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坐山观虎斗 (640张月票加更)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坐山观虎斗 (640张月票加更)

    聂左眉头轻皱,突然慢慢走向侧面柳树中,挑开柳树,一排的矮小黄杨树中,两个女孩相拥惊恐看着枪口,瑟瑟发抖。聂左道:“报警。”两个女孩都是二十岁不到,带有比较浓重的学生味,长得都不错,穿的衣服也不错,没事你们趴在这里干嘛?

    一个女孩哭了:“不敢。”

    聂左道:“打电话。”

    “大哥,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放过我们吧。”那女孩哀求道。

    “五秒内不打电话,我就杀人。”

    女孩急忙挣开另外一个女孩的手臂,颤抖的摸索身边的包包,花费了十多秒才将电话拿出来,但是怎么也按不准号码。聂左上前,接过手机:“她的手机。”

    女孩送上手机,哀求道:“大哥,我们很年轻,还没结婚,家里还有父母,放过我们好不好?我们不会对警察说的,什么都不会说,我发誓。手机,钱,包包,什么都给你。”

    聂左慢慢后退几步,将一部手机扔到海中,而后拿起另外一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道:“我杀人了。”然后将手机也扔到海里。做好这一切后,聂左对尖子道:“我也恨自己的一切,你既然不愿意成为黎明的刽子手,为什么要成为dk刽子手呢?”说完,手枪砸在尖子的脑袋上,尖子昏迷过去。

    聂左转身就走,警察搜索信号要花费一些时间,来的只会是巡警,不可能包围这地方,自己可以轻易脱身。聂左没有想到,柳树和黄杨树中间传来一句声音:“你好酷,我喜欢你,你叫灰狐是吗?”

    聂左绑脚,险些摔倒。难怪人家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危险的男人最惹女人爱。

    大约十二分钟后,巡逻车才到达,两个普通巡警拿着定位追踪器过来,还以为是恶作剧,到了一看,两个女孩蹲在一个男人面前,正在给男人包扎头部流血的伤口,不远处有一把手枪,巡警问:“谁报的警?”

    “报警的大叔走了。”

    “是大哥。”另外一名女孩反驳后。对警察道:“他是好人,没有伤害我们。”

    这时候另外一名年龄比较大的巡警看了尖子一会,拿出手机看照片,吓了一跳:“卧槽,尖子,呼叫增援,再叫救护车。”

    问话年轻巡警估计上班没几天,立刻紧张起来:“总部,发现救护车。马上派特警来。”

    一个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老巡警拿手枪一边指住尖子,一边问:“是谁拷上他的?”

    “他自己拷上的。”

    “他为什么自己拷上?”

    一个女孩抢答:“我不知道。”

    另外一个女孩回答:“我们答应过人家,不杀我们就不能说。”

    女孩质问:“你二b啊。杀了你还能说吗?”

    ……

    雷豹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合眼,审讯室里坐着两个女孩,小赵在雷豹耳边道:“她们不太配合警察,从她们话语中推断。有人要挟了尖子,并且发现了她们。但是没有伤害她们。这两个女孩不好惹,那一个是刘子平的孙女。a大大二学生,另外一个是刘少冲的女儿,和刘子平孙女是同学。”

    “刘少冲?a市传媒娱乐业大王?”

    “是,刘少冲女儿和刘子平孙女在红粉世家玩耍,喝了点酒,回家中途想吹风,把司机赶回去了。两人窝在草丛,她们念的是社会学,说正在准备一篇论文叫什么夜店文化。所以在草丛里接吻抚摸,想亲身感受下夜店附带文化。但我看,应该是嗑~了点药,看见一些儿童不宜的场景,加上女生平时就比较亲密,所以就窝到草丛里,看衣装还算整齐,应该不是拉拉。”

    “简单说,就是两个女孩寻刺激,不愿意配合警方?”

    “是。”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两个没见过世面的花朵,突然遇见这么惊险的场面,除了害怕还有刺激。而对方没有伤害她们,让这样的情绪进一步加重,对坏人充满好感。”雷豹道:“这审问不好对付,先不审,要先和他们父母谈谈。看有没有她们信任的人。尖子伤势怎么样?”

