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聂左请雷豹到自己办公室,戴剑就在一边茶几上以更慢的速度吃早饭,雷豹看了一眼电视,道:“这游戏不错,打几分?”

    “第一关都过不去。”聂左摇头。

    雷豹顺手拿起模拟手枪,扣动扳机,显示出分数记录,而后朝聂左呵呵一笑,聂左当没看见,让座道:“雷队请坐。”

    “这位是?”雷豹看戴剑问。

    “前美国fbi反恐办公室特别探员戴剑,因为吃喝嫖赌被开除了,找我混口饭吃。”聂左介绍道:“雷豹,a市刑侦一队最高负责人,海内外赫赫有名。”

    雷豹不太喜欢这样的介绍,这样介绍说明聂左和戴剑是比较熟的,雷豹关心重点不在这里,伸手向戴剑,惊讶问:“fbi反恐办公室?”

    戴剑和雷豹握手:“总要有人跑腿、端茶和送水嘛。”

    “幸会幸会。”雷豹坐下,道:“戴剑以前算是我同行,我也不隐瞒了。聂左,这次事关重大,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上杰克。”

    “杰克?”聂左疑问,没有去看戴剑。

    雷豹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聂左看照片,是一个十来岁男孩照片,中间有个孔。

    齐云死后,财产归莫空明所有,莫空明死后,两人所有的财产归他们儿子所有。刑侦一队在莫空明遇害后,经过技术调查等手段,在清晨五点,对西郊一栋烂尾楼进行了突袭,没有发现人,但是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了齐云孩子的照片。照片有十几张,全部是偷拍角度,照片用大头针钉在一块木板上,旁边还有这孩子的各种信息。就读学校,上学路线。周末生活等等。所有信息都是电脑打印的,全部是英文。

    房间内有一个火盆,警方已经还原出一张被焚烧成灰烬的照片,是齐云的照片。除了这些外,房间内再无其他东西。戴剑道:“这叫战术屋。”

    “战术屋?”雷豹问。

    “对,这是个老手。中国有句成语叫狡兔三窟,战术屋有多种作用,第一个作用是将自己居住点分开,是一种反侦查手段。第二个作用,战术屋比居住点更容易暴露。因为杀手出发和撤回,都要经过战术屋。当警方突袭战术屋时候,等同是对杀手进行警示,告知杀手警方已经查到哪一步了。第三个作用,用于绑架,毁尸灭迹的场所。第四个作用,杀手出发前,会在这里检查自己状态。看是否会将证据留在杀人现场。杀人回来后,会检查身体是否带走了现场的东西。”

    雷豹摇道头:“我们没有在所谓战术屋内发现监控,或者其他东西。”

    “因为警报不在战术屋内。你们要进入战术屋所经过地点都有可能。或者是他就在路边看你们进入战术屋,或者是在路上安装摄像头等等手段。战术屋一般建设在偏僻,少人烟,视野开阔这类型的地方。”

    雷豹点点头,学到了一些,道:“两位。现在很明显,这个小孩成为了杀手的目标。聂左,我知道你和杰克有联系。杰克作为齐云被害案最大嫌疑人,我想和杰克见一次面。我既然这么说,我相信杰克不会是凶手。”

    聂左道:“雷队,你太看得起我了,而且别说我和他有联系,我见到他都想踩死他。戴剑,好像你对这种案件很有心得,雷队既然亲自来了,不能让人家空手而归。”

    被聂左拒绝后,转移了话题,雷豹看向了戴剑,戴剑道:“不是有心得,我卧底在贩毒集团时候,他们蓄养了一个杀手,我接触过而已。首先可以肯定杀手母语不是英语,这是最基本反侦查手段。”

    “其次,这战术屋不够标准,一般在战术屋内会安置炸弹,将存留的证据全部毁灭。所以我认为这些东西是杀手故意留给警方的。一个可能是故布疑阵,杀手目标不是小孩。一个可能是杀手胆大包天,想和警察来一场竞赛。”

