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借枪 (480月票加更)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借枪 (480月票加更)

    听起来,聂左是相当不正直。新地址:戴剑心中有些别扭,他有很深的警察心态烙印,按照他们来说,应该是先保护小孩,再追击匪徒。而聂左提议小孩生死和他们无关,他们只是等待袭击的发生。但是戴剑又说不出来聂左哪里没有道理,聂左没有保护小孩的义务,同时有没有加害小孩。

    戴剑道:“可是时间长着呢,今天不行还有明天,今年不行还有明年。”

    聂左道:“莫空明倒是交了一些朋友,有朋友正在国外聘请专业的保镖以代替警方。而齐同的保释申请将在后天开庭。做贼心虚,齐同如果想尽可能撇开杀害自己外甥的嫌疑,应该会在这两天动手。”

    “齐同能指挥杀手吗?”

    “杀手始终只是一个工具,雇主有要求,他在金钱的补偿下,肯定会干的。”

    戴剑还是表示怀疑:“杀手的dna在各个罪案资料库都没有资料,这杀手不像是传统杀手,我个人还是倾向取得dna。”

    聂左问:“如果尖子不是杀手呢?”

    靠,你就差没在对方脸上刻上杀手两字了。不过不可否认,聂左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从侧写上分析,齐同很可能要求杀手自己在被保释之前杀死孩子,以避嫌疑。戴剑按照这条思路分析道:“如果时间只有这两天,假设尖子是杀手,尖子这一星期都没有踩点,很可能是有了计划,我要先去了解下孩子具体情况。而且雷豹这么精明,不会在这两天松懈。”

    “我去弄dna,我们双管齐下。”

    ……

    四个小时之后,戴剑打来电话:“明天晚上是莫空明孩子十四岁生日,莫空明的朋友,远洋集团的总裁麦贺办了一场派对,同时邀请了a市一些商人出席,宾客名单内有刘坤。还有赵牧君。”

    麦贺和莫空明都喜欢骑马,两人在马术俱乐部认识,私交相当不错。莫空明死后,麦贺让自己的私人秘书帮忙处理后事。是麦贺雇佣专业保镖,也是麦贺为孩子安排了律师,保护孩子的财产。这次请a市商界有头有脸的二十多个人参加孩子的派对,有给孩子造势的意思,同时也是告诉齐同。你当好你的监护人。对齐同不信任是正常的,虽然法庭还没有对齐同盗窃商业机密案进行宣判,但是圈内人都知道齐同行为。

    麦贺?麦妍的弟弟?聂左问:“赵牧君会参加吗?”赵牧君几乎不参加这类社交,她不是实业企业家,对于实业企业家来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而对于纯粹是做投机金融生意的牧君公司来说,各种技术数据比社交圈重要的多。

    “不知道,我只是拿到了邀请名单。”

    聂左挂了电话,拨打慕容默的电话:“慕容老总,问个你们圈内人的问题。赵牧君会不会出席麦贺举行的莫空明孩子派对?”

    慕容默并不知道这派对。听聂左介绍来宾和派对意图后,慕容默道:“麦贺这人在圈内是少有讲义气的巨头,我们上次讨论过,这成功商人一般都非常理性。麦贺除外,他毕竟是二世祖,家大业大的,感性做事即使不能开疆拓土,如果朋友多,也能守成。不管是刻意,还是性格使然。麦贺讲义气这美名,对他守住这份家业是大有帮助的,所以这派对不太一样。另外一个原因,传闻麦贺曾经追求过赵牧君。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能邀请赵牧君,相信两人关系还不错。所以赵牧君十有**会出席。”

    聂左和慕容默再聊一会,挂电话,通知了戴剑,说完这些事后。聂左道:“尖子的dna我已经拿到手,通知了小赵拿去检验。”

    戴剑惊讶问:“怎么拿到的?”

