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妥协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妥协

    聂爹是黎明元老会十五名成员之一,他相当董事或者议会,议会通过的决议,老爹才能执行,而战士和联络员的身份只有老爹知道。[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聂左是没有提议权的,但是聂爹有。聂左道:“就算你不说,康纳也会提议。甚至可能向老爹要求在元老会中发言。”

    “正常,三十年世界变化太大,你们这代人价值观和世界观和我们是完全不一样。我们将黎明当成一种荣誉和使命,你们当成一种工作和责任。菲律宾出了叛徒,这是极少见的,而且是主动当叛徒,并非被擒后当叛徒,这就说明我们的训练体系或者是黎明理念出了问题。我倒是很开明,但是元老会多数人是铁血派,以暴制暴的坚定支持者,你不要抱太大希望。从另外一方面说,dk有一支秘密小组,一直在寻找我们的存在。”

    “我说的不以暴制暴,不是放弃武力,而是我认为单纯的刺杀没有意义。”

    聂爹沉思许久:“现在问题不是元老会同意不同意变革,而是到底有多少战士和你们是一样的想法,如果人数很多,那不得不改。如果人数不多,你喊破喉咙也没用。现在黎明最大问题是断代,元老会是三十年前的中流砥柱,你们现在是中流砥柱,但是少了一代人承上启下。”

    “有,萧云,他不是不想反对,而是不敢反对,最后他选择了默默离开。萧云这代人服从性高,萧云认为黎明没有意义了,所以才为了老婆孩子放弃黎明。”这是聂左个人的看法,萧云确实是因为老婆孩子放弃黎明,但是前提是萧云对黎明的现在产生怀疑。他和聂左不同,他没有人商量,他不能和聂左这代人诉说。

    聂爹道:“有一头狼闯进羊圈,牧羊人丈夫说,带狗咬死它,牧羊人妻子说。用弓箭射死他。两者有缺陷吗?有,前者比较危险,后者会误伤羊群。可是如果夫妻两人执意争执,结果是羊都被狼咬死。这时候需要妥协。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妥协,不管哪个方法,都能保护羊群,只是过程和遭受损失不一样而已。明白我意思了吗?”

    “不太明白。”

    “现在元老会是是秉承传统,带上狗去消灭狼。而你们说用弓箭比较好。元老会和你们都能看见两者的好处,两者的缺陷。如果认为用弓箭消灭狼比较好的人多一些,那元老会会让步,会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我现在担心是,如果认为带上狗消灭狼的人多一些,而你们认为用弓箭比较好的人又强硬的话,那将会给黎明带来灾难。”聂爹道:“孩子啊,不是每件事都能顺你意的,你想想和麦妍交往这几年。你们双方有遇见过矛盾吗?你们是不是互相妥协呢?假设为了一块钱你们都寸步不让,你们还会在一起吗?”

    聂左摇头:“对的就要坚持,错的就要改正。”

    “哈哈,你还是太年轻,对和错没有规定的。现在社会主流宣传,不歧视同性,所以不歧视同性就是对的。可是人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可以有自己喜恶,他可以歧视,甚至可以宣传歧视。但是他就违背了主流价值宣传,对错?儿子,你作为一个直男,你说他行为是对还是错。”

    “你知道的。我当年洗澡时候,一个同性要侵犯我,结果当然是他趴下了。我个人感觉当同性者混在男性中时,我在公共浴场,缺乏安全感。这例子不合适,我是因为有遭遇。所以我对这方面比较抵触。”聂左道:“他们进入公共浴场可以贴个特殊标志。”

    “怎么可能?”

    “你说的,大家都不歧视,为什么不能贴标志?这老年痴呆症还贴胸牌,写清楚地址和电话,也是歧视吗?”

    聂爹无奈道:“换一个,人种,黑人犯罪率比白人和亚裔那是要高的太多,几十倍。但是不能否认黑人还有很多好人,渴望被尊重的人。主流宣传也是反对歧视。你作为某国人在欧洲时候也遇见过歧视吧?你认为歧视黑人对还是不对?”