    戴剑道:“对付这样的杀手,最好办法就是引蛇出洞,用小孩引出杀手。”

    “这不可能。”雷豹摇头。

    “为什么不可能?雷队你就差说出口了,雇佣杀手杀害小孩,谁能得利?只有小孩的舅舅齐同能得利。你们警察能保护得了小孩一时,能保护小孩到十八岁吗?”戴剑道:“传统破杀手局来说,第一个办法是逮捕雇主,第二个办法是逮捕杀手。我想你们警察现在根本没有证据控告齐同,所以只有把杀手找出来才行。不用小孩做诱饵,小孩必死无疑。用小孩做诱饵,还能搏一搏。另外最偏门办法就是雇佣杀手把齐同杀了。”

    雷豹听得目瞪口呆:“你以前真的是警察?”

    聂左解释道:“常年卧底,行事思维有点土匪化。不过,我觉得戴剑说的挺有道理,你能保护小孩一时,不可能保护小孩一世,而小孩目前监护人只有齐同。齐同案件要三个月后才开庭,就算定了齐同有罪,杀手可能还会按计划进行刺杀。因为孩子死后,齐同是第一继承人。”这小孩怎么这么面熟?好像在本地论坛见过。

    雷豹哭笑不得道:“两位,我们警察不可能把小孩当诱饵的,虽然我本人也赞同你们的看法。”

    戴剑沉思一会:“雷队,其实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出车祸,让小孩出车祸。”戴剑道:“经过我多年的和研究,越专业的杀手越喜欢寻找目标的弱点,小孩出车祸虽然是计划之外,但是大为有利杀手的行动。我前面说,有可能杀手想挑战警察,如果是这类型杀手,即使知道是警方陷阱,也可能朝里面跳。当然,这陷阱成功率不算高。但是是我唯一想到能引蛇出洞,你们警方又能同意的办法了。”

    雷豹点点头,站起来和两人握手:“虽然不能和杰克联系,但是能认识戴先生,我还是非常高兴。聂左。如果路上遇见杰克,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路上遇见?”聂左反问。

    “呵呵,再见。”雷豹道:“不送。”

    雷豹走后,聂左洗雷豹喝水用的杯子,一边问道:“如果齐同才是雇主,为什么要把自己送到监狱?”

    “我不知道。”戴剑沉思良久:“有人雇杀手杀了齐云。有人雇杀手杀了莫空明,有人雇杀手杀小孩,三者不是最终利益,而是阶段性的利益,这案件肯定有个很重要关节。将阶段性利益变成最终利益。”齐云死,齐同不受益,齐云一家死光齐同才受益。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分开杀害他们呢?齐同真的是雇主的话,为什么还要雇佣小偷偷图纸?只要计划成功,他很快就会成为亿万富翁。

    这案件越来越吸引戴剑兴趣了,加上自己还负责一个间谍……戴剑看聂左:“我说姓聂的,我们再打一局游戏?”

    “什么企图?”

    “赌一把。如果我赢了,你负责远东矿业的间谍。”戴剑道:“如果我输了,算我欠你三个人情。”

    “……”聂左无语。道:“你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很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你也说了间谍案件不着急,你如果对杀手有兴趣,可以自己私下去调查。”

    戴剑笑下,也不说什么。拿起自己的西装,走人。这笑是什么意思?聂左心中纳闷。走出办公室,到魏岚办公桌边。问:“那间谍怎么样?”

    “昨天晚上秦雅进入了警方资料库,对远东矿业的员工身份进行了比对,目前看,没有人有问题。聂左,会不会是邻国间谍收买了中国人当间谍?”