    “没问题。”

    “二十四小时,一级看护。”雷豹道:“他如果愿意配合我们,我们有可能挖出大鱼来。”

    “明白。”

    ……

    刘少冲的女儿叫刘霜霜,雷豹是大跌眼镜,刘少冲好言好语哄了刘霜霜一个小时,刘霜霜丝毫不为所动,刘少冲无奈出来,对雷豹换了一副态度:“在我律师到达之前,你们不能问我女儿任何问题。”

    刘子平孙女就不一样了,前面还无所谓,当看见是刘子平亲自来警局,连笑都不敢笑,刘子平说什么就是什么。刘少冲和刘子平私下聊了几句,他们要求一起听笔录,他们也挺好奇,女孩不说就不说嘛,刑侦一队为什么这么大阵仗?

    雷豹心中骂娘,二十二岁,又不是十二岁。不过有刘子平在,那女孩不会说假话,雷豹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

    事情描述很正常,就是一个男人戴杰克面具将另外一名男子制服。

    雷豹转电脑,问:“是不是这样的杰克面具?”

    “是。”两个女孩点头。

    “他们说了什么吗?”

    “记不清了,吓死我们了。”刘子平孙女看刘霜霜。

    刘霜霜回忆一会:“拿枪的大哥说另外一个男人是叛徒,说到黎明,上午什么的。”

    “黎明?”雷豹沉思良久,问:“他们是不是还说dk?”

    “对。”两个女孩同声回答。

    雷豹摘了眼镜,狠捋了一把头发,问:“跪在地上那人是黎明叛徒,还是dk叛徒?”

    刘少冲纳闷道:“什么黎明,什么dk?雷警官,你最好解释清楚。”

    雷豹没回答,刘子平开口:“dk也叫黄昏兄弟会,是全球顶级商人秘密联盟。黎明全名是黎明联盟。是一个刺客组织,专门刺杀dk成员。”

    雷豹颇为惊讶:“刘老先生,你怎么会知道的?”

    “八年前有人邀请我加入dk,我说我老了,没兴趣再驰骋天下。”刘子平回答。

    刘霜霜问:“爷爷,谁是好人?”

    “哪有好人,dk用金钱购买政权,人命,垄断资源,鼓动政变。黎明是黑色恐怖。不问缘由,杀人不择手段。”刘子平道:“拿枪的是黎明,黎明在可能的情况下,会避免滥杀无辜,所以你们还活着。如果是dk雇佣军,根本不会在乎多杀两个人,留下目击者,等于留下线索,等同留给黎明线索。雷警官。这案件很麻烦,我不想牵连到她们。”

    “我明白。”这两伙人都是不择手段的亡命徒,如果想知道两女孩知道什么,不排除用绑架等等手段。如果两个女孩看见和听见什么秘密,有可能危及到她们的生命。就现在看,黎明一方似乎不会伤害两个女孩,但是dk一方就难说了。雷豹道:“要让两位姑娘安全。最好两位姑娘将所听见所看见的全部告诉我们,这样一来,两位姑娘就没有任何被攻击的价值。”

    再说了一会。雷豹起身离开,前往会议室。

    会议室八名探员就坐,雷豹电脑连接大显示器,先简单介绍黎明和dk,而后道:“目前怀疑尖子是黎明联盟的叛徒,黎明的人并没有直接杀死他,而是交给了我们。但是dk绝对不会放过尖子。尖子目前是齐云枪杀案、莫空明枪杀案、还有富贵酒店门口爆炸案的嫌疑人,他做了这么多事,十有**是为dk做的,也就是说他可能知道一些事情。”

    “假设尖子就是杀手,那杀手一共使用三把手枪,杀齐云一把,杀莫空明一把,在酒店爆炸案中使用的一把,全部是洛洛克系列。同时嫌疑人还持有c4炸药。按照尖子的生活轨迹来看,他是不可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弄到这么多武器。所以尖子有同伙,或者是后援。不管是谁,都不会希望尖子活在世上。”

