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复仇之旅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复仇之旅

    死神竞赛已经结束,现在是告别时间,苏信跪倒在余姿面前一直打自己耳光,余姿也哭的如同泪人一般,他们输了。ww.w.yan+kuai.c.om告别时间到,苏信欲哭无泪,心中诅咒骂道:聂左,你个狗娘养的。

    这时候叫停了,余姿被放了下来,和所有参赛选手被驱赶上了卡车。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余姿死里逃生,呆萌问:“是不是要换个地方吊死?”

    苏信正跪在卡车上,双手合什向老天爷祈祷:不要让他知道我骂他了。

    余姿问了两句,不耐烦一脚踹过去:“你说是不是要换个地方吊死?还是要再进行一次比赛?”

    苏信点头:“是,他们说吊死你太便宜,准备将你扔去喂鲨鱼。”这女人,烦不烦,活着就好,问毛线啊。苏信知道,正常情况下这游戏就没有终止的可能,除非是发生了巨大的变故,目前最大变故只有聂左了。

    十八位选手被送到了码头,上了一艘游艇,这时候一名雇佣军拿了摄像机,道:“你们先搜索船只,看是否有外人在船上,另外船只是否被安装了爆炸物。”

    这要求虽然奇葩,但是大家都学会了服从,有的检查燃料,有的检查船只,有的检查动力系统,十分钟后,一名老外对摄像机道:“船只一切正常。”

    “走吧。”雇佣军道。

    船只离开了码头,朝土阿莫土方向开去,船只上的人还没有明白什么状况,苏信拉了要休息的余姿到了甲板护栏,盯着暮色岛的天空,轻声道:“时刻准备跳船。”

    “为什么?”

    “你烦不烦?”苏信反问:“叫你跳,就立刻跳,明白?”可能作用不大,导弹升空到击中船只,只有七八秒时间,而爆炸的冲击波会传导到水中。只能祈祷导弹不要来。来了也只来小东西。

    ……

    别墅位置,聂左拖了受伤的克尔朝直升机方向退,杰克警戒,聂左道:“上飞机。”

    “你会开?”

    聂左嗤之以鼻:“谁没几本驾照。”

    “卧槽。”杰克上了飞机。聂左让克尔跪在直升机侧面,杰克拿枪指着克尔脑袋,聂左看了一会直升机内部按钮和设置,启动直升机,螺旋桨旋转起来。而后直升机升空而起。克罗克一挥手,两名雇佣军立刻跑到克尔面前,将克尔拖回建筑物中。

    克罗克接过一个火箭筒,瞄准直升机,火箭筒制导系统开始锁定直升机,这时候,突然一声轰鸣,墙体下面爆炸,威力虽然不大,但是将克罗克和身边两名雇佣军吹出数米外。直升机上的聂左问:“再看见他那火箭筒。就按另外一个。”

    杰克拿了望远镜死盯直升机平台位置,一直到看不见,这才放松一些,松开遥控器问:“灰老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聂左反问后道:“不说我就把你扔下去灭口。”

    “行了,知道你厉害。厉害,直升机都能开……”杰克问:“cia?nsa?fsb?mi5?”

    杰克原名戴剑,英文名为托雷斯,他的爷爷在抗战结束后就去了美国,他是第三代移民。戴剑的祖上曾经是小刀会的骨干。而他曾祖父是清末一路盐帮的老大。其父是一名警察,受此影响,戴剑成为了一名探员,fbi卧底探员。二十岁到二十五岁,他的足迹遍布了贩毒集团,黑帮,军火走私集团,人口拐卖团伙,绑架团伙等。将六十多人送进了监狱。

    二十五岁,他终于光明正大的成为fbi反恐部门的成员,并且组建了一支反恐调查小组。同年,他和警察学校时的女朋友重逢,双方感情发展很快,决定在明年结婚。圣诞节前夕,女朋友受到邀请,出席了一个民间富豪举办的,全球优秀探员比赛。没想到这是云顿公司设下的陷阱,这就是第四届全球网络博彩。

