被打爆的死者后,警方知道赌博集团来a市了。警方封锁这条消息,因为放出消息,有弊无利,会激发更多年轻人去参加,还会给赌博集团增加赌客。

    警方通过视频找到了幸存者,幸存者完全不配合,他们账户,他们都有瑞士银行的账户,无法深挖。暂时以同谋谋杀罪拘捕他们,但是同谋罪的前提是要找到主使人,否则同谋罪是不成立的。最终刑警队将案件移交给了刑侦一队,这么迟到移交案件是因为,这种案的死者都是自愿的,对社会治安的破坏力还达不到移交的地步,但是伴随这消息越来越多人知道,性质也就变了。

    雷豹道:“最麻烦是报酬提高了,现在赢的是一万,输的是两万。越优秀越好,上期幸存者知道是谁?a大的校花,还有一位是获得过a市短跑冠军的运动员。”

    雷豹这职业这性格的人也会抱怨的话,说明他有资格抱怨了,市政府给他最好的环境,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但是伴随这些好处,压力不亚于大企业的业务部经理。加上常年不顾家,家庭矛盾也在增加。

    聂左相信雷豹会抱怨,但是,绝对不会在自己面前抱怨,点头表示同情雷豹后,伸手:“老板,多少钱?”买单走人最明智。

    “十二块。”

    雷豹忙按住聂左掏钱包的手:“我买单,我来我来我来。”

    聂左急道:“别啊,还是我买,你要养家,不容易。”

    雷豹掏出张二十:“我来,聂左,你要这样就没意思了,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还没有请过客。”

    林少看不懂:“十二块,不是十二万,你们客气什么?”

    雷豹笑,而后把钱放在桌上:“聂左,散散步,聊一聊。”

    聂左很不情愿和雷豹散步,聂左道:“雷队,想干嘛就直说,不是要想招募我去当协警吧?”

    “a市政府机构没有临时工。”雷豹道:“聂左,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关键点。”

    聂左想了一会:“你很累。”

    雷豹道:“别装傻……黑市。”

    “黑市?”

    “你也看见了,但凡国际犯罪团伙在a市犯罪,多少都要经过黑市。要购买违禁,要洗钱,要发布委托,要接单,都要经过黑市。我知道全球有大黑市,亚洲黑市叫亚细亚中介。帮我搭条线呗。我们警察虽然穷了点,但几十万的线人费还是给的起的。”

    聂左问:“几十万是月薪还是年薪?”

    “……”雷豹沉默一会,回答:“终身制。”(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