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商踪谍影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麦母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麦母

    有聂左的陪伴,因为被袭击和父亲带来的阴霾消散的很快,麦妍很快就变回了原本开朗,乐观、自信的麦妍。在新宿舍桌子上一坐,两腿晃动,看着聂左搬东西。聂左问:“这东西放哪?”

    麦妍一拉衣服,露出半个胸部。聂左纳闷问:“什么意思?求勾引吗?”

    麦妍道:“笨,意思是自己看。没有破解情趣谜题,扣十分。”

    聂左毫不客气一巴掌摸在麦妍胸膛上,麦妍咬牙切齿,这是一只多么脏的手……聂左拿开,五个指印留在上面,聂左满意道:“现在大笑看得很清楚了。”这里是一户一梯的建筑结构,别说关了门,不关门都没关系。

    “……”麦妍对自己外貌、身材唯一不满意就是大小问题,一听聂左揭伤疤,很不客气的将聂左摁到在地上,两个人亲吻时候,一个女人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

    ……丈母娘,麦妍头发披散盖在聂左的脸部,聂左还是从缝隙中看见了未来丈母娘,丈母娘完全呆住。麦妍转头看向门口,其母亲已经退出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麦妍问:“谁?”

    “你妈。”

    “你妈。”麦妍怒,狠吸一下聂左嘴唇,而后突然伸直了腰,问:“我妈?”

    麦妍的手机现在还在刑侦一队,警方还不能完全排除袭击麦妍的可能。而麦妍母亲听说了麦妍被袭击,联系不上,最后联系了麦子轩,再联系到刘坤,这才知道麦妍新住址,而后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进来一看,自己女儿哪有半点被人袭击后的后怕,正在和那自己看不上眼的男人在地上亲热。

    麦妍的母亲也有心理疾病,她被抛弃后,她的思想发生变化,这世界只有钱不会背叛你。这导致她在两次再结婚时候,牢牢的把握财政大权,当两任丈夫去世后,她独得全部财产,而两个丈夫的孩子,只象征性的拿到一点现金。聂左和麦妍父亲很像,英俊,会哄女人,潜力股,在麦妍母亲看来,聂左迟早会厌倦比他老得快的麦妍,另寻新欢。所以聂左早被她打上不可靠的标签。可惜,这个丈母娘对女儿的影响太小了,但是不能阻止她在内心对聂左反感。

    在麦妍母亲看来,一个好男人是埋头工作的,几乎不交际的,长相一般的男性,因为这样男性出轨率最低。并且女人要掌握财政大权。一来,能让男人出轨时候多一份忌讳,二来,即使男人出轨了,女人还有很多选择。这情况存在于一些二婚家庭的,特别是财政上互相不信任屡有发生。

    聂左去烧水,麦妍和母亲坐在沙发上,两人几乎没有话好说。母亲想询问麦妍昨天的事,麦妍不想回答昨天的事,只是说没事了,对方找错人了。两人说话不在一个频道上。而麦妍母亲看聂左,感觉地位高了几分,一指道:“坐吧。”

    “恩。”聂左坐在矮了许多的凳子上。

    “你怎么照顾我女儿的?”心情不好,加之更年期,找到发泄口。

    麦妍不高兴道:“聂左,这边坐。”

    “恩。”聂左坐到了麦妍身边。看其母亲有些不高兴道:“伯母,几天前麦子去看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伯母和伯父离婚给麦子带来了些心理阴影,造成麦子的婚姻恐惧症,希望伯母和伯父能和麦子坐在一起,说清楚当年为什么离婚。”

    “有什么好恐惧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麦母道:“只要管住男人的钱袋,就能管住男人的腰带。很现实,谁掌握经济主动,谁就是一家之主。我问你,以后你和麦妍这钱谁做主?”

    麦妍道:“我们是共同账户。你不要拿你的失败婚姻来干涉我的恋爱好不好?每次见面你都要说说说,我知道你对聂左不满,你说了几次,他和你第一任男人很像,有钱肯定变心。我不要你的钱,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和你第一任老公坐下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离婚,发生了什么问题,然后保证不吵架。能不能?”

    “这……你为什么想知道?”麦母道:“现在直接说就可以。”

    麦妍摇头:“你们私下说,肯定都乱说,把责任推给对方。我定时间,你来不来?”

    你是妈,还是她是妈?麦母对麦妍没脾气,点头:“你想我去,我就去。”

    “我累了,想睡一会。”麦妍很不客气道。

    麦母走了,有些尴尬,有些无奈,有些伤心。聂左关上门,道:“女人,你很没礼貌。”

    “我知道,但是我和她不合拍,和她见面很多次了,她一见面都想把自己思想灌输给我,希望帮我布置好人生,住哪里,和什么人结婚,甚至连生几个孩子,要不要工作等等,她竟然都计划好了。有时候我很庆幸他们离婚,否则我现在就是一个木偶。”麦妍若有所思:“我现在想知道,是男人因为女人这性格而出轨,还是女人因为男人出轨后才有这性格。如果是前者,我倒是有些理解那个男人。”

    给钱给房子,而后收为女,因为女儿接受了诸多好处,所以就有权给女儿布置人生。而麦妍聪明的多,就是不接受任何馈赠,这样你们就没有权利来要求和命令我。麦妍不认为自己的路是错的,包括工作和选择男朋友。这也导致她对母亲的那一套说教非常反感。是麦母错吗?未必,这要看麦妍选择对和错,坚持自己选择错了,那麦母就是对的,坚持自己选择对了,那麦母就是错的。

    聂左守了麦妍睡午觉,临别麦妍将房间备用钥匙给了聂左,同时警告,这不是暗示你半夜三更来串门,而是告诉你,我忘带钥匙时候,你要过来开门。麦妍说的很严肃,因为她知道,万一聂左真的半夜三更来串门,自己可能守不住。自从聂左辞掉水果店的工作,两人在一起时间剧增后,麦妍感觉最后一道防线是越来越难守。

    ;[奇书8  www.QiShu8.com]百度搜索“奇书8小说网”手机阅读:m.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