    由于案件发生在南美,美国人没有调查权,而这国家政府非常yankuai和无能,一个月过去了,始终没有案件的进展,同时在这国家的一些地方,陆续发现了被害的来自全球的探员。戴剑利用假期,在线人帮助下抓到了关键人物,云顿公司的一名成员,通过逼供他得知了未婚妻被害的真相。

    戴剑辞职了,拜访了爷爷在哥伦比亚的一位生死兄弟,这位老人年轻时候有个绰号叫赌神,老人膝下无子,视戴剑为自己孙子,当即同意了戴剑的复仇计划。老人并不富有,他的钱早被他输光,只剩下空壳,但是他在圈内颇有名气,他很顺利的成为了云顿公司的客户。

    要做到这一切,需要的是钱,戴剑改行了,成为了一名商业掠食者,他要将老人打扮起来。这一切也得到了未婚妻弟弟的帮助,未婚妻弟弟是一名电脑高手,两人结伙,将一笔笔钱送给老人,老人也得到了参加全球网络博彩的机会。

    第六届,也就是云顿公司这一届全球网络博彩,需要五百万美元的入场费,戴剑还少百万美元,这时候看见黑市悬赏齐家黄金设计图案,立刻接了下来。按照戴剑的理解,中国的企业缺乏对商业机密的保护,应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是没想到撞上聂左,虽然得手,但是发生了齐云被杀的意外,终止了他继续谈判的可能。饥不择食,从黑市再接单,从影子手上抢下了单子,最后两天终于凑齐了五百万美元。

    他作为老人的代表顺利的到达了竞赛现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杀了桑德拉。他的计划是射杀桑德拉,劫持云顿公司的老板,搭乘直升机逃走。可是,他低估了桑德拉,或者说他低估了自己未婚妻,以至于低估了桑德拉,如果没有聂左及时出现,他已经变成太平洋的冤魂。

    聂左听完,伸手拍拍戴剑的肩膀:“男人哭吧。”

    “哭你妹,已经两年前的事了,再说,又不是我杀的。我感觉不到任何复仇的快感。”戴剑道:“我很明白,云顿公司才是我的仇家,我只能是一步步来,既然现在知道了云顿老板的身份。他活不了多久了。”

    “这人不能动。”聂左道。

    “凭什么?”

    “我有用。”聂左回答:“你欠我两个人情了。”

    “你选吧,不管你要不要把我扔下去,我都会杀了他。”

    “暂时不能杀他。”聂左道:“他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半个月,半个月后你自己请便。”

    “好吧。算还你一个人情。”戴剑靠在座椅上,看星空,问:“你到底是谁?”

    聂左道:“cia!我奉命前往a市调查一个案件……你知道英国护航公司吧?他们因为一位成员的诱导,帮助恐怖分子挖出了潜伏在他们内部的我的同事。事后,这名成员一直下落不明,是我们cia的头号通缉犯。而在数月前,得到了消息,所以我就去了护航公司上班,借用护航网络来寻找此人。”

    “你这人一点意思都没有,你高中就在新阳镇。”

    聂左问:“那高中之前呢?”

    “……”戴剑一愣:“你高中之前还真查不到。”

    聂左道:“我为什么会开直升机?”

    戴剑想了一会:“不对。你女朋友是a大的。”

    “我隶属cia亚洲分部,没有任务时候就是正常人生活,有任务的时候……”

    “没听说这部门。”

    “你fbi什么档次,我cia什么档次,一边凉快去。”聂左认真道:“云顿公司的老总,同时也是墨尔本博彩公司的老板,名叫克尔,我们分部的人已经调查他很久。我们怀疑他借用慈善的名义,向恐怖分子提供资金。我和我同事要的不是克尔的人,要的是资金动向。一旦成功,就可能挖出一条资金链来。”

    “明白,但tm我不信。”戴剑半信半疑:“你发誓?”

    聂左鄙夷道:“你妹的,一个男人发誓你也信?”

    戴剑回答:“有总比没有强。”

    “这理论太强大了。”聂左看了戴剑一眼:“我很严肃告诉你。不能透露我的身份,否则我分分钟死在大街上。”

    “这么严重?”

    聂左问:“中东哪个洲?”

