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派对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派对

    虽然是古董,但枪是好枪,配备光学瞄准镜,精度很高,经过训练的狙击手可以在三百米内击中目标头部,六百米内击中目标身体。不过这是老式狙击枪,不能拆卸的,枪支长度一米一,而且这步枪是手动上弹,上一次弹,要拉一次枪栓,声音很大。

    萧云道:“我只有这一把,我觉得你带这一把步枪的危险性,比你朋友面对杀手都高。”

    聂左想了一会问:“用完我可以丢掉吗?”

    “……”萧云无语,想了一会道:“能带回来,还是要带回来。实在带不回来,就扔吧。我给你个地址,你明天早上去这个地方上一辆车上取,子弹就一个弹仓容量,五发。”

    聂左可以将狙击枪轻松带到狙击位,但一旦使用后,满城都是监控,警方很容易捕捉到自己背了一米多长的东西的影像。面貌什么都要改变,但是自己没有安全屋,太粗劣的面具大街都走不出去,只能是再联系戴剑,这家伙来a市干坏事时候,有面具,虽然不合脸,但凑合用了。

    戴剑听完聂左所说,沉默很久:“二战武器你拿到21世纪来用……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建议你马上改行,你这后台太不靠谱了。”

    “废话太多了。”聂左道:“我只是增加你存活率别把宝压在我身上。我需要一个狙击点,不要超过两百米,这枪我没信心。还需要一个撤退路线。”

    “好。”

    ……

    取枪的地点是一辆冷冻车,司机是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和萧云关系相当恶劣,因为萧云拐了他的女儿。

    聂左是吓了一跳,你倒是会运货,让自己岳丈运枪?不过聂左相信萧云岳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不黑,白不黑的。没有帮手,有时候干点活真不容易。聂左在郊区位置上了冷冻车,从车内取走一个长纸盒,回到自己车内。

    打开盒子,是一把记载了历史沧桑的老式步枪,五发子弹和一个小型的军用望远镜。望远镜是现代狙击手必备的东西,科技的应用让望远镜可以测算出风速、湿度等和射击精准度有关系的数据。

    另外还有一把萧云说的善良之枪,枪内有一个弹匣,还有一个压满子弹的弹匣。

    毛瑟步枪保养的不错,压上子弹。拉动枪栓,机械闭合的清脆声音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聂左拿过来一个长布袋,里面有三根鱼竿,轻松将狙击枪放在里面,从外看,只能看见三根鱼竿的尾梢,完全看不见里面有枪械。聂左还提了一个钓鱼工具盒,这是钓鱼者必备的家伙,里面有鱼钩、鱼线、鱼鳔等。聂左感叹一声。现在连鱼竿都能拆开方便携带,就是枪不能拆。这虽然不是聂左第一次使用二战枪械,但是却是聂左第一次使用毛瑟步枪。可怜,偌大的a市。找不到一个安全的试枪点,再偏僻地方偶尔也有人晃过。

    有枪械,有面具,接下来就是交通工具。车牌已经不是警方鉴定车辆的唯一标准。当然也看什么车,如果a市同样车型和颜色的汽车有几十万辆,那就可以用。如聂左这辆奔驰。即使去了车牌,警方还是能找到蜘丝马迹。

    聂左最终选择的交通工具是船,a市靠海,城市内有湖有海相连,所以海运观光还是比较受欢迎的。聂左将车停靠在一处没有监控的停车位,步行一公里,避开高峰,下午四点从轮渡上了船,这时候轮渡没什么人,没人注意到聂左脸上的面具,半小时后下船,再步行一公里,到达了狙击点。

    麦贺为莫空明孩子安排派对在远洋集团所拥有的富贵大酒店的二楼,二楼有露天游泳池,派对就在二楼这位置举行,很多酒店服务员已经在准备自助餐,摆放刀叉,设立主席台,搬运绿化装饰。

    聂左在富贵大酒店侧面的一栋楼,这栋楼高五层,是附近区域的青少年培训中心,有四个保安,但只在白天上班,负责孩子上下学安全。今天不是周末,学校已经开学,这栋楼没有半个人影。

    聂左到了四楼的美术室,将一条椅子放在桌子上,挪动到距离窗户两米位置,而后将步枪架设起来,看角度是否合适。戴剑选的狙击点不错,视野相当好。聂左打开鱼箱,从里面拿出一个沙袋放在椅子上,步枪放在上面,自己再找了桌子坐下,选择一个长时间蹲点狙击最轻松的姿势。聂左接通戴剑卫星电话:“就位。”