    “你出了一个难题,怎么回答都是不对的。这事情每个人有每个人看法,你如果厌恶歧视黑人的人,那你自己就自相矛盾了,你存在歧视。”

    “所以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没有对错,主流宣传和价值观不代表就是正确的,你自己是什么价值观是最重要的。你现在很坚持,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你也坚持自己是对的,不愿意妥协。结果,要么是你放弃黎明,要么是黎明放弃你。你在要求不同意你观点的人,去同意你的观点,这是不可能的。”

    聂左回答:“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使我放弃黎明,但是我也知道dk是坏的,如果我有能力情况下,我会用自己方法攻击dk。”

    聂爹笑了:“所以我说了,黎明会不会改变,不在于需要不需要改变,而在于想黎明改变的人有多少。你们是新生代,元老会当然会尊重你们的意思,但不是你的意见。”

    是啊,诸如苏信和自己的想法有很大区别,自己和康纳的想法是基本一致的,自己对,苏信错?未必!有一天自己想吃火锅,而麦妍想吃水煮鱼,如果没有妥协,那将是一场不愉快的争执。聂左道:“老头子,相信我,支持我和康纳的人会更多。”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这么老了,不了解你们心里怎么想的。”

    麦妍打电话来,聂左帮聂爹接上点滴,然后两人闲聊几分钟,麦妍就到了。麦妍心情很好,基本上麦妍心情都是好的,排除父母带来的阴霾,麦妍是一个很乐观的女孩。二十五岁的人,蹦蹦跳跳的跳到了聂左身上。而后看病床,轻声问:“你爸爸还在睡吗?”

    “能睡就说明死不了,我们走吧。”聂左道:“我带你去逛逛。”

    麦妍皱眉摇头:“和同学逛了一早上,脚好酸。”

    聂左道:“我们去米兰。”

    “真的?”麦妍惊喜:“可是,伯父?”

    “医生说了,身体完全没问题,我们去了米兰再回荷兰。”

    麦妍连连点头:“我听说现在是米兰的时装周。”

    “是啊,不过,我们要节约点开支。住酒店是不是考虑只开一个房间。”

    麦妍同意:“可以,我住酒店,你住天桥。”麦妍一笑,和睡觉的聂爹挥手。走人。

    聂左出门时候回头看一眼,聂爹坐起来,很激动恨铁不成钢打手语:“没上?”有没有搞错啊,自己这年纪,孩子都有了。

    “上你妹。”聂左回了个手势走人。

    “傻孩子。你又没有姑姑。”聂爹叹气自言自语说一句,拔掉点滴,看来自己要找时间去趟a市。现在年轻人都不喜欢结婚,理由一大堆,其实只要搞大肚子,一大堆的理由都不是理由。孩子是结婚最好的门票。

    ……

    就当聂左和麦妍在米兰自由行时候,东城护航却忙的焦头烂额。铁矿有贫富之分,一般含铁低的矿山因为利润低而没有人开采。果野集团和a大、东城大学还有a市的远东矿业合作,历时三年,终于是研究出低成本提炼贫矿技术。能将铁含量14%的贫矿,在首次开车就能开采铁含量达到70%的铁精粉。

    这项技术由果野集团和远东矿业分享,两所大学获得巨额研究资金,科研成果归大学,而专利权归属两家企业。但是得到这份技术不过三天,玉帝就发现了有‘贼’入侵的迹象,并且立刻布置防御战术,骇客小虎成功的拦截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并非是铁精粉提炼技术,而是将储存有技术的电脑进行外接,远程计算机在下载主机资料时候。被小虎拦截。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果野集团当即如临大敌,一方面开始排查果野矿业的内鬼,一方面立刻通知a市的远东矿业。让他们采取防护措施。

    按照程序来说,将会把技术传授十到二十名的技术人员,这些技术人员要签署保密合约,同时他们将教导工人们实际操作,工人们只有操作技术,如同我们能操作电脑一般。而技术人员知道电脑为什么能运行,两所大学研究者知道提炼的原理。按照合约,两所大学已经销毁了所有研究资料,目前知道精炼铁精粉技术的只有远东矿业和果野矿业。

