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盖世帝尊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一指弹飞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一指弹飞

    乾瑶他们相互苏醒了,皆是站了起来,要去造化之地一观。

    “我们也去争夺造化,去见识见识至强神通。”

    一群熊孩子也要过去。

    “你们就不要去了,好好留在这里修行。”

    紫玉蹙眉,沉声道。

    “不嘛不嘛,我们也要去,到时候可能给你们帮忙。”

    这些人可不好应对,撒起娇来。

    “这里的造化对你们绰绰有余,谁都不许去,好好留在这里修行。”

    叶韵喝道,这些人都是学院的未来,要是出现一点突发事情,都是很大的损伤。

    一群熊孩子惨嚎,把目光转向道陵,希望大师兄带他们过去。

    道陵摇了摇头,直接把这个阴阳洞封印起来,这一战必定惨烈无比,他们去了基本上就是送死。

    这是星辰学院的香火,决不能在这里断送了。

    “不是吧,大师兄把这里封印了”

    几十个熊孩子惨嚎,他们想冲出去,但是这里被封住了,压根就杀不出去。

    “都好好修炼把,以我们的实力联合在一起,都破不开大师兄随手破下的封印,我们想追随大师兄的脚步差的太远了。”

    有一个少年哼了一声,闷声跑到深处修炼去了,剩下的人都握紧了拳头,一个个都发狂去闭关去了。

    道陵他们离开了这里,往造化之地赶去,期待至强神通到底存不存在。

    相比一个月前,这个古洞喷吐的能量潮汐,此时虚弱了很多倍,但是也极其强横,已经有不少试图进去的人被震死了。

    围观了不知道多少人,这里不怎么宁静,很多人都在争斗,到处都是战场,血流不止。

    “道,到底在何处,造化之地要开了,难道他不准备现身嘛”

    有人在冷喝,传遍这片区域,很多人看了过去,默默的心惊。

    因为开口的人非常可怕,乃是一尊王体,不过这家伙只是一个随从。

    他身后站着一个人,气质超然,通体朦胧了一层迷雾,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神秘而强大,气息滔天,令人窒息。

    特别是这人手中持着的一尊碧绿色的剑,爆发冷冽剑芒,撕开了天地,内蕴一种可怖的神能。

    以通灵神玉铸成的剑,手笔惊世啊

    很多人都眼红,这青年持着的宝剑乃是最顶级的通天灵宝,全部都是以通灵神玉铸成的,价值奇高,王道强者都心动的宝物。

    但是却没人敢打他的注意,他可是拓跋世家的传人,圣人的后代,一旦惹了他那就是通了一个马蜂窝。

    “传闻道乃是玄域的绝世奇才,难道来出来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嘛”

    他的随从在喝吼,在逼迫道陵出来,已经连续一个月了,让他非常的不耐烦。

    拓跋鸿负手而立,衣袂飘动,强大而又神秘,这种气度令很多人震撼,感觉玄域又出现一尊比肩道的绝世奇才。

    “这次道麻烦了,他误杀了拓跋世家的人,要知道这可是圣人世家,他们一族的人可没几个人敢杀。”

    “这拓跋鸿传闻是拓跋世家的传承人物,我估计他得到圣人的道统,有信心击败道。”

    “我不相信,道可以力敌妖域至尊,战败武殿三王的绝世奇才,这拓跋鸿的来头虽然强,不过单打独斗的话,恐怕不是道的对手。”

    有人在议论,有人看好道,也有人感觉圣人世家可怕。

    这片天地非常不平静,到处都是大战,很多古老世家相互都有血仇,战斗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不知道损落了多少人。

    “看到没有,他就是拓跋世家的传人,拓跋鸿”

    此时,一行人混了进来,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紫玉带着一个斗笠,指向一座山上站着的青年。

    闻言,道陵的眸光看过去,眼睛直勾勾的锁定他手中的宝物,眼底悄然间掠出一丝炽热,他舔了舔嘴唇,咧嘴笑道:

    “通灵神玉铸成的宝物”

    他的断剑就需要这种东西来修复,所需的非常大,而这一块通灵神玉可是不小,竟然铸成一口宝剑,估计有十斤重

    “你这家伙,我让你小心点他,又没让你抢夺他的宝物。”

    紫玉一阵无语,翻了个白眼道:

    “对于这种太古时代的传人,你还想小心点为妙。”

    “妈的,这是通灵神玉铸成的宝物,本王也喜欢,只有大地主才有这种手笔啊。”

    大黑虎低吼起来,一下子就心动了。

    “这宝物你就别想了,是我的”

    道陵盯着通灵神剑不放,他急迫想要增强断剑的神威。

    “谁抢到是谁的,这么好的东西也只有本王能承受了。”

    大黑虎哼道。

    紫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就收回了,她怎么感觉带他们到这里来认识一下拓跋鸿,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合着什么都敢抢啊。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第六截剑刃”

    道陵握了握拳,现在断剑才凑齐五截剑刃,肯定还有第六截,甚至第七截。

    “你们两个看什么看”