    雷豹道:“如果尖子是黎明一员,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我们不可能从审讯中撬开他的嘴。第一个办法,就是布置陷阱,捕捉可能攻击尖子的杀手。第二个办法,联系黎明的人,既然黎明的人愿意将尖子送给警方而不是就地处决,说明黎明的理念可能有所改变,我们很乐意帮助黎明缉拿在a市的dk雇佣军。”

    一名探员补充:“我们也很乐意帮助dk消灭黎明。”这名探员叫威仝,二十八岁,是一名副队长。刑侦一队四队人,雷豹一队,另外还有三名副队长。

    威仝的话让大家都笑了下,雷豹摇头:“我本人不太愿意和黎明正面冲突,并不是因为支持黎明。而是黎明战士都很强,你们认为蓝河战警已经足够厉害,但黎明战士要更胜一筹。他们从小就进入训练营,一位教官,一位学员,基础扎实,行事作风多变。最重要是,黎明战士是不会投降的,而且他们会尽可能避免伤害无辜,包括警察。dk反过来,dk雇佣军首领可能叫安其罗,是一名cia退役间谍。安其罗代号魔鬼,二十年时间内为美国在全球各地完成了无数次的黑色任务,成为间谍界的一个传说。传闻说安其罗组织了一只队伍,搜杀黎明,这伙人如果被包围,很可能会投降,同时他们在杀人和反抗时候,不会在乎会不会伤及无辜。”

    威仝道:“雷队,你已经有感情偏袒了。”

    雷豹道:“也许吧,另外本案有个细节,黎明的人是戴杰克面具出现的,我相信变声过声音也差不多,所以要找到这个人我们还需要商业犯罪调查局的同事帮助,重新调查齐家黄金设计图的案子。威仝,这案子就由你负责。”

    “是。”

    雷豹交代:“威仝,现在是怀疑这案件嫌疑人是黎明战士,你调查时候要自己小心。黎明战士只是尽可能避免滥杀无辜,如果你知道太多或者逼的太紧,他们不会客气。”

    ……

    第二天上午,聂左购买了鲜花,又去看望了赵牧君,看的不是女人,而是看警察。观察一会发现,住院部是外松内紧。这家医院是全市最大最好的医院,住院a楼十九层本是特权病房,装修豪华,设备先进。后来被市政府取消,现在十九层成为接待重罪犯、嫌疑人等专用病房。

    聂左从地下停车场出来,捧了鲜花走向住院a楼,发现了住院b楼天台上有人。为了避免患者绝望自杀,医院天台都是封死的,所以有人只能是特殊人员,十有**是警方的警戒人员。这么看来,两个女孩成功传达了黎明和dk,现在雷豹布置了天罗地网,就等着dk的人跳陷阱。

    dk的人跳不跳,不取决dk雇佣军的智商,而是取决尖子到底知道多少。如果尖子只有和雇佣军的人联系,在如此严密的武装保护之下,雇佣军不会出手,成本高,代价太大。如果尖子知道某位dk成员的身份,雇佣军就算是强攻,也要杀死尖子。

    dk会信任尖子吗?肯定不会,他们不会信任为了金钱和其他原因成为黎明叛徒的人。也许尖子都招了,现在动手有用吗?当然有,只要尖子不做为证人出庭,单凭口供是无法指证任何人。

    直截了当解决尖子,不如将尖子交给警方,让警方去对付dk,这就是聂左的策略。

    聂左认为dk应该不会这么快动手,a市虽然是全球十大商业都市之一,但是不会有太多雇佣军在a市。面对警方如此严密的防守,人手必须充足。但是也不能太迟动手,一旦尖子离开医院,进入看守所,警方再进行严密保护,要袭击难度就大大增加。聂左算下时间,dk如果要刺杀尖子,应该是今晚到明晚之间……

    聂左却不知道十九层虽然防守严密,但是尖子早就离开了。这家医院虽然有专门的重犯病房,但是雷豹一点都不敢大意,飞来一枚火箭筒直接将十九层炸了,雷豹也不会意外。所以尖子早就离开,现在在刑侦一队的拘留室内,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刑侦一队五个人,其中一名是驻扎在刑侦一队的特警队长,这里纯粹是个陷阱。

    这是雷豹的第一个计划。(未完待续。。)

    <b>[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