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饭局相逢 (400月票加更)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饭局相逢 (400月票加更)

    戴剑对聂左看法很是赞同:“说得很对,虽然我们三观并不是以对方是否有钱为标准,但是赵牧君这条件,足够对你造成冲击。新地址:我建议你少接触,你自认为自己理智,但是相比你知道赵牧君的心意时候心态,她穿了睡衣在床上等你的姿态,会对你更有冲击力。比赵牧君更漂亮女人多的是,她们脱了衣服等你,你很容易拒绝。但是赵牧君会激发你的征服**。好,就算你口念麦妍麦妍的咒语,扭头走了。但是在你接下来的人生中,你忘不了这个画面,当你和你伴侣发生矛盾和口角时候,你就会后悔当时所做的决定。”

    聂左看了戴剑好一会:“听起来你经历过。”

    “关你屁事。”戴剑问:“如果你没有女朋友,你上不上。”

    聂左当即回答:“上啊,不上是王八蛋,就算知道会被她抛弃,也得上。”

    戴剑乐了,道:“你还真没有一丝的犹豫。那现在呢?”

    “我不仅爱我女朋友,我很珍惜我能拥有她……为了她,我已经禁欲很久了。”聂左一指戴剑快笑趴下的样子:“笑啊,继续笑。”

    “……”腹部伤口愈合很慢,戴剑扯到了伤口,笑并痛苦中,好容易缓过来:“这不对,你和你女朋友关系不错,为什么还没有同居?”

    聂左叹气:“因为她该死的爹妈。”虽然是岳父和丈母娘,但背地说两句坏话很正常。如果没有他们,麦妍内心不会有阴霾,早就被自己正法了。麦妍一直想约父母一起谈谈,但是麦父只同意单独谈谈,不愿意见麦母这个疯婆子。

    一条消息发来,是赵牧君:“晚上一起吃个饭,有个问题请教,皇冠大酒店西餐厅,我已经预定好了位置。”

    聂左刚看完。又收到一条消息:“晚上有空吗?”还是赵牧君。

    聂左走过去,出示了两条消息,戴剑看完又乐了,伤口又被扯动。呲牙咧嘴问:“你们两人配合想弄死我是吗?前面一条才是真的赵牧君,但是你能让她很不符合逻辑的发了第二条,说明她愿意为你暂时委屈自己,收敛自己的霸气。”

    “当别人要伤害你时候,你会充满戒备心。”聂左道:“而目前我遇见的情况。我没办法对赵牧君提起戒备心。”

    戴剑问:“聂左,你是不是第一次遇见这情况?”

    “算是吧。”也有过一两次,有女孩表白,但是麦妍从各方面秒杀她们。

    “电视剧中有一个很老套情节,一个有钱的情敌给你一大笔钱,让你离开你女朋友。聂左我想问一句,赵牧君给你女朋友多少钱,你女朋友才会离开你?”

    聂左问:“这要看离开后,我们再在一起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

    黑吃黑啊?唉……和聂左没法谈,聂左想法不是二选一。而是问能不能先收钱暂时分手,收了钱后再和好。戴剑道:“最后一个关键问题,假如你和赵牧君上床,并且你女朋友知道,你真诚的道歉之下,你女朋友会不会原谅你?”

    聂左点头:“会。”

    “那就去啊,谁怕谁。”

    “唉……戴剑,你一点创意都没有,我开玩笑的。我女朋友偏偏不会原谅出轨的人,一次机会都不会给。”聂左想了一会。拿起戴剑衣服扔给戴剑:“一个多星期没开荤了,哥带你去蹭饭。”

    戴剑忙道:“我不去,我不做坏人。”

    聂左道:“我的话是句号,不是问号。”聂左手放在戴剑的受伤的左手手臂上。

    “我们不是很熟。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知道的太多了。”聂左捏在伤口上:“灭口还是吃饭?”