    “废话,亚洲。”

    “拉登是什么部门发现他的藏身之地?”

    “cia……”戴剑万分惊讶看聂左。

    聂左沉重点点头:“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求你保密了吧?”

    “聂左。”

    “恩?”

    “cia确实有个亚洲分部。”

    “怎么?”

    “问,cia亚洲分部的负责人叫什么名字?”戴剑提示:“这人身份并没有特意保密。”

    “……”聂左叹气:“今天月亮好圆,满天星星真漂亮。”

    戴剑也叹气:“你应该死马当活马医随便编个名字,反正我也不知道。问了半天。你到底是谁?”

    “我只能告诉你,我是cia!”聂左降落直升机,落在荒岛上。

    “干嘛?”戴剑问。

    “燃料不足以我们飞到土阿莫土,而且,我突然开架直升机去土阿莫土,我也找不到降落点。”万一降落到人家国防部里,怎么算?

    “所以?”

    “所以,我叫了美军支援。”

    “编,继续编。”戴剑拿掉耳麦,下了飞机,而后看见聂左从百米外沙子中挖出一部电话,聂左拿了电话说了一会,打开信号发射器,挂了电话。戴剑心惊,不会是真的吧?我还以为你只是要尿尿。

    ……

    大约半小时后,聂左将倒在地上的汽油点燃,一架直升机从空中落到荒岛空旷处。聂左将最后一块炸药贴在了劫持来的直升机的油箱内侧,而后和戴剑一起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只有驾驶员,看了两人一眼,起飞,用英文问:“两个人?”

    “对。”

    驾驶员道:“我收的是三个人的钱,不退的。”

    聂左拍下驾驶员的座椅:“开你的飞机。”废话这么多。

    戴剑听了大笑,道:“果然是美军,特么的还要按人头收费。”同时心中一愣,三个人?自己并不算人……我呸,自己没有在名单上。另外两个人是谁?戴剑恍然大悟:“这次参加竞赛的选手,有一组人是你朋友。”

    “就你话多,你丫的还欠我两个人情呢。”聂左按下遥控按钮,荒岛的直升机升腾起一片火光。

    “老子会还你。”戴剑见聂左盯着自己脸部眯眼,忙一挡:“干嘛?”

    “你脸上有东西。”聂左伸手。

    戴剑急忙格挡:“你是嫌在汽车打不够,非要在直升机上干一架吗?”

    聂左松手:“喂,那你最少告诉我那是什么?”

    戴剑在左眼搓一会,撕起一点贴膜,道:“易容术,改变细节,可以让自己整体改变,除非是用法证技术,否则单靠肉眼难以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这么厉害?”聂左疑问。

    “祖传的,你以为。”戴剑见聂左准备偷袭,忙道:“行,我不问你是谁,你也给我留点yankuai和面子好不好?”

    “好。”聂左点头,看窗外,悠悠长叹口气:“为什么会有这种竞赛。”

    “是啊……”戴剑急忙格挡,聂左偷袭不成,手一滑,扯下了戴剑几根头发。戴剑怒视聂左,抢过头发:“干嘛?想拿去cia验dna吗?”

    “你们两个死老外,安静,否则把你们丢下去。”驾驶员怒吼道。

    老外?对,我们是老外!喂,外国人就外国人,干嘛加上老和死的单词?驾驶员似乎知道两人所想:“我二十岁去你们中国,被叫老外,以后看见你们中国人,我都这么叫。”享受复仇的快感。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中国人?”聂左和戴剑好奇问。

    老外咬牙切齿:“我学了四年的汉语,虽然听不懂你们说话,但是我听不懂的肯定是汉语。”

    戴剑好奇问:“日本人说话你听得懂?”

    “当然,我是看过日本a~v的男人。”

    “哈哈。”三人一起笑。驾驶员很健谈,他不问两人身份,就是聊天。聂左也向他道歉,用他听不懂语言说话很不礼貌。驾驶员事后还给了聂左一个联系方法,在太平洋范围内,有需要帮助,都可以打电话给他,当然,他是收钱的,但是熟人可以打折。(未完待续。)[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