    原理在大学研究者手上,作用不大,因为大学研究者是先有原理,而后花费数年时间才研究成功。数据很重要,但不知道原理和数据作用,也没用。而目前还没有开始技术人员培训,所以如果对方是冲精炼铁精粉技术来的,目标只能是两家企业的掌握了一切的公司负责人和公司用于储存资料,没有外接的主机。

    果野集团这次非常焦急,并且不再是只要求防护技术,还要求抓出商业间谍。如果没有技术,贫矿是根本不值钱的,远东矿业和果野集团准备联合开采某国一大片的贫矿,如果商业间谍没抓出来,他们就不敢培训技术人员,因为技术一旦外泄,那代表技术垄断的失去。这可是变废为宝的技术。

    林少一天三个电话的催促,聂左慢吞吞的回答:“机票是后天的,再说,也不差这两天。”

    “大哥,你不要耍我。”林少道:“此事事关重大。”

    聂左回答:“林少,我就是知道事关重大,所以打了一张王牌出去,这是救命之恩的人情牌。放心吧,a市有高手呢。”

    这高手是谁,当然就是被忽悠去a市的戴剑,戴剑非常感谢聂左给他还一个人情的机会,但是他的黑客同伙已经退休,聂左就将魏岚和秦雅全部交给他。昨天早上联系,今天早上戴剑就已经有嫌疑人了。

    戴剑的思路让聂左耳目一新,这家伙是挖坑型的,布置个陷阱让人家朝里面跳。比如昨天下午,戴剑弄点汽油,把远东矿业一个办公室给点了,然后火警警报大作,大家纷纷逃离。这时候,就有个人偷摸的到了储存资料终端机机要室的附近。但是,坑爹的机要员(资料保管员)逃窜数楼后,跑了回来,启动紧急状态,除了总裁之外,谁也打不开机要室的安全门。

    “你烧人家办公室?”

    “我也没办法,如果没着火,警报吼坏了,大家屁股都不动。反正他们不知道是我干的。”

    “嫌疑人?”

    “很奇怪,机要室在远东矿业十二层c区,嫌疑人是在b区上班的一名副主管。”

    “哪里奇怪了?”

    “这嫌疑人有一个老婆,两个孩子,经济情况良好,无不良嗜好,人很老实。姓秦小丫头查询了他的财务情况,非常正常,没有意外横财,没有额外开销,他甚至连护照都没有。”戴剑补充道:“他妻子是一名幼儿园老师,脾气好,人漂亮。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一,一个上三年级,成绩良好,而且听话懂事。”

    聂左问:“有没有情妇?”这么好的环境,那可能就是女人。

    “嫌疑人长相一般,没有额外支出,排除外面有女人可能。现在就看是不是有人为了技术去勾引他。但是这也违反逻辑,嫌疑人只是因为巧合有机会接近和进入机要室,正常情况下,他是做不到的。美色勾引一个不能帮自己盗窃的人……就算是公车,上一次也要一块钱好不好?不带这么广撒网的。”

    “询问结果呢?”

    “没有询问,一是不想打草惊蛇,二来,这么老实人如果要盗窃,肯定是下了很大决心,有一定可为的原因。”戴剑道:“机要室有安全门,需要有权限id卡才能进入,因为果野集团的警告,机要室内外都安排了保安,并且下载资料都需要经过部门老总批准。”

    机要室东西很多很杂,比如有十年前的账目,有五年前对某矿地的评估报告,还有每一季度的公司报表等等,这些资料如果用纸质材料,能堆满一间屋子。远东矿业用主机保存资料,最早目的并不是为了防盗,而是为了办公数字化,寻找资料方便。毕竟做矿业的,数据很多,海拔、气压、湿度、含铁量等等。今天这块矿地开采会亏本,但是铁矿石价格上涨,或者生产成本降低后,这片矿地就具备开采价值。因为如此,来下载资料的人员很多,每天最少有二十人在机要室下载自己所需的资料。远东矿业的技术如果还没有失窃,那完全是运气。但是在果野集团警告之后,远东矿业立刻草木皆兵,矫枉过正。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基本没有可乘之机。(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