    “吃饭。”戴剑知道哪个选项对自己有利,聂左真的会干。等自己身体恢复,一定将他打的跪地求饶。

    王八看绿豆,聂左和戴剑脾气很和的来,也很投缘,能在太平洋上见面的。这缘分就不说了。否则,聂左也不会说这么私人的事,戴剑也不会回答这么私人的事。

    ……

    戴剑出席晚餐让赵牧君一愣,聂左介绍后道:“戴主管是我们护航公司业务最熟练的人,学妹你既然对工作上问题有疑问,戴主管肯定要出席的。”

    戴剑和赵牧君握手,赵牧君穿的是黑色晚装,凸显其气质、知性和身材,比杂志上要漂亮的多,配合这晚装,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她主动伸出的橄榄枝。戴剑今天就是来搞破坏的,一坐下来就翻公文包,戴上眼镜,拿出资料:“赵小姐,不知道对长约中哪一点有疑虑呢?”

    “吃饭时间,先不谈工作。”赵牧君完全没有了兴致,皇冠大酒店是高档酒店,而聂左穿的是日常穿的灰白色休闲服,没有领带,没有燕尾服,甚至连皮鞋都没有。要么是聂左不懂自己的意思,要么就是聂左故意为之。赵牧君道:“你们先点菜,我去下洗手间。”

    戴剑目送赵牧君走了后:“这女人很有资本,痛……聂左,老子警告你,等你下次受伤,老子十倍奉还……顺便说一句,今天在医院侧写不做数,这女人竟然有失望的情绪,你对她干过什么?不单纯你遇见你,喜欢你。学妹?难道你们在大学时候就有过?”如果是这样,那自己也不知道了。自己又不是恋爱专家。

    聂左道:“关你屁事,你今天任务就是捣乱,死赖不走,实在不行,就晕倒送医。”

    “你不觉得你这样对人家很残忍吗?”戴剑道:“她肯定打电话给秘书或者司机,让他们去公司拿东西,好圆上约你出来讨论工作的谎言。”

    “接个电话。”聂左接电话,是麦妍:“宝贝。”为什么不早点和晚点打电话来?现在秀恩爱别人看不见。

    麦妍杀气腾腾吼道:“你在哪?”

    “……”不会吧,这你也知道?聂左道:“我在和客户谈生意,赵牧君公司和我们护航公司签订了长约。”

    麦妍道:“知道不知道那贱人在哪?”

    剑人?聂左看了一眼戴剑,难道麦妍才是隐藏的波ss?聂左陪着小心问:“贱人?”

    “是啊,苏信那贱人,王八蛋,余姿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那王八蛋分手短信,连借口废话也没一句。直接就两个字,分手。我现在在机场,余姿哭的死去活来。”

    “宝贝,我和他不熟啊。”

    “对了。强壮俱乐部是吗?”

    “应该还没上班吧?”聂左道:“宝贝,你先安慰下余姿,我找找看。”

    “恩,我早说这贱人狗改不了吃屎……“

    “女人,素质。”

    “我就要骂人。我现在还想杀人。”麦妍大声道,很快,聂左听见麦妍的声音:“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一个女声道:“现在怀疑你携带有攻击性武器,两位这边请,我们要对你们进行搜查。”

    聂左笑趴下,捂嘴强忍不敢出声,宝贝啊,说话要分场合的,还好你在机场内只是喊要杀人。如果是喊有炸弹,估摸就被摁倒了。聂左道:“女人,发生什么事了?”

    麦妍电话那边道:“没事,你还是先和客户谈生意,我这边有点事,先挂了。”太糗了,希望聂左不知道。不管聂左是不是知道,但聂左这种配合态度说明聂左要么不知道,要么是装傻……比较下余姿的男人,麦妍心中甜蜜蜜。

    女警道:“严肃点。在搜身,不是挠痒痒。”

    聂左挂电话,心中也有些恼火,兔子不吃窝边草。虽然吃的时候不知道是窝边草。但是就苏信这阅女无数的经验,应该会选择更好的方式分手,干嘛让人家在机场哭得死去活来?聂左不知道的是,苏信阅女无数,纯粹是**上的。他还真不懂怎么和女人分手,因为他从来不需要分手。大家只是**上的需要而已,他甚至不用去了解对方需要什么。

    你有空吗?我需要男人。好,我带身份证。办事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等那天不喜欢某女,几次不接电话,对方就明白自己需要换个**男人了。