    “帅哥自有妙计。”聂左回答:“不过,在派对结束后才能得出结果。”

    “明白了。”

    聂左蹲守在小区,尖子住所的附近。当中午尖子回家取东西,似乎是赵牧君吩咐的。当尖子的汽车开入小区时候,秦雅将尖子所住的居民楼电梯停了。现代电梯多数是微机控制电梯,其中有个故障自动检测功能。在电梯中有一块芯片,当芯片记载的电梯故障达到一定数量,或者记载了具备危险的故障,电梯就会停止运行,直到芯片故障被清除。这个安全设备被秦雅轻松利用。聂左不知道秦雅心中大喊侥幸,这段时间,又是考驾照,又要帮牧君公司培训网络安全人员,秦雅还是每天抽出四个小时学习新东西,毕竟时代变化很快,各种科技是日新月异。电梯的这个漏洞,是秦雅昨天晚上才知道的,否则,只能麻烦聂左使用物理手段入侵,以达到远程操控电梯的目的。

    中午上下楼的人不多,一些居住在高层的人,没什么事就等电梯公司来修理,或者放弃回家或者出行。聂左这个办法也是市井手段,有一些小偷就是利用居住在高层的人心态,以电梯来延缓受害者回家的时间。

    天气很热,安全通道不可能有空调设备,会不会流汗和身体好不好没有关系,尖子攀登上了三十一层,回到自己的临时住所,一路上最少流了半斤的热汗。汗液本身没有dna,但是汗液的渗出,会带有少量的皮细胞。国内警方早已具备了在汗液中提取dna的技术能力。一般亲子鉴定中,汗液是难以提取dna的。

    聂左还是很感谢尖子中午回来,如果晚上回来停电梯,这栋楼的住户会诅咒自己祖宗十八代。做好这一切,聂左和戴剑发生了一些争执,争执重点是,是不是通知警方他们发现的嫌疑人,是不是让警方监视派对。

    警方干涉,肯定会让杀手警觉,导致杀手放弃在派对刺杀莫空明孩子的计划。目前dna还没有出结果,警方必然会先拘禁尖子24小时,将尖子身份调查清楚。但是尖子是有同伙的,如果尖子被拘禁,同伙很可能会接班,而聂左和戴剑对尖子同伙可以说一无所知。到时候同伙要刺杀莫空明孩子,不说现场保护孩子。就算袭击发生后追击凶手,都是有相当难度。

    聂左意见是交给警方处理,聂左并不在意尖子是不是杀手,他的目的是查明尖子的企图。同时聂左认为杀手很凶狠,既然可以利用警方,自己和戴剑没必要以身犯险。

    戴剑认为虽然拿到尖子dna,即使警方证实发现的dna和尖子一致,但属于间接证据。警方没有办法将尖子定罪。而且自己袭击杀手的水果刀已经消失,自己伤了杀手属于口供。莫空明孩子只有十四岁,齐同有四年的时间。最好办法就是现场截获杀手,而后警方交换条件,比如不判处死刑等条件,让杀手供出幕后主使者。即使没有交易条件,也能将杀手绳之于法,让莫空明孩子少一分威胁。

    警察的思维和做法不太一样,他们发现危险,必须保护被攻击对象。如果他们知道被攻击对象有危险。而没有采取保护措施,那就是失职。

    聂左不满:“戴剑,你现在不是警察,就算警察也是美国警察。”

    “我如果是警察,我肯定要派遣武装保护派对和孩子。就因为我不是警察,所以我能做出对孩子安全最好的建议。”

    “你电影看多了,你未必能保护得了孩子,未必能在杀手出手之前抓住杀手,你甚至未必能保住自己的小命。”聂左道:“你这计划当然好一些,但是你要在杀手出手之前。准备出手之后,这么短短时间内阻止杀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这样,孩子必死无疑。早死晚死的问题。如果成功,有可能化解了这次危机。”如齐同这样,可能有害孩子之心,但未必有害孩子之胆。如果有个职业杀手,并且已经杀死了莫空明,齐同心和胆都会有。

    聂左道:“兄弟。别怪我没提醒你,最惨的可能是,杀手杀死了孩子,同时逃走了,你背上了黑锅。这可能比你当场抓住凶手的可能要大的多。”

    戴剑道:“好了,这件事和你无关,我自己安排。”

    “尼玛!”