    一声炸吼声出现了,拓跋鸿的随从冷冰冰的走来,他感觉这个小少年,还有这条花花绿绿的大黑虎,似乎对通灵神玉非常眼馋。

    四周的人错愕,目光都是移动过去,有人失笑道:

    “他们要倒霉了,先前有一些人盯着通灵神剑,结果被打断了腿。”

    “这东西是你的啊,我们看看不行啊”

    道陵看了看他,嗤笑道。

    闻言,拓跋鸿的随从把脸沉了下来,冷冽开口:

    “真是好大的胆子,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知道我是谁嘛”

    “你是从哪里蹦跶出来,说出来给本王听听”

    大黑虎喝吼起来。

    “你你们”拓跋鸿的随从瞪大眼睛,指着道陵和大黑虎,浑身都直冒怒火,吼道:

    “我乃是拓跋圣人世家的人,我看你们真是活腻了”

    “什么拓跋圣人世家拓跋圣人还活着嘛”

    大黑虎炸吼道:

    “现在估计都变成一团灰了”

    “你们找死”

    随从瞬间大怒,这两个人很明显是来找茬的,连拓跋圣人都敢侮辱,这是大逆不道啊。

    “老子还没活够,现在还不想死,去把通灵神剑给本王拿过来瞧瞧。”

    大黑虎凶神恶煞的炸吼起来。

    随从躯体在发抖,莫名的有一种感觉,这两个家伙竟然那么嚣张,比他还嚣张。

    四周的人都错愕了,他们这是什么来头连一尊王体都敢训斥。

    “好好。”

    拓跋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阴毒的眸子看着道陵喝吼道:

    “它也就算了,你这个毛头小子也敢辱我,给我死来”

    他一下子伸出手掌,五指间光焰爆发,掌心喷吐澎湃能量,怒拍而下,要镇压道陵。

    看到他出手,道陵皱眉喝道:

    “侮辱你怎么了你一个随从都敢那么嚣张,不把你镇压了真是天理难容啊”

    四周的人都发呆,这小子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扬言要镇压一尊王体啊

    虽然他只是随从,但是也是一尊王体,气势非常强横,震的四周的古树都在崩碎,掌力滔滔不绝的爆发了,轰向道陵的头颅。

    “就这点实力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道陵眉头一挑,喝吼声落下之刻,他衣袖内伸出一只手掌,一指点向前路

    轰

    道陵的指尖发光,金辉夺目,指尖内豁然间喷薄出璀璨夺目神虹,一下子就击穿了长空,气息凶猛无匹,洞穿这一掌的能量波动。

    “不好”

    随从的脸色大变,感觉这个少年的实力有些变态,他刚要收回手掌的时候,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

    倏尔,道陵屈指一弹,真空都爆碎了,随从的整个手掌都剧颤,手指骨都断开了,有血丝透出手背喷出。

    “啊.”

    这是一种毁灭力道侵蚀到他手臂内,让随从的半截身子都在哆嗦,嘴里发出凄惨的吼声,感觉要被震死在这里。

    他横飞出去,滚落在百丈开外的区域,嘴角不断吐血,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撕开,那双眸子中也笼罩也一层恐惧。

    “不是吧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实力怎么会如此可怕”

    全场都石化,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幕,这少年屈指一弹,竟然把拓跋鸿的随从差点抹杀在这里,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家伙真是不安分。”

    紫玉咬了咬嘴唇:

    “惹祸精,还闲得罪的势力不多。”

    叶韵也是轻叹口气,不过她还是支持道陵的做法,刚才可不是他惹的事,而且拓跋鸿的随从太嚣张了,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其实很多自古传承的世家,都是心高气傲,极少把外界的人放在眼里。

    这一幕,让拓跋鸿皱眉,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爆发滔天神力,挤压的天地扭动,群山摇颤。

    很多人都感觉到窒息,脚步开始爆退,感觉一场大战即将开始了。

    拓跋鸿走了过来,冷漠的眸子看了看道陵,淡淡道:

    “我这随从的性格虽然有些嚣张,但是我拓跋家的人也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那你想如何”

    道陵问道。

    “自断一臂,滚吧。”

    拓跋鸿负手而立,宛若一尊天神在开口,说不出的孤傲和尊贵,看道陵像是在看一个蝼蚁,微不足道。

    最为圣人世家的传承人,与生自来就有一种孤傲之气,根本不把外人放在眼里。

    “我对你的通灵神剑感兴趣,不如你把他交给我,我免你一死”

    道陵冷声道。

    “你说什么”

    拓跋鸿惊愕的开口,感觉听错了,最为圣人世家的传承,无论走到那里都是被强者礼遇,这小子要自己的宝物

    “听不懂人话就算了,看来这宝物我要亲自来取了”

    道陵往前走来,龙行虎步,带着一种恐怖波动弥漫开来。

    这一幕,让拓跋鸿的脸色缓缓的阴沉下来,他森冷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本来这剑是专门为杀掉道准备的,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你不知道什么是强弱。”

    以上内容由新鲜网小说频道全网搜索转码

    您可以点击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