    聂左思虑许久,拨打了苏信的卫星手机,苏信回答,两套生活,在一套生活自己可以听从聂左指挥,甚至是赔上性命。但是在另外一套生活中,他有自己的自由,希望聂左不要干涉自己的私生活。

    实话不好听,但是不好听才是实话,聂左确实没有权利去干涉苏信的私生活,苏信的行为没有触犯法律,甚至连道德谴责都说不上。这其实是聂左知道的答案,他和苏信只是战友,不是朋友,否则不会三年都没有任何联系。

    聂左挂了电话,赵牧君也回来了,听了一些,聂左就说自己一个朋友被男朋友抛弃了。赵牧君反问:“他没有更好的对象,为什么要抛弃原对象?这不太符合经济学逻辑。”

    戴剑道:“有更好对象,抛弃原对象,这种人称为陈世美。”

    “现代社会,只要还没有结婚,当然要选择最好的。”赵牧君道:“社会进步就是因为人的**而发生的,一位普通女孩,一位白富美,你会选择哪位呢?”

    聂左回答:“有感情的那位。如果我是流落街头,肯定会选择生存所需要的白富美。如果我已经超过,远超生存线,我肯定会选有感情的那位。因为白富美只会提升你的生活质量,却给不了你内心缺失的感情。”

    赵牧君还想说什么,一个强壮的黑西装男子走过来,对三人点下头,而后走到赵牧君身边,放下一个公文包,低声道:“赵总,你要的东西。”

    有些口音,这是戴剑对这男子的判断,戴剑却发现聂左的左手下意识的一抽,努力克制自己左手的移动。看聂左表情,很正常。戴剑不知道,聂左内心是惊骇无比,这位黑西装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菲律宾叛徒尖子。

    难道赵牧君是dk?聂左不去看,而是在心中默默回忆,赵牧君手上没有戒指,但是有一条白金项链。而且未必要将dk戒指带在身上,放在保险柜什么地方都可以。聂左吃了口东西,看向赵牧君晚装露出的少许胸部。胸部三角地带是轻纱,隐约可以看见有个吊坠,但形状不明。只注意了两眼,聂左不再看了,转头看戴剑,自己刚才是不是有愕然等表情出现呢?却没有想到,戴剑似乎在思考事情。

    这餐饭突然变得索然无味,赵牧君很不请愿的看合同,问两个问题。戴剑心不在焉的回答,聂左则基本无视他们的谈话。好容易结束了晚餐,聂左礼貌询问是否送赵牧君回家,赵牧君回答:“等我们下次不谈工作,我再请你送我。”带个电灯泡送到家也没意思。

    ……

    聂左开车,朝医院而去,戴剑一直在副驾驶位沉默,聂左自己有心事,竟然没感觉有什么不对。许久后戴剑道:“那个司机,左手手臂似乎有伤。”

    “恩?”

    “就是赵牧君的司机,送公文包那位。从体态来看,他有点象杀手。”

    聂左回神了,品味一会:“这不太可能吧,a市几千万人,凑巧遇见一个体态差不多的人,很正常吧。”

    戴剑道:“这是犯罪心理学,我懒得和你解释,太专业了,你听不懂。直接告诉你结论,司机身体动作对我有戒备。另外,他到时候,礼貌朝我们三人点头,动作停顿了一些,我之前没感觉。但是后来一联系,显然有些惊讶我的出现。他是见过我的。”

    聂左问:“你打算怎么样?”

    “你别管,我的事,我自己处理。”

    “戴剑,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可以不拿我当朋友,但是我当你是朋友,既然你怀疑这位司机是这么危险杀手,我不能看着你中枪。而且这次你未必和上次一样好运。”

    戴剑看聂左:“你……你tm的能不能说粗俗一点,你这么说,我竟然有一点感动。”

    聂左惭愧,这尖子是必须除掉的人,不管是不是黎明下了命令,当就他出卖战友,导致克莱儿死亡,就必须除掉。最好是借用戴剑的名义,因为戴剑有合理的名义,戴剑也不会像黎明一样搞刺杀,他是走合法渠道。(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