    “聂左,我做警察经常会困惑,有些人明知道是坏人,却没办法将他们定罪。解释是,为了保障人的权益。可是坏人无罪释放后,他又杀了人。我们不仅没有保护好人的权益,等同是害了好人。警察代表秩序,秩序不分对错,秩序有自己的规则。正义和邪恶只要违反了规则,都是警方打击的对象。这件事如果我是警察,我没有选择,我必须保护孩子,但是警察不可能保护孩子四年。现在我不是警察,我可以做的更好一些,我有更好的选择。”

    聂左沉默许久,后道:“我明白了。”

    “谢谢。”戴剑挂了电话。他知道很困难,自己的武器只有水果刀。如果你在杀手出手时候用枪将其击毙,会被控告谋杀,因为你没有持枪的权利。如果你用水果刀制止了凶手,那是见义勇为。

    ……

    聂左开车到了萧云的新水果店,就在市区内,门面不大,做的多是送货生意。停车下来,聂左朝街对面一看,一个十**岁的小混混在游戏厅外抽烟,盯着水果店。你不能要求地痞流氓有什么监视技巧,他能做到目不转睛已经是非常尽责了。

    聂左走进水果店,问:“张果老的人?”

    伙计出去送货了,萧云正在一个人泡茶,指指身边的椅子:“是啊,我前天在新阳镇的ktv堵了张果老一次,这家伙和我在唱戏说什么都是误会,他没有放在心上。会面之后,反而更嚣张,似乎就是告诉我,老子就明摆监视你,你能怎样?按照黎明规则,张果老不能活下去了。”

    “恩。”聂左道:“哥,我要用枪,干脆一起解决了。”

    “弄死张果老还需要我们亲自动手?”萧云道:“张果老在赌城有个仇家,本来是他兄弟做张果老现在的买卖,但是张果老黑了他,他去坐牢,张果老接管了他买卖,同时还充当高利贷的传声筒。”人在赌城借高利贷被扣下,张果老就会通知他家人拿钱去赎人,如果交易成功,那张果老会获得不菲的抽成,同时张果老还负责调查借高利贷的人家底。

    聂左呵呵一笑:“哥,我要用枪。”重点是枪。

    “什么枪?”

    “狙击枪。”

    萧云放下茶杯:“有规矩的,非黎明事务,不能动用安全屋枪械。你用枪和黎明有关吗?”

    “没有。”

    “那不行。”萧云道:“再过几个月,安全屋就交给你,你要这态度,我还真不放心。”

    聂左简单介绍这事,一个愣头青朋友非要去冒险,聂左借枪未必用得上,只是以防万一。聂左当然隐瞒了尖子是黎明叛徒这事。萧云很认真的听,听完后道:“不行,和黎明无关。”

    “哥,要不要这么讲究?”

    “左,这是死规矩。”萧云道:“你今天这个借口拿出枪械,明天有其他人以别的借口拿出枪械。而且莫空明家小兔崽子不是好鸟,他死了也算是人间除害。”

    莫空明的孩子确实不是好鸟,因为父母之间冷淡的关系,加之有钱,半年前,带领同学将一位女同学殴打一顿,并且拍下裸照,原因是考试时候这女孩不让他抄答案。由于未成年,检控官请求法庭以成年对他们进行惩罚,法庭没有同意,最终只有一位刚过十四岁生日的跟随去打人的学生被判入少管所到十八岁。

    聂左苦笑:“哥,我才不管他死活,我是担心……”

    “朋友啊……聂左,我们这类人交朋友……”萧云没朝下说,假如有一天你因为黎明身份,干了戴剑不能接受的坏事,他会出卖你吗?你会杀他灭口吗?同级别理念不同的朋友,有可能造成冲突。萧云慢慢喝茶,一杯接一杯,许久后道:“三年前,我教官因病去世,我见了他最后一面,他送了我一把狙击枪,他父亲是二战美军的少校,著名狙击手。和德国狙击手较量,击毙对方,拿走了对方的德制毛瑟kak狙击步枪。”(未完待续。)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