    “可能性不大。”聂左道:“查他们信用卡,把没有信用卡,或者有信用卡,连续三个月没有消费的人名单列出来。”

    魏岚不明白:“聂左,他们既然能潜伏,就不会太节俭。”

    “不是,是因为间谍不喜欢信用卡,潜伏的间谍会尽可能的避免各种有手续的东西。比如办理护照,办理信用卡,办理婚育证明等等。比如信用卡有很多不方便,需要信用、很容易被人知道消费记录、容易被银行送律师信。”聂左道:“果野集团先遭遇攻击,接着才通知远东矿业,两天后我们才发现谍影,我个人认为,果野集团内部是有真间谍,而远东矿业内部未必有。但是既然接了单子,我们就要负责。”

    魏岚笑问:“可是聂左,你不是让戴剑全权负责吗?你不信任他吗?”

    聂左道:“我信任他,但是此人名如其人,贱,你如果求他哄他,他不爱理睬你,你要践踏他的自尊心,他就会激发潜能,表现给你看。他如果知道我们的进展比他快,他会拼命的工作的。所以只要我们突破一点,践踏他的自尊心后,就让他去忙吧。”

    “你太坏了。”

    “不是我坏,只是我高瞻远瞩,要将戴剑留在我们公司工作,就必须用点手段。”如果护航没有人比戴剑强,戴剑就算留下,也不会安心在护航工作。戴剑可能愿意留在护航,可能不愿意,如果没有能和他打擂台的人,这份工作对戴剑来说就缺失了兴趣。聂左的手段就是,抓出间谍,让戴剑服服帖帖在护航上班。怎么样才能先戴剑找出间谍呢?那就是分身术,魏岚和秦雅负责可能有、可能没有的远东矿业间谍,而聂左则前往东城,寻找肯定有的潜伏在果野集团内部的间谍。聂左同时也相信,戴剑已经有自己抓捕间谍的办法。暮色岛被自己拯救后,戴剑就一直强调,在军事领域不如自己,但是在民事领域,要比自己强,这个间谍案,就是戴剑证明自己实力的最好一个舞台。

    ……

    不肯定远东矿业有没有间谍,果野集团肯定是有的。和远东矿业相比,果野集团的安保更为严密,特别是吃了日本人一次大亏后,非常重视企业机密。果野集团有个计算机安全团队,他们的商业资料全部储存在主机内。和远东矿业不同,他们主机分类,一者是以前的报表、资料等等,没有多大盗取的价值。二是,投标之类未中标的标书,如对马拉西亚港口投标虽然失败,但是和标书在一起的勘察报告还是具备一定价值。第三类是企业未来规划,和企业财务预期等。第四类属于重要商业机密,超过一亿人民币的项目申请书,勘察报告,产能报告,季度成本测算等等。第五类就是绝密了,包括专利技术,生产工艺,产品配方和战略开发等。

    所谓战略开发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以炒股来说,庄家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慢慢吸筹,这是一个过程,一旦被外人所,别人就会介入,而你这时候骑虎难下,只能是用自己成本来便宜了别人。战略投资和科研开发是投入了成本的一种行为,也可以说是商业机密中最高的机密之一。

    东城游艇,玉帝将一台电脑转到聂左面前:“我掌握的情报和资料都在这里,小虎、大虎,你随便调用。还有赵昂,如果需要当地警方配合,可以联系他。我赢了,你请吃饭,我输了,我请吃饭。一年的饭局。”

    聂左看电脑,已经有十二位嫌疑人,有些只低层的清洁工,有些是部门主管,甚至还有一位董事会成员。铁精米分提炼技术是放在第五类主机中,这主机无法提供下载,也无法连接网线。除非有人在主机附近放置一台手机或者笔记本电脑。然后远程操作者通过手机或者电脑信号连接破解主机密码。主机的防护很严密,就因为如此,网络安全部门忽视了主机会被远程劫持的可能,还好护航已经入驻,小虎发现不对,和对方过招时候,让玉帝用物理手段强行停止主机的运行。

    这十二位嫌疑人,都是理论上有可能接近第五类主机的人。

    聂左问:“玉帝,你有什么看法。”

    “有啊,但我不告诉你。”玉帝哈哈一笑,道:“晓雨,我们走。”

    叫晓雨姑娘应了一声,走过聂左身边道:“左,你输定了。”说完,和玉帝离开。(未完待续)<!--章节内容结束-->[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