    “收到。”戴剑现在是一名电工,正在三楼的配电室,配电室朝下看,能清晰的俯瞰整个派对。戴剑道:“这派对面积有些大,如果尖子出手,我只有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通知出席派对的刑警小赵,第二个办法是通知你。如果对方就在我下方,我可以用第三个办法,跳下去砸死他。”

    “别对我抱太大期望。”聂左很想告诉戴剑,自己是不可能为那小鬼开这一枪的。聂左用瞄准镜看配电室窗户,观察室内情况,枪是老枪,但瞄准镜可是好东西,被动式夜视瞄准镜,这个瞄准镜称呼为无胶片门限技术,是美军的第四代被动式红外瞄准镜。而这种瞄准镜适用黑暗,在灯火通明的派对现场反而不好用。聂左让萧云配上这样瞄准镜,就没打算朝游泳池区域开枪。

    戴剑问:“假如你是杀手,你今天还会采用手枪枪击的方式吗?”

    “肯定不会。”

    “那你认为?”

    “两种最好办法,目标出现在一个开阔的区域,狙击显然是非常好的一个刺杀手段。如果要混入其中进行刺杀,我推荐下毒。”聂左回答:“不过目标是个一米四五的小孩,周围大人很多,所以我选的话,还是下毒比较合适,我会选择蓖麻毒素,当时没有反应,但是一旦中毒将无药可救。”蓖麻毒素吸入和吞入的致死量只需要一毫克,如果是注射只需要五百微克。

    戴剑道:“所以我的期望和你一样,杀手下毒,我拍摄他下毒的动作,然后通知警察,直接抓捕他。这是最好的一个办法。”根据安防管理规定,游泳池、卫生间和浴室不得安装监控,是一个很好的下毒场所。

    “呵呵,那你只能盯着尖子,赌你的直觉了。”下毒动作很隐秘的。

    戴剑听出点意思:“聂左,好像……你有些成见,不是对我,而是对这个案件。”

    “你误会了,我很希望将杀手绳之以法。”聂左回答。

    “但是……”

    “但是……我对那小孩生活没有兴趣。”

    戴剑呵了一声:“我就知道,我听说过那件事,不过,新闻里并没有说当事人是莫空明的孩子。“

    聂左道:“是不是的,大家心中有数。我又不是法官,我不需要证据。再说,凭什么我要牺牲自己去成全这个小王八蛋?戴剑,你生活在美国,还是警察、探员,应该知道有些反社会人格是天生的,即使他是小鬼。”

    “恩,有些人反社会人格是天生的,但是多数会隐藏,甚至不会发作,除非有人引导或者他自己遭受巨大创伤。假设莫空明孩子有反社会人格,那引导出这人格的就是他们夫妻两人。但是我认为这孩子就是因为家庭冷漠,又多金嚣张,难道你不愿意给个他改正的机会?”

    “戴剑你个傻x,听不懂中国话?老子说过了,他死活和老子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改正不改正也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又不是我要杀他。”聂左拿望远镜道:“麦贺到了。”

    这是第一次从非媒体位置看见麦贺,麦贺很帅气,花样美男的脸型和发型,打了点保湿水,身高一米八二,拥有穿衣服的好身段。他出现在酒店大门,酒店总经理亲自迎接,一路陪同。麦贺身边跟随一名女秘书和两名保镖,两名保镖和一会停好车的司机,将被接引到二楼餐厅休息,二楼餐厅距离游泳池三十米,游泳池内有酒店的保安负责维持秩序。女秘书贴身跟随麦贺,麦贺不是纨绔子弟,特别是拥有总裁身份,时刻要准备接打电话和处理工作上的事。

    头发、指甲、皮肤有专门保养,脸上皮肤可以睡觉贴面膜,指甲可以边工作边做,但是头发基本不可能。看这头发质量,每周麦贺在头发保养上最少需要牺牲四到六个小时。也就是说,麦贺是一个很注重外表的人,这样的人通常是非常要面子的,最少在表面上是非常讲义气的,特别是麦贺有资本讲义气。

    这年头没钱别说讲义气做好事,就算想学坏也不成。吃喝嫖赌抽,哪样不要钱?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化,男人没钱时候是没法坏。

    聂左判断,麦贺和女秘书似乎还是很清白的,女秘书二十六七岁,很有气质,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看来商业杂志的八卦说的没错,麦贺的秘书是麦子轩选的。怎么想起来,有点宫廷剧的味道……实权还在麦子轩手上。(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